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狐外传 第十一章 恩仇之际 金庸 在线阅读

苗人凤站在门口,听得胡斐上前,听得刀削的风势,又听得两人刀剑相交,胡斐倒退,说道:“小兄弟,你这招‘穿手藏刀’使得一点不错。可是胡家刀法的要旨端在招数精奇,不在以力碰力。请你退开,让我瞎子来收拾他!” 胡斐听到“胡家刀法的要旨端在招数精奇,不在以力碰力”这两句话,心念一动,暗道:“苗大侠这两句话令我茅塞顿开,跟敌人硬拼,那是以己之短,攻敌之长。”又想起当年赵半山在商家堡讲解武学精义,正与苗人凤的说… Read More »

傀儡

我们都是上帝的傀儡,得不到的会像个孩子一样去追 你说玩世不恭的,是在地狱的挣扎 傀儡怎么可以去爱 我们分分合合,路过的春秋 脸色苍白的人啊,谁能给个怀抱 傀儡怎么可以去奢望 就这样,分开吧 失去的不过是回忆 我知道,我只是上帝的傀儡 牵着的线,是我触摸不到远方 我们都是上帝的傀儡,沉沦的那一秒,泪飚陷了世界 你说痛彻心扉,不过是幻想 傀儡怎么可以有思想 我们走走停停,看过的红尘 仗剑的侠客啊,谁能… Read More »

恩仇之际(4)

胡斐哈哈一笑,说道:“赤蝎粉!”程灵素回以一笑,她果然是在铁锥上放了赤蝎粉。 片刻之间,田归农一行人去得乾乾净净,小屋之前又是漆黑一团。 钟兆英朗声道:“苗大侠,贼子今日败去,不会再来。我三兄弟维护无力,大是惭愧,望你双目早日痊可。”又向胡斐道:“小兄弟,我三钟交了你这位朋友,他日若有差遣,愿尽死力!”三人一抱拳,迳自快步去了。 胡斐知他三人失手被擒,脸上无光,当下不便再说甚么。苗人凤心中恩怨分明… Read More »

大漠恋

#小说篇# 大漠的天很蓝,是那种能透进人心里的湛蓝。每每她想家时变会抬头看着天上飞过的一行大雁,乞求带回思念。 她心里一直有个人,只是那个人从来都不曾看过她一眼,还把她送给了大漠的汗王做妾。 第一次见皇帝时,她在小路上找自己丢掉的一串铃铛,那串铃铛是她进宫时,母亲送给她的。她一直视之为命,一直在低头寻找的她并没有觉察到那个明黄身影的靠近,直到撞进他怀中。 他就那么一个眼神,就那么一丝暖意,她便沉沦… Read More »

梦20180313,20180310,20180321~

亘古的留长,彼岸的诺言 是谁的泪灼伤了梦的花海? 却还是会心疼背与背的距离、比天堑更遥远 双手握着流年、似锦如梦 是谁的笑遗留再爱的坟墓? 却还是会像飞蛾一样,明知是自取灭亡,却还是会奋不顾身 梦境与生活 2017.08.17 梳理知识点,背作文,间歇性的背、总结。 清晨05:35分 上班了想着迅速的安排,紧凑的做完工作,然后尽量晚上不用加班,赶着进度进行,就是我最近的生活状态。 昨夜做了一个很长… Read More »

蝶(6) 蝴蝶公墓 蔡骏

蝴蝶公墓黑暗的坟墓,古老的地宫,恒久的梦。呼吸,再呼吸,深呼吸,鼻中全是“鬼美人”们的气味。庄秋水睁开了眼睛。他也在“蝴蝶公墓”里,躺在一片柔软的泥土上,多年来埋藏了无数蝴蝶遗体。终于确定自己还活着了,头顶射下一线微弱的光芒,正好照到他的眼皮上。艰难地转动脖子,他看到了身边的尚小蝶。她死了蝴蝶公主正安静地躺在那儿,就像棺木里永恒的美人,神圣的微光笼罩着她。皮肤上有许多红色的斑点,衣服也碎成了一丝丝… Read More »

矿山、飞龙与侍卫长 第九节 魔法师的幸福时光番外篇 可蕊

苏斯拉感激地看着他,殷勤得想要引导他往更远的地方走。肯特制止了他,已经没有必要了,想看的不想看的都看过了,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思。虽然肯特也对眼前难得一间的奇景很感兴趣,但是目前看来他需要做的事情比想象中还要多,没有时间在这里停留了。“我们回去吧。”“回去?您不再看看其他的矿井了?”埃罗艾明显是松了口气,但是嘴里还是热情的邀请着。“不用了,回去。”肯特对这种趋炎附势的小人型人物向来厌烦,此时心里有… Read More »

矿山、飞龙与侍卫长 第六节 魔法师的幸福时光番外篇 可蕊

这段时光要做的预备便是保障不让红龙抢劫王爵的财产。很勤奋的对象,不过Kent必得完毕。“男爵的别人?参观矿山?”夏森固然有些惊叹于这些奇异的要求,然而并未继续纠葛与那些题目,而是转而问:“那么大家供给有备无患如何?”Kent反问:“平日你们那边招待客人都是如何是好的?”夏森摊摊手哈哈大笑起来:“大人,大家那边未有应接客人。那一个贵大家对矿山不感兴趣,他们只对宝石感兴趣。”可是这一次来的那位客人不仅… Read More »

