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丹枫】婆婆是亲妈(小说)


  “爸爸,妈妈,我上学去了。”张伟宏常常觉得自己很幸福,从自己记事起,父母就没有吵过架,天天和和气气,可以用相敬如宾来形容。
  “你说怎么办吧?明天正好是十八年,咱俩满约的日子,我听你的。”下午二点半刚过张海强开车从公司回到了家,今天的他特意早几个小时回来的,趁儿子没放学之前。
  “我以为你忘了呢?我听你的。”于淑贞的声音冷静,可眼神里有一丝的忧伤。
  “我……遵守了诺言,十八年了,没找过她一次。”张海强的眼睛里充满了复杂的神情。
  “你的意思我明白,让我也兑现承诺。”于淑贞的眼里充满了泪。
  “我……只想告诉你,我是个说话算话的人。也是个对感情负责的人。”张海强看到于淑贞的大眼睛里的泪水,他的心忽然间有些酸,不知为什么有种痛的感觉。
  “我也可以这么说,给你,我为你保存了十八年的。”泪水终于流满了于淑贞的脸,她从衣柜底下拿出来了叠得板板正正的一张纸,递给了张海强。
  “我走后,怎么和伟宏解释由你。放心,他上学所有的费用,以及将来结婚所有的一切,都由我来承担。”张海强接过这张离婚协议,虽然上面写着,自己只负责抚养儿子十八年。
  “谢谢你,伟宏大了,他应该可以学会怎样面对的。我知道你现在身价几百万,公司的大股东,可当初是怎么签的,现在必须覆行。”于淑贞的心在痛,她擦了擦泪,起身进了卧室,从衣柜里把张海强的衣服一件件放到了床上。那些衣服全是她天天洗完后,用电熨斗熨烫过的,白衬衫领子口洗得没有一点点的污渍,他所有的西服,领带都是于淑贞亲自替他挑选的。十八年,这个男人没有给她做丈夫的义务,她却做到了一个为人妻子的责任,体贴入微的关心,默默地付出着。
【丹枫】婆婆是亲妈(小说)。  “谢谢你,淑贞。”十八年,张海强第一次叫于淑贞的名字。“姐。”才是他对她的称呼。
  “记得,冬天多喝热水,你的气管不好,在酒场上少喝酒,烟多的场合尽量少去。春天,加减衣服时要注意,气温不正常,春捂秋冻,别做了风湿老寒腿。”泪水一滴滴止不住地从于淑贞的脸上往下淌,落在她手里正在叠的衣服上,一件两件……她不敢抬头,怕被张海强看见。
  “我……不想走,留下来可以吗?”张海强的双手从后面紧紧搂住了于淑贞的腰,这时的他才发现,她是那么的单薄,瘦小,腰身细纤得像棵软软的柳丝。
  “别可怜我,为了我,你已承受了十八年的孤独。去吧,追求你的真爱去吧,她在等你……”于淑贞用力想把张海强搂着她腰的手扳开,当她的手碰到他的大手时,她的心震憾了一下,他的手好温暖,她真的需要。十八年,自从她成了他的新娘后,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个男人的体温,除了新婚之夜以外,一次没有过,这是第二次。
  “对不起,我愧对了两个女人十八年。”张海强喃喃自语,这个声音只有他自己能听见。
  外面不知什么时候下起来濛濛细雨,五月份的小雨淋在身上也很凉很冷。
  “海强,下雨了,忘了给你拿伞了。”一个娇柔的声音。
  “淑贞。”张海强回过身去,于淑贞站在他面前,打着一把粉红色的花折伞,手里还拿着一个海蓝色的雨伞,在绿树垂柳间,婉如一朵盛开的玫瑰花,那样的美,不禁让张海强又一次感慨,这个女人在自己身边守候十八年了,为什么今天突然间变得如此让他心动。
