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赵玫,当我的情妇吧!不当,要当就当你媳妇。

图片 1
蝶月初见他时,他早已成婚,家庭美满,儿子可爱至及。
  那年,他已经34岁,有房有车,为了事业漂泊异乡,可以算得上是一个成功男士。而蝶月,却是一个刚踏出校门的黄毛丫头,清纯可人,眉宇间偶而流露出让人心碎的忧伤。却能够随阳光一掠即过。
  他遇见她,是在拥挤的楼道里,他去看朋友,无意间听到隔壁的吵闹,拉开门缝,一个瘦弱的女孩站在昏暗的楼道里,旁边是隔壁的住户,一个大男孩,这个男孩是隔壁公司的员工,与其说是公司,还不如说是简易至及的职业介绍所,蝶月有些气愤,因为她还没工作,就莫名其妙给他们交了一堆合同保证金。对他来说,那种职场骗术早已见怪不怪了,听着旁边那个男孩关于这笔保证金的用处,他暗自觉得好笑,本来想退回去关上门,把一切隔离。然而那个女孩的眼睛,天真得让他狠不下心离开,他在心里暗骂:“这群王八蛋。”
  凝神间,蝶月居然往电梯旁走去,不知道是什么力量鬼使神差,他跟了上去,直觉告诉他,他想帮助她,她和朋友一路,吵到电梯门开,他在后面默默的听,直到他们出了小区大门,他拍拍她的肩:“你,被骗了。”
  她更疑惑,一脸不解,可是当她看到他的穿着打扮,戒心又放下了许多,他戴着金丝眼镜,黑色风衣,黑裤子,手里拿着一个公文包,略显白晰的脸上写的是满满的真诚。
  “那怎么办?”蝶月似乎有些着急有些恐慌。
  他问:“你给他们交了多少钱?”
  “一百多!”
  “额……”一百多对他来说真的是个太小的数字。小到让他觉得没必要告诉她这些话。
  他思考了一秒钟:“一百多,真的不算多,你就当花钱买个教训吧。”
  蝶月有些窝火,心想:“他是不是来看我笑话的,对你来说是少,可是对我来说就是一个礼拜的生活费啊!”
  他好像感觉到自己说这句话有些不太合适,继而话峰一转,“这样吧!”他从兜里掏出自己的名片:“以后有什么困难找我,就当我交你这个朋友!”
  她愣了愣,撇一眼名片。
  黄健,工程师。
  朋友扯了扯她的衣角,示意她快点离开,她对着他的侧面微微鞠躬,很客气的说了句:“谢谢!”
  这个小丫头突然让他觉得很温暖,很心疼。好多年没有过这感觉,仿佛自己又回到学生时代,有些伤感,有些怀旧。他拍了拍自己脑袋,又那根神经错位了。
  蝶月的朋友笑她:“怎么了月,你看上这位大叔了?哦,不对,是帅气大哥”
  蝶月回了他一个白眼:“人家好心帮我,你怎么能这么说呢。”
  “好心?谁知道是什么心,你是不是被骗惯了?不过说实在的,那位大叔还挺帅的!要不要考虑呢,哈哈……”
  “考虑你个头啊,回家!”
  那天晚上他居然有些失眠,香烟一跟接着一根,直到满房间都是烟草的味道。恍惚中,有种说不出来的疼痛感压在心底。
  回家后,蝶月仔细端详那张名片,实在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她在手机里存下他的号码,备注是:黄贱。
  第二天蝶月去公司,他们给蝶月介绍了一份美容产品推销的工作,那个品牌,蝶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不过她还是很开心,因为这是蝶月人生路上第一份工作,“加油!”蝶月在心里为自己打气。
