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布斯传: 来自苹果的邀请

濒临绝境 现在,让我们再次回到本书的开头。 1997年夏天,重新回到苹果的乔帮主被董事会任命为临时CEO。 我们已经知道,那时的乔帮主差不多是这个星球上最纠结的人。一方面,苹果内忧外患,濒临破产;另一方面,曾被苹果无情抛弃的乔帮主,在12年的漂泊后依然痴心不改,钟爱着苹果。 就算乔帮主是神,在1997年夏天,他也不过是个刚刚与昔日「恋人」破镜重圆,却对未来充满迷茫,进退维谷的神。 1997年,硅谷… Read More »

居里夫人传: 第八章 晚年的辉煌

  人们钦佩玛丽,她在有一个有天才的人支援她的时候,既能够料理家务,又能够完成她所担负的伟大的科学工作。但是人们以为她不可能过更艰苦的生活,也不可能做出更大的努力。   第一个适合居里夫妇才干的职位,是瑞士提供的,而给予他们最初几个荣誉的,却是英国。   战争结束了,世界恢复平静。   可是,“居孀的居里夫人” 所担负的责任,会把一个健壮、幸福而且勇敢的男子吓倒。   他们在法国已经被授予几种科学… Read More »

周恩来传: 《周恩来传》 十五、中流砥柱力挽狂澜

1966年,正当中国的经济情况日益好转,形势要求中国共产党把工作重点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为发展生产力,实现四个现代化而奋斗的时候,“文化大革命”这场灾难,突然降临在中国大地上。   “文化大革命”对于周恩来来说,是突然的。他没有思想准备,被动地卷入了这场狂风暴浪中。   “文化大革命”开始前,江青到上海同张春桥合谋,“借用上海攻打北京”,组织批判北京市副市长、历史学家吴晗   《海瑞罢宫》这一文章… Read More »

三国演义: 第四十五回 三江口曹操折兵 群英会蒋干中计

  却说周瑜闻诸葛瑾之言,转恨孔明,存心欲谋杀之。次日,点齐军将,入辞孙权。权曰:“卿先行,孤即起兵继后。”瑜辞出,与程普、鲁肃领兵起行,便邀孔明同住。孔明欣然从之。一同登舟,驾起帆樯,迤逦望夏口而进。离三江口五六十里,船依次第歇定。周瑜在中央下寨,岸上依西山结营,周围屯住。孔明只在一叶小舟内安身。 三江口曹操折兵 群英会蒋干中计 却说周瑜闻诸葛瑾之言,转恨孔明,存心欲谋杀之。次日,点齐军将,入辞… Read More »

水浒传: 第三十八回 浔阳楼宋江吟反诗 梁山泊戴宗传假信

话说当下李铁牛把手指捺倒了那女娘,酒馆主人拦住说道:“贰位官人,怎么做!”主人心慌,便叫酒保过卖都向前来救他,就专擅把水喷。看看苏醒,扶将起来看时,额角上抹脱了一片油皮,由此那妇女晕昏倒了。救得醒来,千好万好。他的养父母听得算得黑旋风。先自惊得呆了半天,这里敢说一言。看那女士,己自说得话了。娘母取个手帕,自与他包了头,收拾了钗环。宋三郎问道:“你姓什么?这里人家?”那老妇人道:“不瞒官人说,老身夫… Read More »

喻世明言 第十一卷 赴伯升茶肆遇仁宗[冯梦龙]

一寸舌为安国剑,五言诗作上天梯。   青云有路终须到,金榜无名誓不归。 一寸舌为安国剑,五言诗作上天梯。 青云有路终须到,金榜无名誓不归。 话说大宋仁宗皇帝朝司,有一个秀士,姓赵,名旭,字伯升,乃是西川成都府人氏。自幼习学文章,诗、书、礼、乐一览下笔成文,乃是个饱学的秀才。喜闻东京开选,一心要去应举,特到堂中,禀知父母。其父赵轮,字文宝;母亲刘氏,都是世代诗礼之家。见子要上京应举,遂允其请。赵旭择… Read More »

喻世明言: 第二十九卷 月明和尚度柳翠

万里新坟尽少年,修行莫待鬓毛斑。   前程黑暗路头险,十二时中自著研。   这四句诗,单道著禅和子打坐参禅,得成正果,非同容易,有多少先作后修,先修后作的和尚。自家今日说这南渡宋高宗皇帝在位,绍兴年间,有个官人姓柳,双名宣教,祖贯温州府永嘉县崇阳镇人氏。年方二十五岁,胸藏千古史,腹蕴五车书。自幼父母双亡,蚤年孤苦,宗族又无所依,只身笃学,赘于高判使家。后一举及第,御笔授得宁海军临安府府尹。恭人高氏… Read More »