  “我回去了,以后千万注意,雨季出门必须带伞。”于淑贞把伞递给了张海强转身进了楼洞。
  “不用……”张海强接过伞刚要说,这离停车厂只有几步道。抬眼间于淑贞没了踪影。
  
  二
  “慧敏,在吗?对,我是海强。”张海强给另一个女人打了通电话。
  “海强,真的是你吗?十八年了,为了等你,我一直没有换号。”电话那头,是个女人带着哭音的回话,让张海强有些陌生。
  “海强,真的是你。”刘慧敏打开房门的那一刻,一下子扑到了张海强的怀里。
  “妈妈,他是谁。”张海强还没来得及,两只手不知是推还是搂,一个女孩子清脆的声音,响在张海强的耳旁。
  “云云,这就是你的爸爸。”刘慧敏听见女儿的问话,忙从张海强的怀里转回了身。
  “云云?女儿?”张海强有些吃惊,自己居然还有个女儿。
  “爸爸?我居然还有爸爸?”刘云云瞪着一双大眼睛上下打量着眼前妈妈口中的爸爸。
  四十出头的一个男人,一米七五左右的个子,一套合体的银灰色西服。国字型的脸,浓浓的眉毛,一双不大的眼睛却很有神,高挺的鼻子,厚厚的嘴唇。给她的第一印象,帅气,有风度。此时正在惊讶地看着自己,脚下还放着一个很大的拉杆箱。
  张海强的眼前忽然一亮,一个身材修长,长发披肩,一身雪白衣裙的女孩子飘然立在了他身边。大大的眼睛,白嫩的皮肤,高高的鼻骨,红润的嘴唇,简直就是十八年前的刘慧敏的化身,一模一样,只是比她妈妈高了几公分,明亮的眸子里有一些忧郁和暗淡藏在眼底,不如当年的刘慧敏的眼神阳光和充满活力。
  “我没有爸爸,在我的人生字典里,爸爸是个陌生的词汇。”刘云云的眼睛里冷得比说出的话还要冷几倍。
  “云云,不许这么说。”刘慧敏声音变得严厉。
  “慧敏,算了,没关系的。”张海强觉到云云说得不过份。自己从来不曾知道还有个女儿,更别说关心她一天了。
  “妈,我走了上晚自习去了。”刘云云和刘慧敏打了声招呼,看也没看张海强一眼,推开门,咚咚咚地下了楼。
  “慧敏,她真是我女儿吗?”张海强带着怀疑的眼神望着十八年变得有些陌生了的刘慧敏。
  “是你的女儿,不相信,你可以去做亲子鉴定。”刘慧敏眼里满了伤心,自己辛辛苦苦地把女儿养大,张海强居然还怀疑她,委屈的泪水沁满了她的双眼。
  “对不起,慧敏,我当年不知道你怀孕了,不然父母再怎么逼我,我也不会弃你而去的。”张海强现在面对刘慧敏,除了愧疚和怜悯,似乎少了份激情,他想可能是两个人分开的太久了,想当年他俩是那么的相爱,他不顾父母的反对,在外面租了房子和刘慧敏同居,可是为了父母亲的承诺,对一个孤儿许下的诺言,活活地拆散了他们。
  “海强,别说这些了,我也是后来才知道怀孕的。一切都是命,你和她真的离了?”刘慧敏怯生生地问,眼神迷离。
  “嗯,她兑现了承诺。”张海强在提到“她”的那个字时,心在痛,有种要哭的感觉。
  “她是个好女人。”刘慧敏盯着张海强,这个男人和十八年前没什么两样,更成熟稳重了,不过看自己时的眼神变得陌生,像有一层东西隔着,不那么透彻了。
  “是的,非常好的一个女人。”张海强一提到于淑贞时,心会跳,有些激动。
  “好了,海强,是你们呆的时间久了,今后我会像她一样的照顾你,关心你的。”刘慧敏说完,身子依在了张海强的怀里。