  走出公司门的时候,她突然想起来,要告诉他吧,也许他还在担心。她拨通了他的电话,说话很是客气:“黄先生么,我是电梯里那个女孩,我的工作他们帮我找了,还不错!昨天谢谢你哈!”
  “哦,那就好,不客气。”他没想到她居然会打电话来,真是个单纯的孩子。
  “希望以后我们还是朋友呢。”蝶月说道。
  “那当然。以后有什么事来找我!”突然,他觉得自己很大气,就像个英雄,其实以前他从没有这样觉得,连他也说不出具体原因。
  他笑道,不过是个小丫头罢了,不必想太多吧。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因为各种原因,工作,家人,客户,公司……他忙得不可开交,那个楼道里无意间认识的傻丫头也被时光冲淡了,他想,一定会像大多数路人甲乙丙丁一样,所谓的“朋友”不过是敷衍的借口,彼此被淹没在人海中。
  然而,缘分是个很神奇的东西,它能让彼此已经陌路的两个人又重新熟络,无意间的一个电话,他习惯性的不看谁打来,就接起,对他来说,陌生的号码太多太多,如果都去一一查清,那恐怕要失去太多有用的顾客了。
  “喂,黄先生么?“电话那头的声音熟悉而又如此陌生:“还记得我么?”
  他在记忆里仔细搜寻,似乎想找出有关的故事情节:“什么事?说吧?“
  “我是哪个在电梯里认识的那个女孩,我钱包丢了,里面有你的名片,如果有人打电话给你,请你一定要告诉他我的号码,让他打给我,好么?谢谢!”
  “嗯,知道了。”挂上电话,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感觉,在他看来,这个女孩,简直就是倒霉女神。也许是刚出社会吧,什么事都会遇到的,这也算是成长的一种过程吧。
  他笑她的单纯,什么年代了,小偷又不是神仙。
  寂寞真的是个神奇的东西,就像烟草散发出来的香味,浓烈、苦涩、妖娆、却让人念念不忘。
  一个礼拜后,他回到这个城市,在通话记录里找了很久,没有找到她的电话号码,他记得自己答应过她请他吃饭,不知道为什么,他特别想知道关于她的故事。
  于是又跑去营业厅查通话记录,这才找到。
  他打电话给她时,她正在上班,忙的没头没脑。
  “你在忙?”
  “嗯,改天请你吃饭吧!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随时。”
  周末和朋友一起打球,他给她发短信:“今天晚上有空么?认识这么久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蝶月,白天吧,我今天特别累,想早点睡。”
  他将电话塞到包里,锁好,没有看到他的回复。
  打完球,天已经黑了,他才想起,黄昏的那个承诺。而那个笨蛋已经在风里等了三个多小时的电话。
  街角的公交车里昏昏暗暗,坐着一群百无聊赖孤单的人。
  蝶月正准备睡觉了,电话不合时宜响起。
  “我准备睡了,你忙你的事吧,不打扰你了。”
  他并没有听到她言语中深深的失望。
  “我不忙了,你在哪?我去找你吧?”
  迟疑了一下,她看了看时间,八点半,并不是很晚。
  鬼使神差似,她告诉了他自己的地址。
  十分钟后,他打电话给她:“我到楼下了,你出来吧。”
  她惊讶,没想到他真的来了。
  冬天的空气就像是细细密密的针,一寸寸地侵入皮肤,让人窒息却又欲罢不能。可是车里的空气依然这样温暖,轻柔的音乐,让人沉醉。
  他问她:“去那?“
  其实她也不知道,大晚上的,能去哪。
