末尾二遍

五月的清晨还是透着丝丝的早凉,秋终于感觉到倦了,很倦了。   她匆匆的收拾了几本她平日里爱看的书、几件衣服和她唯一的财产电脑便离开了那座她呆了十年之久的城市。想到各处去散散那颗被蛊惑了已久的心。   这些日子她常常失眠,常常一个人静静的坐在窗前,听着音乐傻傻的盯着窗外的天,飘的身影不断的出现在她的幻觉里,秋想呐喊可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秋感到沮丧极了,秋知道这个男人也许将永远住进自己的心房。   秋… Read More »

第一日 故事第六 十日谈 乔万尼·薄伽丘

那个时候,就在不久以前的我们这座城中,有一位初级修道士成员被任命监察异端邪说。尽管说这位男子竭力想要保持一副虔诚的态度,假装对基督教满怀着诚挚的热爱之情——就像所有他们这些人这样——他是如此刻苦用心地执行着自己的监察职责,无论是对那些据说是拥有大笔财产的人们,或者是那些他听说对宗教信仰不怎么热心的人们,都一视同仁。   由于他的这份刻苦认真的劲儿,恰好他有一次碰到了一个头脑极其简单的人,这个人非常… Read More »

第六章 乐极生悲 婚姻是怎样炼成的 人海中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谁知男人心更难猜,其深藏程度,简直是马里亚纳海沟里的针 1 第二天晚上,余小凡约了李盛君林宝佳一起吃饭。 三个人在常去的火锅店见面,小店开在市中心的小马路上,门面窄得只有两扇玻璃门,切羊肉的桌子就在外面,切羊肉的小伙子穿着油腻腻的白褂子,多冷的天都站在风里下刀如有神。门里面最多只有二三十个平方,还要搭出一个小阁楼来,上下满是沸腾火锅里冒出来的热腾腾的白烟。 已经进入四月,风里都… Read More »

庭院栽上栀子花“包装”入市有赚头 江口城关村民收入有方

一、她的栀子花开   那年,栀子花开的季节。她,十四岁。一文弱的初二女生。   初见他,她正在一棵香樟树下看书。   他远远地骑着单车而来,浓密而微卷的头发,皮肤白净,穿一件纯白的衬衫。风般地从她身边而过,她闻到了阳光干净的味道。不由转头看他的背影渐渐远去。   英语课,她正在翻着课本,心想,不知谁会替代那被调走的英语老师。正那时,他微笑着走进来,作简单的自我介绍,英语系高材生,刚毕业,二十四岁。… Read More »

第五章 谁知男人心 婚姻是怎样炼成的 人海中

威尼斯人网站,有多人,在这条十字路口迷了路,再也找不到正确的方向。 1 不幸中的万幸是,谢少峰在余小凡回头之后认出了她,并且很快将她带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也将余小凡从众人足以令她羞愧致死的目光中解救了出来。 院长办公室在顶层,谢少峰很客气,进门之后就请她坐,办公室很宽敞,仍保留着老式的木质拼花地板,门窗都是雕花的,居然还有一个小小的吧台,冬日的阳光透过百叶窗,在光滑的红棕色台面上留下许多道漂亮的光影… Read More »

葡萄宝贝甜心咒 第二章 夺宝奇兵 火星公主

鸿之泉,飞鸿学院的标志,一只欲腾空而起的鸿,几近透明的翅膀,散发着水晶般的光泽。故事由此开始。 1 美丽的飞鸿学院! 高贵的飞鸿学院! 传闻到飞鸿学院来的学生多半非富即贵,小半成绩优异,虽然是兴办不久的高等学府,其地位却俨然是中国的哈佛和剑桥,因此做父母的都想把自己的孩子往飞鸿学院送,而男孩女孩更是把进入飞鸿学院作为自己奋斗的目标。因此,每年九月开学的时候也是飞鸿学院的门槛差点被踏破的时候。 终于… Read More »

葡萄宝贝甜心咒 第一章 左风世家 火星公主

软软的唇,流出的是丝丝的甜,而这一吻的代价,是脸上都五道触目惊心的指痕。到底是谁惩罚了谁? 1 当左飞宇俯身抱住向后倾倒的舞伴,摆出一个令人目瞪口呆的火辣造型时,热烈奔放的拉丁舞曲也戛然而止。众人在屏息静气了两秒钟后终于反应过来,掌声随即潮水般此起彼伏,左飞宇和他的舞伴们在众人意犹未尽的挽留声中优雅地退下场去。 闪烁的霓虹灯光逐渐黯淡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一道强烈的圆柱形光束,和光束一起出现在舞台中央… Read More »