  “慧敏,对不起,今天我有些累,还有云云好像也不太喜欢我,我想……我还是走吧,以后我会常和你联系的。”晚上,张海强吃完刘慧敏精心为他做的几样菜,可他亳无胃口,吃不出来在家时的那种香。
  “你真的不留下吗?”刘慧敏发现十八年的等,等来了的是一个对自己变冷了的张海强。
  “对不起。”张海强用自己有力的手把搂着他腰的那双柔软的小手挪开,拎起了拉杆箱,推开了这间十八年前自己和刘慧敏一起居住过的小屋,怀着一颗茫然的心走了。
  “骗子,张海强你骗了我整整十八年……”泪水顺着刘慧敏的脸往下淌。
  “你就是个傻子,天底下最大的傻瓜,十八年,他们天天吃住在一起,耳鬓厮磨的,还有了个儿子,早都有了感情。”刘慧敏来到穿衣镜前,狠狠地看着里面的自己,虽然少了年青时的活力,但魅力还在。
  
  三
  “我这是怎么了?难道说这十八年的同床异梦,有情无缘的分离和承诺把我男人的功能退化了?”张海强边开着车边想,自己为什么对朝思暮想的刘慧敏失去了欲望和激情,而且在看见她时,那么的平静,心里激不起一点点涟漪,就是在听见她说云云是他女儿时,才有兴奋感。
  “难道我有病了吗?”张海强一直在问自己。
  “你?怎么回来了?”于淑贞听到了门的响声,赶紧从卧室里出来,儿子上晚自习去了,她哭了整整好几个小时,心被掏空了的感觉。这个从小自己看着长大的弟弟,真的走了,永远的离开她了。五岁的她从孤儿院里,被一对年青的夫妇领回了家,到了那个又大又宽敞的楼上,她才知道,这个家里还有一个比她小一岁的弟弟。
  “我,想这个家,还有伟宏,更想你……”张海强的眼睛碰见于淑贞惊喜眼神的一瞬间,他彻底地明白了,这个女人才是他的真爱。他的心在面对她时会狂跳,血脉也在膨胀。
  “她呢?”于淑贞的脸在一阵阵的发热,泪水盈盈。
  “我直到今天,才知道,你才是我这辈子最在乎的女人。对不起,淑贞。”张海强放下手里的箱子,把瘦小的于淑贞搂在了怀里。
  “爸爸,妈妈说你最近公司忙,你可能要出差?是么?”吃早饭时,张伟宏看着有些哪里不一样的父亲。
  “是的,不过临时会有改动的。”今天的张海强精神焕发,眼睛亮亮的。
  “儿子,学习累不,明年就高考了,努力。”于淑贞的脸也是红红的,她还不敢看张海强的眼晴,有些害羞。
  “知道,会努力的。爸,妈,你两好奇怪,和往天不一样,好像是在谈恋爱。嘿嘿嘿……”张伟宏发现爸爸看妈妈的眼神里有一团火,而妈妈还躲闪着。
  “小孩子,懂啥?”于淑贞的脸更红了。
  “就是,臭小子快吃饭,爸爸马上走了。”张海强每天早上送儿子到学校,公司离学校不远,顺道。
  “我不小了,我也有女孩子在追。”张伟宏有些自豪地炫耀。
  
  四
  “张伟宏,你真牛,天天有车送你上学。”刘云云见从一台墨黑色的轿子里下来的张伟宏,眼里满了羡慕。
  “我爸爸,上公司上班,顺路。刘云云,你今天怎么来晚了?”在张伟宏的印象中,刘云云特别的能起早,每次他到班级时,刘云云早就在班上看书或正在写东西。是班上的尖子生,全校考试的前五名。
  “噢,今天我妈妈身体不舒服,起来晚了。”刘云云很伤心,她知道妈妈是因为那个男人才伤心生病的。
  “噢,是这样的。”张伟宏和刘云云边说边进了班级。
  
  五
