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系漫游指南: 第九章

当发现了一个气闸没有任何原因地打开又自动关上后,—台电脑开始不停地自动报警。
实际上,找不到原因,原因大概出去吃午饭了。
一个洞出现在银河系里。确切地说,它仅仅只存在了一秒钟,仅仅只有一英寸宽,但洞两头之间的距离却有好几百万光年。
当它关闭时,许多纸帽子和派对气球从里面掉出来,慢慢地飘过整个宇宙。还有一队7个3英尺高的市场分析家掉出来,已经死了,部分是由于窒息,部分则是由于惊讶。
239,000个煎得很嫩的鸡蛋也掉了出来,组成摇摆不定的一大堆,落在正饱受饥荒折磨的潘塞尔星系的普格瑞尔大陆上。
整个普格瑞尔大陆的部落已经全部死于饥荒,只有最后幸存的一个人,而这个人几周后也死于胆固醇中毒。
这个洞只存在了短短的一秒钟,但却以一种几乎不可能的方式在此前此后的时间中产生了影响。在遥远的过去的某个点上,它影响了一组随机排列飘过虚无太空的原子,使它们按照一些相当特殊的方式组合起来。这些组合方式很快就学会了自我复制(这正是这些组合方式的部分特殊之处),并且继续发展,给它们经过的所有星球都带米了巨大的麻烦。这就是宇宙中生命的起源。
五场猛烈的相对涡流翻卷喷流,变出一条人行道。
福特·普里弗克特和阿瑟。登特躺在人行道上,大口喘着气,像是半死的鱼。
“这不成了吗?”福特气喘吁吁地说,—边在人行道上胡乱摸索着,想寻找一个舒服的支撑点,“我告诉过你我会想到法子的。”
“哦,当然,”阿瑟说,“当然。”
“我的如意算盘就是,”福特说,“找一艘路过的飞船,让它把我们救起来。”
真实的宇宙令人恐惧地消失了。各式各样的幻象悄然闪过,像山羊一样敏捷。原初的光亮一阵阵爆发,像给空间贴上了一片片果冻。时间膨胀,物质收缩。最大的质数安静地躲进角落,永久地隐藏起来。
“噢,算了吧,你别吹牛了,”阿瑟说,“发生这种事的概率微乎其微。”
“别争了,反正成了。”福特说。 “我们这是在一艘什么飞船上?”阿瑟问道。
“我不知道,”福特说,“我还没有睁开眼睛呢。” “我也没有。”阿瑟说。
宇宙跳跃、凝结、颤抖,朝意想不到的方向扩张。
阿瑟和福特睁开眼睛,惊讶无比地环顾四周。
“上帝啊,”阿瑟说,“看上去像英格兰南角的海岸。”
“该死的,这么说我可真的松了口气。”福特说。 “为什么?”
“因为我想我肯定快疯了。” “也许你是的。也许你只是以为我这样说过。”
福特思考着这个问题。 “好吧,你这样说过吗?”他问。
“我想是的。”阿瑟回答说。 “那么,也许我们俩都快要疯了。”
“是的。”阿瑟说,“我们会疯掉的,所有这些东西都让人觉得这里就是南角。”
“好吧,你认为这里是南角吗?” “哦,是的。” “我也是。”
“所以说我们肯定已经疯了。” “今天天气不错。” “是的。”路过的一个疯子说。
“他是谁?”阿瑟问。 “谁——这个长着5个脑袋、满嘴喷粪的家伙吗?” “是的。”
“我不知道。只是某个人而已。” “哦。”
他俩坐在人行道上,带着某种不安看着个子很大的小孩子在沙滩上跳跃,望着野马挟着风雷掠过天空。
“你瞧,”阿瑟轻咳一声,“如果这里是南角的话,有些东西可太怪异了……”
“你是指这海面一动不动地像块岩石,这些建筑却来来回回晃个不停?”福特说,“是的,事实上我也觉得很奇怪。”他继续道。正在这时,随着一声巨响,绍森德裂成了大小相等的6块,都以一种淫靡而放肆的形式舞动着、旋转着,令人眼花缭乱,“看来,有些东西越来越奇怪了。”
风中传来铜管和丝弦狂野的嚎叫声,热气腾腾的烤面包圈从路中间蹦出来,才10便士一个,受惊的鱼群出现在天空中。这些景象使阿瑟和福特决定逃跑。
他们冲过声音的幕墙、古老思想的山峰和背景音乐的峡谷,突然间听到一个女孩儿的声音。
这声音听上去相当清晰,却只是反复说着同一句话:“2的,00,000次方比1,正在下降。”这就是全部的内容。
福特停下身来,借着一束光想找出这声音的来源,但却看不到任何他真正能够相信的东西。
“那是什么声音?”阿瑟叫道。
“我不知道,”福特喊着说,“我不知道。听上去像是在计算概率。”
“概率?你是什么意思?”