  “KTV吧,我们去唱歌!怎么样?”
  “行。听你的吧。”
  一路顺风,二十分钟的时间,就走了半个城市,一路上灯红酒绿,他们聊了一路,彼此都很开心。
  他把车停在行人较少的路旁,带她去自己小区附近的一家挺大的KTV,虽然他在这里住,但他也是第一次来。他办了一张会员卡,服务生把他们领到二楼,一出电梯,一排漂亮的女迎宾深深的鞠躬:“欢迎光临!”
  蝶月吓了一跳,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一时间有些迷茫。楼顶的水晶吊灯在灯光的折射下熠熠生辉,门口闪着五彩的字“魔方KTV欢迎您的光临!”
  他从超市里拿了一扎啤酒,蝶月坐在旁边点了一首歌,轻轻地唱起来,生平第一次在陌生人面前唱歌,她觉得有些别扭,也许他们早已不再陌生,可是对蝶月来说,那种感觉依然有些许陌生。不过,这样的遇见,依然如初见般美好。
  一曲唱完,他不禁悲叹岁月无情,因为,时间拉远了不知是两颗原本遥远的心,还有那些遥远的爱情,她说:“不公平,你不唱,我一个人唱真没意思!”
  拗不过她,他只好去唱。
  蝶月在后面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怎么了?不开心?”
  “哪有?我特别开心,哈哈。”那声音随着麦克风传出来,别有意蕴。
  “别骗我了,倒霉女神,你的眼睛告诉我,你在撒谎。”
  “你懂什么,别乱猜。“
  “好,你懂!呵呵,那祝福我们的倒霉女神远离厄运,好么?”
  “好,远离厄运,干杯!”
  那天蝶月喝了好多酒,虽然对他来说,她的酒品真的是很烂,但是,她却醉了。
  她说要去洗手间,却在洗手间门口把KTV里的男服务员骂的狗血淋头,店员无奈,跑过去告诉他:“你的朋友喝多了,过去看看吧!”
  他一看傻眼了,连哭带骂,这哪像刚才的她。他不可知否的笑笑,上前去扶她,没想到她大怒:“别碰我!“,那分贝,惊动了整个大厅的所有人。
  “好吧。我不碰你,那咱回吧?“
  “回那?回……我要回家,送我回家,我想我妈了,很想很想……”
  “这么晚了,不好吧?”
  “不管,我就要回家!”
  “好吧,回家!”他很无奈又去扶她。
  “都说了别碰我,你聋了啊?”
  很多年了,没有人敢在他面前发火,别人眼里自己就好像永远那么高大,而这个小丫头居然敢这样嚣张,而在他眼里,她不过是个不懂事的孩子。他的心告诉他,原谅她了。
  收拾东西,看了看表,十二点了,蝶月趴在沙发上不省人事。他摇摇蝶月:“喂,醒醒,回家了。“
  半天没动静:“喂,蝶月,你不走么?”
  蝶月迷迷糊糊睁开眼睛:“走?去哪?”
  “回家。”
  “哦,回家。”
  他拉了拉她的胳膊,她一把甩开:“我自己会走。”
  “好,有本事你走直线。”
  “不就是直线么?”她歪歪扭扭的迈出脚步。
  他在后面乐不可支:“这就是你的直线么?”
  “你能说我的不是直线么?”她依然是一脸的骄傲。
  他突然紧张起来,一脸严肃:“等会上车千万不要说话,被捉进警察局就不好说了。”
  “嗯,我知道,你干坏事了。”
  “坏事!”他哽住,小声说了句:“想干早干了。”
  蝶月没听清:“你说什么?”
  “没事,上车吧。”
  蝶月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要问她地址,恐怕是很困难的事了。