【梧桐小说】棺材里的大活人

“梁继道,男,现年四十一岁,米和县米河镇人。该梁在河南灵宝金矿打工期间,先后三次抢劫金矿老板,先后五次抢劫打工人员,还将一名金矿老板致成重伤,实属穷凶极恶。请米和县公安局紧密配合我局将其抓捕归案。”   接到灵宝县公安局的案情通报,冯局长立即命令我说:“后天就过年了,梁继道很有可能潜入米河镇。你带五个刑警,立即赶往米河镇秘密蹲守,无比将梁继道抓捕归案!”   我接受命令之后,一刻也没耽搁,立即挑选… Read More »

豆根儿

杨磊知道自己快不行了,他那张俊朗的脸已经变了颜色,医院对他下了三次病危通知书,他开始计划他剩下的人生。他有三件最重要的事情要做,第一件事情,就是和周静若离婚;第二件事情,给爸爸妈妈买一台好用的洗衣机,还有电冰箱;第三件事情,也就是最后一件事,他想吃一碗妈妈擀的面条……   前两天周静若还去医院看他,被他爸爸杨超给拦住了,杨超知道她们在闹离婚,他对周静若说:“你先别来看他了!你让他多活几天吧!算我老… Read More »

山里花香山外红(五十四)

  “云霞,在吗?”好久没有人这么叫了,梦红尘几乎忘了自己的真名。   “在,你是哪位?”手机的QQ上出现的是一个陌生的名字——“一叶孤舟”,不是好友。   “加我好友,不然会话发不过去。”一叶孤舟好久才回了话。   “我不想加任何人,对不起。”孟云霞想离线。   “云海,加我。”她的QQ上出现了四个字。   “张云海?”她发出了三个字。   “是。”他回答的更简单。   你们已通过验证,成为好友… Read More »

赵玫,当我的情妇吧!不当,要当就当你媳妇。

蝶月初见他时,他早已成婚,家庭美满,儿子可爱至及。   那年,他已经34岁,有房有车,为了事业漂泊异乡,可以算得上是一个成功男士。而蝶月,却是一个刚踏出校门的黄毛丫头,清纯可人,眉宇间偶而流露出让人心碎的忧伤。却能够随阳光一掠即过。   他遇见她,是在拥挤的楼道里,他去看朋友,无意间听到隔壁的吵闹,拉开门缝,一个瘦弱的女孩站在昏暗的楼道里,旁边是隔壁的住户,一个大男孩,这个男孩是隔壁公司的员工,与… Read More »

【丹枫】婆婆是亲妈(小说)

一   “爸爸,妈妈,我上学去了。”张伟宏常常觉得自己很幸福,从自己记事起,父母就没有吵过架,天天和和气气,可以用相敬如宾来形容。   “你说怎么办吧?明天正好是十八年,咱俩满约的日子,我听你的。”下午二点半刚过张海强开车从公司回到了家,今天的他特意早几个小时回来的,趁儿子没放学之前。   “我以为你忘了呢?我听你的。”于淑贞的声音冷静,可眼神里有一丝的忧伤。   “我……遵守了诺言,十八年了,没… Read More »

【丁子香•守望花开】成份(随笔)

一   振海终于入党了,这了却了他二十多年的一个心愿。他工作积极,忍劳忍怨。办事没啥说的,可写了近十份入党申请书,如石沉大海,没有门儿。为啥,还不是他家有一个地地道道的大成份——地主。   按当时政策规定,成份划分为贫农、下中农、中农、富裕中农、富农、地主等六大类。振海家成了最后一个大成份;地主。就是这个所谓的“地主成份”害苦了他一家。   振海1946被国民党抓了壮丁,那时他还不满十六岁,两年后… Read More »

为了忘却的记念 南腔北调集 鲁迅

一 我早已想写一点文字,来记念几个青年的作家。这并非为了别的,只因为两年以来,悲愤总时时来袭击我的心,至今没有停止,我很想借此算是竦身一摇,将悲哀摆脱,给自己轻松一下,照直说,就是我倒要将他们忘却了。 两年前的此时,即一九三一年的二月七日夜或八日晨,是我们的五个青年作家同时遇害的时候。当时上海的报章都不敢载这件事,或者也许是不愿,或不屑载这件事,只在《文艺新闻》上有一点隐约其辞的文章。那第十一期里… Read More »

新年,那个时代的“中国梦”

美好的梦,是即兴的,说梦,就不专擅。做梦,是做真梦的,说梦,就难免说谎。 新年终中一年级,就获得一本《东方杂志》新禧特中号,临末有“新岁的希望”,问的是“梦想中的今后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个人生活”,答的有一百49人。访员的特意,小编是领略的,想必以为言论不随便,不释尊讲梦,何况与其说所谓真话之假,不释尊切磋梦话之真,小编喜欢的翻了须臾间,知道访员先生却大大的失利了。 当本人还未得到这本特中号以前,…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