“概率。你知道的,就像2比1,3比1,5比4什么的。这声音说2的100,000次方比1.你知道,这种概率也太小了点。”
一个装着一百万加仑奶油冻的巨桶在他们头上倾倒下来,事先没有任何征兆。
“这又是什么意思?”阿瑟叫喊着。 “什么,奶油冻吗?”
“不,我是说那个不可能的极小概率测算1”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想我们是在一艘飞船上。”
“我惟一能推测的就是,”阿瑟说,“这不是头等舱。”
时空维度开始出现凸起的膨胀。巨大而丑陋的凸起。
“啊、啊、啊……”阿瑟叫起来,因为他感到自己的身体正在变软,向着一些不正常的方向弯曲,“南角好像正在融化……星星形成了旋涡……像一个尘暴区……我的双脚正在向旋涡中滑去……我的左臂也快进去了。”一个恐怖的念头突然降临,“该死,”他说,“现在我怎么操作我的电子表?”他绝望地把目光转向福特。
“福特,”他惊呼了一声,“你正在变成一只企鹅。快停下来。”
这时,那个声音再次传来。 “2的75,000次方比1,正在下降。”
“嘿,你是谁?”福特呷呷叫着问,“你在哪儿?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有办法停下来吗?”
“请放松一点儿,”那声音悦耳地说,像个空中小姐,只不过是在一架只剩一只机翼的双引擎飞机上,另一只机翼正在着火,“你很安全。”
“这不重要!”福特被激怒了,“重要的是我现在变成了一只很安全的企鹅,而我的同伴很快就会失去他的四肢!”
“还好,我已经把它们拉回来了。”阿瑟说。
“2的50,000次方比1,正在下降。”那声音又说。
“很明显,”阿瑟说,“这串数字长了点儿,我不喜欢,不过……”
“难道就没有什么,”福特发出愤怒的鸟叫声,“你觉得应该告诉我们的吗?”
那声音清了一下嗓子。一块巨大的糖霜蛋糕向远处飘荡而去。
“欢迎,”那声音说,“来到黄金之心号飞船。”
那声音继续道:“请不要因为你们所见到或者听到的任何东西恐慌。开始时你们可能会有一些不适反应,因为你们刚刚被从死亡线上救起来,在那种情况下存活概率只有2的276,000次方比1——可能还要小得多,我们现在正以2的25,000次方比1的水平巡航,这个比率正在下降。一旦我们确定了什么是正常水平,很快便会恢复到正常水平。谢谢你们。2的20,000次方比1,正在下降。”
声音戛然而止。 福特和阿瑟在一间泛着粉红色光的小卧室里。
福特感到一阵狂喜。
“阿瑟!”他说,“这太神奇了!我们居然被一艘无限非概率驱动的飞船救了起来!真是不可思议!我以前听说过这样的传闻!但所有传闻都遭到了官方否认,现在他们肯定是完成了!他们实现了非概率驱动!阿瑟,这是……阿瑟?发生什么了?”