  他带她去了自己家,说是家,其实一点也不像个家,看到这个乱的像个狗窝一样的房间后,蝶月实在难以想象眼前这个男人平时的生活。
  “哇,好乱的窝哦,我得先打扫打扫。”这一刻貌似又精神百倍。
  他很尴尬的笑道:“没有女人的家,就不可能像家。你就别笑我了吧?”
  “那你老婆呢?”
  “离婚了。”
  “呵。”这个在电视剧演过几百遍的烂戏码,居然还在自己身边重演,真好笑。蝶月知道这是假话,只是她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说谎。蝶月沉默了几秒,开始收拾着凌乱的房间。
  他看了看表,一点,女神就是女神,都一点了,居然她还没有睡意,他都快撑不住了,打个哈欠进卧室睡去了。
  “大姐,你扫吧,我睡了。”
  “什么,大姐!额……”
  “拖把呢?”
  “卫生间!”
  “真是神人!”他小声嘀咕。
  打扫完房间,都两点了,这个小小的公寓楼就那么一张床,让蝶月很尴尬。可是冬天的空气真的是非常刺骨。
  “上来睡吧。”他说。
  “怎么睡啊!”
  “放心吧,我不会吃了你的。”
  踌躇间,她还是躺在他旁边了。突然有一种电影画面的感觉。没想到他突然过来抱住了她,蝶月吓坏了,差点哭了。
  “哈哈……”他突然大笑,放开她:“月,我脱外套了哦。”
  “不要啊。”她尖叫。
  “至于么。”他说:“不就是外套么,我不会碰你的。”
  那天,两个人都是一夜无眠,背对背就躺着,窗外的天空墨迹那么浓那么浓……
  她以为黑夜过了,一切就都烟消云散了,然而现实永不能如人愿,偏偏这个夜晚那么那么漫长,她翻开QQ,没几个人在线,她小声嘀咕:“怎么没几个人在呢?奇怪!”
  “神人,你看看表都几点了,除了你这个神仙,现在大家都在休息!”
  “额,也对哦。”
  他一把夺过她的手机:“睡吧。”
  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他突然问她:“蝶月,我问你啊,你交过男朋友么?”
  蝶月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突然缩成一团,坐在床角抽泣。他想,也许她难过,让她哭会吧。
  此刻的蝶月就像是一个刺猥,可却是那种无法自我保护的刺猥。
  她光着脚下床,打开灯,这样的亮光如此刺眼。
  蝶月穿上鞋,打开客厅的灯坐在沙发上,冲着卧室大吼:“送我回家,我要回家。”
  “才四点那。等天亮吧,要不然怎么进得了门。”
  “我不管,我要回家。”
  他没有回答,整个房间出奇的安静与空旷。
  蝶月看着墙上的表一分一秒的走着,像蜗牛一样,慢慢吞吞,桌子上有一个方形鱼缸,里面只有一条鱼,孤单的游来游去,拭图寻回曾经嘻笑怒骂的伙伴。
  蝶月趴在鱼岗上认认真真的看,突然伤感涌出,像鱼缸底部的沙子,细细碎碎,如影随行。
  蝶月跟那只孤单的小鱼说起话来:“为什么你还孤单的活着,你一定很想家吧,连一个朋友都没有,是不是很孤单呢?你这个大傻瓜,大傻鱼,笨死了你!”边说着眼泪哗啦哗啦的往下掉,掉到水里慢慢的晕开来。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站在她身后。等她转过身的时候,泪已是决堤。他抱紧了她,她有些发抖,瘦瘦的身体更显弱小。她哭的很伤心:“不是说了一切都会过去的么,为什么还要问?原来我的天空一直都是下雨天!不是会好的么,为什么要问?”