  “张海强,我要见你,你下班后,来我这一趟。”刘慧敏给张海强发了条信息,她昨天接到张海强的电话,有显示。
  “行,我现在忙。”张海强也想再见刘慧敏一次,和她有个了断,他想给她一笔钱,弥补一下自己对她的伤害,还想和她商量一下让云云认祖归宗,他可以供养她一切上学的费用,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
  “淑贞,我下班有点事要处理一下,很快就会办完,会晚一些到家。”张海强在下班后给于淑贞打了通电话。
  “嗯,知道了。”于淑贞柔柔的声音,响在了对面。
  “你来了,快进来,云云刚走不长时间。”刘慧敏打开了门,一下拉住了脸上满了复杂表情的张海强的手,坐在了沙发上。
  “我就是看着她离开小区的,才上来的,怕又让她不开心。”张海强把车停在了小区门口,他知道刘云云也上晚自习,和伟宏应该差不多都是那个时间,果然,他看刘云云和两个女孩有说有笑地走出了小区,张海强这才敲响了刘慧敏家的门。
  “海强,你不要在乎云云说啥,她其实很想有个爸爸的,小时候她经常问我,别人家的孩子都有爸爸,我为啥没有……”泪又一次盈满了刘慧敏的双眼。
  “对不起,慧敏,我欠你的这辈子没法还了,希望你再重新选择一次,忘了我吧!”张海强的心也在酸痛。
  “海强,我等了你十八年,不是为了听你说对不起的,对不起只是三个字,十八年是什么?一个女人的青春里有多少个十八年,它不是十八天。十八年的期待,我就是为了让你给我一个完整的家,让云云和其它孩子一样有爸爸和妈妈,有个完整的家。海强求你,答应我,回到我身边,我需要你,这个家也需要你……”刘慧敏越说越激动,一下子搂住了张海强,趴在他的身上痛哭起来。
  “慧敏,对不起,真的请你忘了我吧,当年也许是我的叛逆,伤了你,我现在能给你的,只有经济上的补偿……真的给不了你想要的感情。”张海强此时后悔当初自己真的是逆反心理太强,总认为,自己的路自己去闯,不论什么都不需要父母干涉,尤其是在感情上,他从小就不太喜欢父母带回来的那个女孩,自从有了她,父母对她的关心和爱超过了自己,他曾在心里偷偷地恨过她。可随着年龄的一天天长,那个女孩子变得漂亮迷人,小鸟依人般的可爱,有时一天见不到她,他会想知道她在干啥。看见她时又觉得她很烦很多余,后来父母竟提出把这个比自己大一岁,纤细弱小却又不失丰满的女孩嫁给他时,他简直暴跳如雷般的反对。没成想十八年后,自己还是选择了她,这个一直默默为自己和父母在付出的女人,她的善良,宽容猎取了他的心。

图片 1
“云,吃饭了。”上了一天班回到了家的的王凤山,在厨房里一顿忙活,做好了饭,冲着正在屋里床上躺着的老婆刘淑云喊了一声。
  “知道了。”刘淑云回了一句。懒怏怏地从屋里走了出来。
  “你听着吧,一会又该吵吵了。”李秀敏在东屋对王洪涛小声说了一句。心里又一次出现了愧疚。
  “习惯了。也不觉得怎么烦了。倒挺热闹,不然这屋里冷清。”正在东屋地下扎条帚的王洪涛劝慰了一句,用手狠狠紧了紧细细的线绳。心里还真的习惯了儿子媳妇儿的争吵声。
  “你这做的啥呀?土豆丝炒稀能。这还能吃吗?”刘淑云没鼻子带脸的一顿说,还把筷子摔在了桌子上。
  “这不挺好吃的吗?”王凤山边说边夹了一口稍微炒大劲了的土豆丝放进了嘴里,嚼了几下,是有点没咬头。
