傀儡

我们都是上帝的傀儡,得不到的会像个孩子一样去追
你说玩世不恭的,是在地狱的挣扎 傀儡怎么可以去爱 我们分分合合,路过的春秋
脸色苍白的人啊,谁能给个怀抱 傀儡怎么可以去奢望 就这样,分开吧
失去的不过是回忆 我知道,我只是上帝的傀儡 牵着的线,是我触摸不到远方
我们都是上帝的傀儡,沉沦的那一秒,泪飚陷了世界 你说痛彻心扉,不过是幻想
傀儡怎么可以有思想 我们走走停停,看过的红尘 仗剑的侠客啊,谁能给个回眸
傀儡怎么可以有温度 就这样,放开吧 留下的不过是狰狞
我知道,我只是上帝的傀儡 一举一动,失去的不过是自由 我们都是上帝的傀儡
怎么可以去爱 不如放开吧 留下傀儡,独自挣扎在夜里 我们都是上帝的傀儡
独自挣扎在夜里

漂浮于世,终究如何,你无法看清前路;过往也如迷雾一般,你看不透,摸不着;就让这一切随风而去。那么你的前路呢,你的未来的,你想要狠狠的抓住的究竟是什么呢?是你自己还是别人;哦不对,你对别人已经没有期待了,因为你知道了世事无常了,你连自己都把控不了,何来的把控别人呢;曾经那么的傻笨,那么的无知,当然你也为这个无知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代价是什么?你问自己?代价就是你自己呀,虽然是愚笨的自己,但那也是你自己的一部分;也许你想代价是丢下了愚笨的自己,那剩下的这部分呢?不要以为剩下的你就是聪明的了,剩下的是一具躯壳而已;没有爱,没有温度,没有激情,没有盼望,只剩下气息的你而已,而你还需要带着这样的你继续前行,前行在未知的路上。

这一生最想念的人是奶奶。虽然我们从未见过面。但这份遥远的情愫早已浸入我的生命,随着月娘的圆缺潮起潮落。

你不停的祷告上帝,希望他可以给你一条明白的路,但是你发现这条路还是没有出现,你更加的困惑,你开始怀疑自己,你开始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如何,你也不想寻求别人的帮助,你在自己的城堡中,守着孤独的自己,这是多么孤寂的;你好像释放内心的野兽,但是它已经被你困住很久很久,没有了力气,已经无力就如死尸一般,你依稀看见他嘴角的血,他的爪子也被撕裂,那是他无数次挣扎的痕迹,你想释放的释放不了,你想找到的也找不到,你在迷雾中找不到方向。

我难以表达这份感情。就像一朵半凋未谢的向日葵留恋着夏末的阳光,最后这向日葵谢了,远了,只剩下了满地斑驳的阳光。而她是从此世去了彼世了,只留下了我,留下了盈盈的思念,如水的月光。

有人陪你聊天,有人给你建议,而你却不知道自己何去何从,你乞求上帝给你智慧,给你勇气,但是那迟迟不来的故事,真的非常让你挫败啊,亲爱的你,请你帮帮我,我多么的孤立无援呢,我的心如星际里面一颗星星,找不到归宿,找不到方向,也没有亮光来照亮我的方向,亲爱的你,请你带领我,请你引领我的未来,终究一切都是无谓,我也希望自己活出自己的人生啊。

我能感觉到她就在我的血液深处,使我对日复一日单调的日子充满激情和感动。我是她生命的延续,是她留在人间的使者。而我失去了她。这不同于别的失去,它使我的生命不能够完整,而缺失的这块既不能弥补,也无法替代。

天气凉了,看着飘在风中的树叶,你就知道有多冷,可是在你伪装的笑脸下面,谁知道你的心已经冰冷很久了呢,谁可以来温暖你的心,牵着你的手走下去呢,你希望什么?你爱什么?你最想要什么的生活呢?你问自己?你问别人?你问上帝?你问了所有能问的人?可是你最终还是找不到一个答案,请你放开你自己,你已经对自己失去信心,其实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能对上帝失去信心,信心的这个功课,敬畏神的功课真的很难,祷告乞求神,给我智慧吧,给我信心吧,给我能力吧,真的让我知道我未来的道路该怎么走下去,我真的什么都无所谓吗?我的人生真的就这样了吗?

别人会说,你不是有外婆吗,她们同是统领家族的年长女人。

你要做的额独一无二的你自己呢?请问你自己究竟要怎么样?你尝试了无数次的事情呢?

可你知道吗,外婆和奶奶是无法等同的,她们存在于不同的家,给予的是不同的关怀。如果一个家是温馨快乐的,那会成为天堂。如果那是冷漠空洞形式化的,那就充其量是高级的牢房罢了。人的心被囚禁,被伤害,也被贪和懒弄得生出病来。

你失败了多少次呢?失败了又如何你?你要不停的问自己,不停的祷告上帝,让上帝听到你的乞求吗?

所以,你绝对无法想象我有多么地渴望这份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