矿山、飞龙与侍卫长 第六节 魔法师的幸福时光番外篇 可蕊

矿山、飞龙与侍卫长 第六节 魔法师的幸福时光番外篇 可蕊 。红龙终于一把把脸几乎要和自己贴在一起的肯特拎了起来乱晃:“你说,你说,那个卑劣狡诈阴险油滑的魔法师是不是安排你不要带我去矿山?这个不守信用卑劣无耻狡猾下流的家伙,我决不会放过他的!”“不许侮辱子爵大人!”肯特怒吼,“我接到的任务本来就是带你到格鲁矿山参观!”“胡说,要是那样为什么这么多天你一直在磨蹭!”“那是因为你一直在捣乱!”“胡说,是… Read More »

矿山、飞龙与侍卫长 第五节 魔法师的幸福时光番外篇 可蕊

Kent看它几眼,缓缓地把剑归鞘,然后就发掘,本人的战马已经再次挣断缰绳不见了。接下来的几天,Kent就一贯忍受着红龙的这种干扰。只要他筹划宿营,红龙就能破坏集散地上能破坏的整个,只要Kent睡着,红龙就能够吼叫着把她受惊醒来,只要Kent别准予备到周边的镇子和选购被红龙破坏了的远足必须品,红龙就能冲到那多少个城镇中把富有的居住者吓得半死,让抱有的商号都关门停业。肯特不明白红龙的意思是想要把温馨抑… Read More »

矿山、飞龙与侍卫长 第九节 魔法师的幸福时光番外篇 可蕊

红龙和肯特各自反复阐述着自己的观点,良久,谁都不作退让。他们脸对脸的站着,瞪着眼睛、喘着气,死死盯着对方。灌木丛发出细细索索的声响,一个早起到山林中打柴的农夫出现在营地旁边。山中时而会有旅人经过,既然不到近在咫尺的城镇中住宿而是夜宿山林,就说明这个或者这些旅人对附近很不了解,为旅人引路也是一种不错的收入来源。农夫本着这种观念才沿着篝火升起的烟雾的指引走向了营地。然后,他看到了一条龙,一条传说中才有… Read More »

威尼斯人网站第二十七章 二女之间难为夫 暗器高手 李凉

他躲得无声无息。 众人追往后院雅轩之中,勉强瞧得一只湿脚印,之后,毫无线索可查。 仇冠群见状嗔吼:“四处搜查,就算烧了房子也要把他逼出来!”忽又想及此乃自己住处,赶忙改口,“暂时别烧,先搜再说。” 众人得令,鱼贯而去。 不死老妖、迷魂婆婆、瘦、矮双僧等人已追来。 仇冠群没想到老神仙如此重视此人,尴尬拱手道:“属下必定把人挖出来。” 自从不死老妖易客为主,并吞天神帮且控制帮主仇天雕之后,仇冠群已见风… Read More »

第二十九章 摄心魔功 暗器高手 李凉

五日后, 三人已返京城。 安玉人丑陋脸容立即引来不少行人低目。有人直道可惜,鼻子以上美若天仙,鼻子以下却丑如魔鬼。 安玉人却处之泰然,甚至带着得意,易客为主,欣赏着一群凡夫俗子举止。 安香儿亦助威式地搭配着,两人直若威凛保镖,正护送唐小山进城。唐小山倒是带窘。 的确,要跟如此突出女子走在一起得有相当勇气才行。 行走两街指指点点者更多,唐小山只好转向小巷,避人耳目,好不容易行抵住处,便自敲门。 安香… Read More »

第十二章 绝代枭雄 云中岳

也难怪他忽略了东海神尼,对江湖大势武林动态,他所知极少,只是上次与乃弟返乡扫墓之时,从乃弟口中获得些少印象。老实说,至目下为止,他还搞不清那些人是真正的侠义英雄,那些人是万恶的奸贼凶魔,只从“三凶三邪三菩萨,二龙二风二狂人。”的口头禅去辨别正邪。至于其他的人,他太过陌生了。 他已从村民的口中摸清了飞云观的座落处,沿小径疾奔,快逾电火流光,但见黑影冉冉而去,片刻间便远出一两里,晚起步的东海神尼,怎能… Read More »

第 九 章 绝代枭雄 云中岳

秋雷在船尾,船突然折向欲倾,他骤不及防,“砰”一声跌在舱板上。轰然巨震入耳,他随着舱面的杂物飞坠江面,冰凉的江水没头没脑地向他猛卷,他只感到身子向下沉,不知天地何在了,本能地双手乱抓,张口大叫。口刚张,江水无情地往他口中灌,昏天黑地,手脚毫无着力之处,只觉得身子急剧向下沉。 “完了!” 总算他命不该绝,感到在慌乱挣扎中,手碰到一些东西,他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抓住往怀中猛拉,双手一紧,抱得牢牢地死也…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