在赵玫左右为难的时候。医院来了一群人,

抱着资料走到复印机前,却发现复印机没纸了,心里却是一阵窃喜,可以爬楼上17层复印,
这样还能稍微休息一下。这个行业仿佛上趟洗手间都是奢侈的,难得有跑动一下的机会。转身出了办公室的门,这间办公室就在东侧楼梯边上,出门就是楼梯,不过打开防火门,突然觉得楼道可真黑,心里有点慌,自己一直胆小,也就是长期加班被逼得好像已经把神经磨得大条了些,否则原来我是万万不会自己一个人跑去没人的地方做事的。

“一个月,那不就是那天怀上的,有趣,这个女人跟其他女人不一样,要是其他女人怀孕了恨不得马上来找他要这个那个,这个女人……”秦宇心想。

同事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便几个人收工然后把我送回家。后来我回去收拾东西,准备不在这个项目作了,朋友在楼下停车场接我,到地下停车场的时候看朋友正在和看停车场的老头闲聊。我进去正好想打听一下那天的事情。老头一个人可能挺闷的,我们一问立马给我们讲起这个事。原来这件事根本不是这个楼里的秘密,只是我们外企业的待的时间尚短不知道,其实这里夜里坐电梯就是个公认的禁忌。原来我们办公的那层不是15层,是14层,这层在盖楼的时候曾经发生过安全事故。监理方来这里察看施工进度,一个监理方的女孩在坐电梯的时候,电梯卡在14层和15层之间,女孩自己想往外爬,然后打开了电梯顶盖,
突然电梯动了,女孩那个时候已经爬出半截身子,女孩就莫名其妙的卡在了电梯和电梯门的中间,女孩在里面大呼救命,喊人来拉她一把。但是声音被周围嘈杂的操作声掩盖了,等有人赶到的时候,女孩奄奄一息的说她以后一定会拉人的。

一个人说:“打掉了孩子,万一以后怀不上怎么办”。

然后自己好像被巨大的光芒闪了一下,再然后的事情却一点都不知道了。醒过来的时候是在家里,老妈说是同事送我回来的,说我喝多了要好好睡觉。我这个汗啊,赶紧夺命追CALL同事,到底怎么回事。同事给我讲,他们发现我去复印很久没回来,就说要去看看我是不是偷偷私奔了。走到走廊发现电梯门打开着,我斜倒在电梯门口,资料散落一地,他们说最奇怪的是我的手镯也碎了一地。

“渴死了。”

抬头见鬼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美女,不介意拼个桌吧!”

又要开始加班了,这次审计的客户是一个大型集团企业,我们的会议室在大楼的15层,不算顶层,因为上面还有2层,16层好像是会议室,开审计动员会的时候就在那里,诺大的会议室,却不配个服务员,开门的居然是保卫部,看这作风一点都不像个大型公司,据说是因为平时没人上来,只有开集团会议才用,很奇怪为什么会议室放在顶层,一般来说为了方便都会放在大楼比较低一点的楼层。17层是整个一层好像是空的,只有个复印室,因为大楼保安还是很严的,所以复印室没有专人看管,有把钥匙挂在门口,谁用谁开门。

不一会儿赵玫感觉身体像是着火一样,身体像是不由人控制一样,好想有一个东西来啊!

没想到这个临死的遗言成为了这个楼的咒语。每年都会发生电梯惨案,
找来风水先生说要把14层去掉,改成15层,然后15层以上的都不要用了。但是15层一定要留人,否则女孩的戾气会因为没有人的阳气抑制而暴涨。所以楼里才形成这样的格局。而夜里不做电梯则成为了这里的保命法则。大楼里的惨案都以大笔的赔偿金告终,没有追问也没有结果。毕竟这是国企的大户,要钱有钱,要权有权。

秦宇走了,留个她一张名片。

而我就是那个冲破禁忌却唯一逃命的人,后来回家看了一下日历,原来我坐电梯那天是鬼节,是一年里阴气最重的一天,所以才成为了那个女孩的目标。在那之后,在没去过那个大楼,而据说那个项目的同事则再也不用加班了。

这时候房间里出现了一个人,吐了吐舌头,猥琐的说“小美人我来了”迅速解裤子衣服,又回头解赵玫衣服,赵玫突然发现身体被一个压着,好不舒服,想打开却打不开,一睁开眼发现一个丑男不穿衣服却在解她的衣服。