  “我不是猪,成天不见荤腥。我不爱吃土豆丝。别一天三顿土豆子的对付我,谁能受得了。给我打个酱,我要吃鸡蛋酱。”刘淑云故意把声音放高。
  “你不是说鸡蛋酱,咸嗓子吗?”王凤山放下了筷子,起身出了厨房,到了外面,从鸡窝里拿回来两个鸡蛋。
  “你不会少放酱。啥也不会干?”刘淑云没好声地又是一顿数落。
  “云,做人不要太过份,自己有手有脚的,为啥自己不能做?”李秀敏实在听不下去了,一推门从东屋走了出来。
  “我的事还轮不到你个外人插手。我老公爱做,你管得着吗?”刘淑云终于等到李秀敏接茬了。
  “我为什么不能说你,我是你妈。也是你的长辈,有权说你。”李秀敏有些激动,声音发颤。
  “妈?你也配?告诉你,在我的心里,我妈早死了,在我八岁那年就死了。”刘淑云一下子窜到了李秀敏的身前,那架势,好像要去挠这个比她矮小了一圈的女人。
  “我知道你,就是为了报复我,才嫁给凤山的。对不?”李秀敏从刘淑云眼里看到了一个字,恨。
  “是。”刘淑云狠狠地说了一个字。
  “啥?”端着半小碗鸡蛋酱的王凤山有点蒙头转向。看看老婆,又看看继母。
  “秀敏,你说啥?难道淑云是……”王洪涛这时也走了出来,满脸的疑问。
  “是,她是我的闺女。这下你知道当初我为啥不同意他们在一起了吧?”李秀敏的泪水满了眼眶。
  “哼,我就知道一切都是你的主意。可我还是嫁了过来。”刘淑云的眼神里充满了战斗后的胜利。
  “淑云,不许你这样对妈说话。”王凤山结婚半年了,第一次用责怪的语气对刘淑云说话。
  “她是你妈,和我有关系吗?”刘淑云心想:这个妈在我心里早死了,从她弃我而去的那天。
  “淑云,她就是我妈。那也是你的婆婆。你也不应该这么对她说话。”王凤山平时是对刘淑云可以说是百依百顺,可他从十岁起李秀敏就做了他的继母,对他的感情胜过亲生。
  “她如果是你亲妈,我一定会孝顺的。可她不是,是个抛弃亲生女儿的狠女人。不配人尊重,我也不可能尊敬她。”刘淑云有种想哭的冲动,暗自咬了咬牙,忍住了。
  “淑云,你听妈说,好吗?”李秀敏此时泪流满面。
  “我不想听,也没有必要听。如果你嫌弃我,就让你儿子和我离婚。”刘淑云的声音高出李秀敏的一倍。
  “淑云,你那时太小,你真的误会你妈妈了。”一直没有说话的王洪涛说了一句。
  “爸,不管为了什么?她扔下了我,是事实,是永远不可能让我原谅的。”刘淑云对王凤山的父亲非常尊重。
  “你不想听听你妈为啥舍得扔下你,离家出走的吗?”王洪涛十分清楚李秀敏在第一段婚姻上所经历过的一切。
  “我不想听,是我爸爸不好,可他毕竟是把养成人的。没有像她一样丟下我。”刘淑云从记事儿起就生活在父母的争吵声中,只要爸爸一喝酒。保准就会和妈妈找茬吵架,只要妈妈还嘴,爸爸就会愤怒地揪扯着妈妈的头发,大打出手。有时妈妈跑出去,他会把她追回来,一顿狠打,直打到妈妈跪地求饶为止。所以刘淑云从小生活在恐惧和惊慌下。幼小的心灵里除了对妈妈的依赖,就是对爸爸的怕。可狠心的妈妈居然在她八岁时,走了,再也没回来,把一个可怕的爸爸留给了她。她不敢哭,不敢喊叫。甚至不敢和这个可怕的爸爸单独在一个屋里,怕他喝完酒后掐死自己。提着胆怯的心,刘淑云从那一刻起,对妈妈的思念渐渐的变成了恨。永远不可赦免的恨,埋在了她幼小的心灵里。