红楼梦: 第二十九回 享福人福深还祷福 多情女情重愈斟情

  话说宝玉正自发怔,不想黛玉将手帕子扔了来,正碰在眼睛上,倒唬了一跳,问:“这是谁?”黛玉摇着头儿笑道:“不敢,是我失了手。因为宝姐姐要看呆雁,我比给他看,不想失了手。”宝玉揉着眼睛,待要说什么,又不好说的。一时凤姐儿来了。因说起初一日在清虚观打醮的事来,约着宝钗、宝玉、黛玉等看戏去。宝钗笑道:“罢,罢,怪热的,什么没看过的戏!我不去。” 话说宝玉正自发怔,不想黛玉将手帕子甩了来,正碰在眼睛上,… Read More »

豆根儿

杨磊知道自己快不行了,他那张俊朗的脸已经变了颜色,医院对他下了三次病危通知书,他开始计划他剩下的人生。他有三件最重要的事情要做,第一件事情,就是和周静若离婚;第二件事情,给爸爸妈妈买一台好用的洗衣机,还有电冰箱;第三件事情,也就是最后一件事,他想吃一碗妈妈擀的面条……   前两天周静若还去医院看他,被他爸爸杨超给拦住了,杨超知道她们在闹离婚,他对周静若说:“你先别来看他了!你让他多活几天吧!算我老… Read More »

山里花香山外红(五十四)

  “云霞,在吗?”好久没有人这么叫了,梦红尘几乎忘了自己的真名。   “在,你是哪位?”手机的QQ上出现的是一个陌生的名字——“一叶孤舟”,不是好友。   “加我好友,不然会话发不过去。”一叶孤舟好久才回了话。   “我不想加任何人,对不起。”孟云霞想离线。   “云海,加我。”她的QQ上出现了四个字。   “张云海?”她发出了三个字。   “是。”他回答的更简单。   你们已通过验证,成为好友… Read More »

赵玫,当我的情妇吧!不当,要当就当你媳妇。

蝶月初见他时,他早已成婚,家庭美满,儿子可爱至及。   那年,他已经34岁,有房有车,为了事业漂泊异乡,可以算得上是一个成功男士。而蝶月,却是一个刚踏出校门的黄毛丫头,清纯可人,眉宇间偶而流露出让人心碎的忧伤。却能够随阳光一掠即过。   他遇见她,是在拥挤的楼道里,他去看朋友,无意间听到隔壁的吵闹,拉开门缝,一个瘦弱的女孩站在昏暗的楼道里,旁边是隔壁的住户,一个大男孩,这个男孩是隔壁公司的员工,与… Read More »

【丹枫】婆婆是亲妈(小说)

一   “爸爸,妈妈,我上学去了。”张伟宏常常觉得自己很幸福,从自己记事起,父母就没有吵过架,天天和和气气,可以用相敬如宾来形容。   “你说怎么办吧?明天正好是十八年,咱俩满约的日子,我听你的。”下午二点半刚过张海强开车从公司回到了家,今天的他特意早几个小时回来的,趁儿子没放学之前。   “我以为你忘了呢?我听你的。”于淑贞的声音冷静,可眼神里有一丝的忧伤。   “我……遵守了诺言,十八年了,没… Read More »

【丁子香•守望花开】成份(随笔)

一   振海终于入党了,这了却了他二十多年的一个心愿。他工作积极,忍劳忍怨。办事没啥说的,可写了近十份入党申请书,如石沉大海,没有门儿。为啥,还不是他家有一个地地道道的大成份——地主。   按当时政策规定,成份划分为贫农、下中农、中农、富裕中农、富农、地主等六大类。振海家成了最后一个大成份;地主。就是这个所谓的“地主成份”害苦了他一家。   振海1946被国民党抓了壮丁,那时他还不满十六岁,两年后… Read More »

曼图亚争夺战的详细战斗经过是怎样的?最后谁赢了

为了彻底打败欧洲的第一次反法联盟,完全解除外来的军事威胁,法国督政府决定在1796年展开积极的军事行动,主要进攻目标对准实力雄厚的奥地利军队。为此,法军统帅部提出了一个钳形突击的作战方案,计划派出两路大军,分别由儒尔当将军和莫罗将军统率,在莱茵河一线展开,同时向东推进,矛头指向奥国首都维也纳。   正当法国革命军队积极准备北线作战的时候,作为巴黎卫戍司令的拿破仑提出了南线作战计划,即首先歼灭奥地利…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