这下我才明白,是我今年刚开光的手镯救了我一命。他们急急得去找保安,发现保安躲在床上捂着被子发抖,嘴里碎碎念着,拉走一个就好了,拉走一个就好了。

床上还有一个男人,她看了看他,拍了一张照片,她穿衣服就走了。

低头揉揉眼睛,突然发现电梯居然没有动,再抬头,突然发现影子好像越发清晰了,我敢肯定那一定不是我的影像,因为那个身影很瘦很小,慢慢的影子聚成了人型,电梯却是纹丝不动,这时惊恐心已经大过好奇心了,我拼命按开门,拼命的按救援,电梯却像与世隔绝了,即没有反应也没有声音,唯一能听到的是我沉重的呼吸声,和仿佛被压住住的喊叫,我知道一定要喊出来,保安室离电梯不远,寂静的楼道里悄无声息,我只要能喊出来就肯定能被保安听到。可声音仿佛被闷在胸腔里,同时仿佛被闷住的还有心跳,电梯顶部的人性已经开始仿佛要从电梯里挣脱出来的样子,
我已经能看到她的眼睛,血红的眼白和褐色的瞳仁,女人的表情痛苦但却满是希望,看到我仿佛看到了救星,她突然伸出手要拽我,我只能把资料抛了出去用手挡了一下。

其中为首的就是那天与她有过一夜情的男人,她看了他一眼就走了。偏偏男人也正好看见了她,看见她从妇产科出来,吩咐了手下查一查。

这个楼里有意思的就是虽然有保安,但是很少看见巡逻,一般我们下班的时候,保安都在看电视,仿佛他们从来不用察看,只要守好自己的值班室就够了。我自己抱着资料去大楼的西侧坐电梯,这样虽然活动少点,但是可以有光亮,心里还舒服些。电梯从1层到15层没有多长时间,但我总觉得稳到一丝丝甜腻的气味,但为了利用仅有的几分钟活动一下颈椎,自己一直在转头,上下左右,一二三四,电梯已经来了。进了电梯,甜腻味好像更浓了,继续作我的颈椎操,长期的负案颈椎问题越来越严重,只得抽空活动一下,以缓解越来越僵硬的脖子。继续转的时候眼睛扫过像镜子一样的电梯顶,突然觉得上面有个影子,但好像不是我的。

就这样下去不行啊!快交房租也,自己钱也不多了,而且打胎还没有钱,生活也得过下去啊!难道自己得回家吗?大山里每天的生活太苦了,她不想以后孩子也在大山。

但是我看企业里很少有人上楼复印,除非是准备很多资料,才有2
、3个人推车上楼复印东西。而16层就是我们,在这栋大楼也待了有2个月了,最近到了最后冲刺阶段,每天都要到零晨才能结束。今天老大又让我把总结的资料复印一份,
好像平时这些都是助理的工作,但是今天助理们都走了,整整一层除了值班的保安就剩下我和几个审计员加上老大了,一共没有十个人。其实我还挺喜欢做跑腿的事,平时对着电脑,眼睛都冒光了,脖子更是酸痛,到了深夜就更加疲惫,站起来活动一下还是很让我满足的。

“没什么,就是觉得不想我的种流在外面”。

第二天过去了,

秦宇走进来,看着这么小的房间,只有一张床和一个衣柜,再就什么也没有了
,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住这样的猪窝。

“谢谢,不用了”

“是,总裁” 。

“你怎么知道我怀孕了,而且还是你的”。

烦死了。

“是你,有事”?

“哼!那就滚蛋,我还不稀罕呢!”

回家了,想起辞职了,有点叹气,明天去再找一个工作吧!不然坐吃山空不行啊!

8点多男人醒了,一个销魂的夜,疯狂成魔,这可不像他啊!多久没有这么疯狂了,一年还是三年?忘了。手一摸床上,那个女人哪去了?意外啊!昨天那个女人那么不拒绝,本来以为今天会狮子大开口,没想到就溜了。算了不想了。有缘会再见面的。

“请进”。

为了以后,赵玫去饭店刷盘子,在街上发传单,甚至做孕妇模特,好吧!终于可以活下去了。她生宝宝那天,那个男人来医院了,一生下宝宝,他就把宝宝接回家了。找不到宝宝,赵玫好伤心。后来男人又把赵玫接回家。终于母子俩相见了。

“用的用的,走跟我去取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