  “淑云,妈妈不求你原谅。只求你对凤山好一点。他是你老公,你要学会疼他。”李秀敏早把王凤山当成亲生的儿子了。
  “我怎样对他,真的不劳您费心。”刘淑云这时已吃完了饭,饭桌也没收拾,起身回了西屋,她并没上炕,身子依在了门旁。
  “妈,不用您捡。我来就行。”王凤山推开李秀敏的手,想让她回屋。
  “妈帮你捡吧!你上屋歇会。上一天班了,很累的。”李秀敏心疼儿子在街里的钢厂上班,一天下来衣服上喷得全是烧焦的点子。
  “凤山,让你妈刷吧?我和你妈的冰箱里有肉和鱼。明儿给淑云做点。你妈做的她不吃。”王洪涛没想到儿媳妇竟是老伴的闺女。
  “我明天自己买点。您和妈自己留着吃吧!”王凤山今天才知道媳妇儿为啥从相亲那天就提出,婚后单过。只有答应这个条件自己才同意嫁给他。婚后还一直不管李秀敏叫妈,还不吃她送过来的东西吃。记得有一次妈妈送过来一小盆饺子,是王凤山最爱吃的酸菜馅。那味香的直往鼻子里钻,可刘淑云硬是把他放嘴里的半个饺子抠了出来,还亲自端着盆送回到东屋。那天可真把王凤山气坏了,可还是舍不得冲她发火,只好用米饭堵住了嘴。
  “鱼。”刘淑云听到了这个字,忽然间有些馋了,想马上吃。
  第二天吃过早饭,王凤山上班走了。刘淑云骑着电动车想去商场,买条鱼吃,不知为啥?她不想等王凤山下了班买。她想马上吃到嘴。
  “淑云,千万小心,慢点。”李秀敏看见刘淑云在窗下弄车子,赶紧出来嘱咐了一句。
  “哼,我还不知小心。这么多年了,你没管我,我不照样好好的吗?”心里出现了这个意念的刘淑云没有回复李秀敏。只是回头看了她一眼,骑上车,一扭车把子,走了。
  王凤山的家离街里多说有三里路,出了家门就是柏油马路,交通非常好。按理说刘淑云来回有两三个小时足够了。可她这一走就是一上午过去了。李秀敏心里抓挠得难受,炕也坐不住了,一直站在门口张望。
  “秀敏,快,凤山来电话了。说淑云出了车祸正在医院抢救。”王洪涛拿着手机,神情有些慌张地从屋里小跑到了大门口。
  “凤山,淑云怎么样了。”李秀敏几乎昏了过去,强挺着和王洪涛打车来到了医院。
  正在车间工作的王凤山忽然接到刘淑云的电话,他很奇怪,平时自己工作期间,她是从来不来电话的。一接竟是交警人员,告诉他,刘淑云出了车祸。从监控上看,被一辆长途大货车从侧面刮倒。已送往医院。王凤山接完电话后,赶紧向单位领导请了假,打了辆出租直奔医院。家离他工作的单位只有一道之隔,他每天走着上下班的。
  正在手术室门口走来走去的王凤山,脸色焦急又苍白。一看见爸爸和继母来了,忙装做镇静迎了上去。
  “爸,妈,你们来了。妈,你千万别急。”王凤山尽量让自己不要那么紧张。
  “病人家属,需要做好准备。病人肝脏受损。二十四小时内找到合适的肝脏进行移植。否则生命可能马上终结。还有,就算肝脏移植成功,也可能只有百分之五十的生命率。”绿灯终于亮了。手术室里先出来的医生下达了一个残酷的通知。
  看着被推出来的女儿惨白的脸,和满头的纱布。李秀敏抹了一下脸上的泪。
  “医生,我是她妈。用我的肝脏。”这时的她一下子忘了害怕,颤抖的身体变得坚定了。她知道只有她才可以救自己的女儿,她是这个世界上她唯一的亲人。五年前刘文里由于常年酗酒得了肝癌。去世了,这是后来李秀敏听王凤山说的。
  “可以。但需要配型。”医生看了一眼这个又小又短的中年女人。
  半个月后,李秀敏出院了。在王凤山,王洪涛父子俩的精心照料下。李秀敏和刘淑云母女恢复得都很好。只是刘淑云身子太弱了,而且还在这次的车祸中流了产。在医生和王凤山百般劝说下,刘淑云才同意多住几天院。
  这次的意外差点丟了命的刘淑云,知道了是妈妈给了自己第二次生命。心里十分的感动,可表面上还是不想展露出来。
  “淑云,来,把这母鸡汤喝了。这小月子也是月子,一个月了,也没补。得给你好好补补的。”脸色白得没了一点血丝的李秀敏为了给女儿补身子,把自己家养了十年的老母鸡,让王洪涛给杀了。还让他上药店买了颗人参,熬了整整一小上午的汤。
  “我喝不了这么多。你替我喝点。”泪在刘淑云的眼睛里打转,她不敢抬头,怕被李秀敏看见。
  “我喝了,刚刚。喝不了,给你放冰箱里。”李秀敏从刘淑云的声音里听出了女儿对妈妈的那种关心。她的心里有酸,觉得自己欠女儿的太多了。当年应该把她带走的。还有在王凤山把她第一次领到家时,她真的不希望她成为自己的儿媳妇。不想再和前夫见面,让他打破自己平静幸福的生活。虽然这么多年,女儿一直是她的痛和挂牵。后来听说刘文里死了,她才放下心让王凤山娶了刘淑云的。
  “我不爱喝这股味。”刘淑云还是希望妈妈也能喝点。
  “那也得喝。有营养,喝光了,一会再吃肉。”李秀敏把两个鸡腿放进了刘淑云端着的碗里。
  “谢谢!”刘淑云小声地说了一句。泪终于止不住的一滴滴的掉到了碗里。
  “你说啥?谢谢?妈妈真的不需要你谢的。只要你能原谅妈妈。妈妈不求你把妈当亲妈。只当婆婆看就行。”李秀敏说完,回身进了厨房,依在墙上,泪水也流了一地。
  在李秀敏母爱的温暧下,刘淑云放下了对妈妈的敌视和对立,变了。每天按时起床做饭,家务活自己可以独挡一面,地里的农田也试着去做。对王凤山也多了疼爱,不用他做一顿饭。有时王凤山偏要做时,她也会在一旁打下手。夫妻间少了吵闹,多的是恩爱。可在面对李秀敏时,刘淑云还是不愿用任何的称呼。
  “妈妈,对不起。”一直到两年后,刘淑云躺在医院的产床上,李秀敏怀里抱着刚出生不久的一个小婴儿,眼里全是血丝。刘淑云看着这个一夜之间变得苍老和花白头发的女人,心里充满了愧疚,终于鼓足勇气叫了声妈妈,泪沁满了双眼。
  

都说生女孩子就两天不高兴,一天是出生那天,一天是出嫁那天。其余的时间都是开心快乐的。相比儿子来说,女儿真的比较贴心。咸素媛原本是想要生一个儿子,陈华作为家里唯一的儿子,父母又有那么大的家族产业,肯定是想要孙子的。陈华的母亲多次在咸素媛面前提到希望能生一个孙子。可见她对孙子的渴望。陈华的母亲有一点很好,虽然内心喜欢孙子,但是却孙女却十分的疼爱,还未出生就买了黄金和玉石。陈华父母多次想念孙女,要和孙女视频聊天。看出他们是真心很疼爱这个孙女。咸素媛的女儿慧贞如今已经5个月了。5个月的宝宝最可爱了,说话快的已经会叫妈妈了。

图片 2

都说孩子一天一个样。刚出生时候的慧贞真的不好看,白白的胎脂包裹着,眼睛也不大,脸庞又大。现在5个月的慧贞身穿粉色家居服趴在地上,这个天气就穿短袖短裤趴在地板上难道不怕着凉么?不考虑天气原因的话,多让孩子趴趴对大脑发育也是很好的。这样孩子也能更快地学习爬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