阿瑟正全力顶在卧室的舱门上,试图把它关严,但总是做不到。一大堆细长的小手从门缝中拼命挤进来,手指都沾着墨水;细微的声音在外面疯狂地喋喋不休。
阿瑟抬起头。
“福特!”他说,“外面有无数只猴子想要进来和咱们讨论他们创作的剧本《哈姆雷特》。”

  当发现了一个气闸没有任何原因地打开又自动关上后,—台电脑开始不停地自动报警。
  实际上,找不到原因,原因大概出去吃午饭了。
  一个洞出现在银河系里。确切地说,它仅仅只存在了一秒钟,仅仅只有一英寸宽,但洞两头之间的距离却有好几百万光年。
  当它关闭时,许多纸帽子和派对气球从里面掉出来,慢慢地飘过整个宇宙。还有一队7个3英尺高的市场分析家掉出来,已经死了,部分是由于窒息,部分则是由于惊讶。
  239,000个煎得很嫩的鸡蛋也掉了出来,组成摇摆不定的一大堆,落在正饱受饥荒折磨的潘塞尔星系的普格瑞尔大陆上。
  整个普格瑞尔大陆的部落已经全部死于饥荒,只有最后幸存的一个人,而这个人几周后也死于胆固醇中毒。
  这个洞只存在了短短的一秒钟,但却以一种几乎不可能的方式在此前此后的时间中产生了影响。在遥远的过去的某个点上,它影响了一组随机排列飘过虚无太空的原子,使它们按照一些相当特殊的方式组合起来。这些组合方式很快就学会了自我复制(这正是这些组合方式的部分特殊之处),并且继续发展,给它们经过的所有星球都带米了巨大的麻烦。这就是宇宙中生命的起源。
  五场猛烈的相对涡流翻卷喷流,变出一条人行道。
  福特·普里弗克特和阿瑟。登特躺在人行道上,大口喘着气,像是半死的鱼。
  “这不成了吗?”福特气喘吁吁地说,—边在人行道上胡乱摸索着,想寻找一个舒服的支撑点,“我告诉过你我会想到法子的。”
  “哦,当然,”阿瑟说,“当然。”
  “我的如意算盘就是,”福特说,“找一艘路过的飞船,让它把我们救起来。”
  真实的宇宙令人恐惧地消失了。各式各样的幻象悄然闪过,像山羊一样敏捷。原初的光亮一阵阵爆发,像给空间贴上了一片片果冻。时间膨胀,物质收缩。最大的质数安静地躲进角落,永久地隐藏起来。
  “噢,算了吧,你别吹牛了,”阿瑟说,“发生这种事的概率微乎其微。”
  “别争了,反正成了。”福特说。
  “我们这是在一艘什么飞船上?”阿瑟问道。
  “我不知道,”福特说,“我还没有睁开眼睛呢。”
  “我也没有。”阿瑟说。
  宇宙跳跃、凝结、颤抖,朝意想不到的方向扩张。
  阿瑟和福特睁开眼睛,惊讶无比地环顾四周。
  “上帝啊,”阿瑟说,“看上去像英格兰南角的海岸。”
  “该死的,这么说我可真的松了口气。”福特说。
  “为什么?”
  “因为我想我肯定快疯了。”
  “也许你是的。也许你只是以为我这样说过。”
  福特思考着这个问题。
  “好吧,你这样说过吗?”他问。
  “我想是的。”阿瑟回答说。
  “那么,也许我们俩都快要疯了。”
  “是的。”阿瑟说,“我们会疯掉的,所有这些东西都让人觉得这里就是南角。”
  “好吧,你认为这里是南角吗?”
  “哦,是的。”
  “我也是。”
  “所以说我们肯定已经疯了。”
  “今天天气不错。”
  “是的。”路过的一个疯子说。
  “他是谁?”阿瑟问。
  “谁——这个长着5个脑袋、满嘴喷粪的家伙吗?”
  “是的。”
  “我不知道。只是某个人而已。”
  “哦。”
  他俩坐在人行道上,带着某种不安看着个子很大的小孩子在沙滩上跳跃,望着野马挟着风雷掠过天空。
  “你瞧,”阿瑟轻咳一声,“如果这里是南角的话,有些东西可太怪异了……”
  “你是指这海面一动不动地像块岩石,这些建筑却来来回回晃个不停?”福特说,“是的,事实上我也觉得很奇怪。”他继续道。正在这时,随着一声巨响,绍森德裂成了大小相等的6块,都以一种淫靡而放肆的形式舞动着、旋转着,令人眼花缭乱,“看来,有些东西越来越奇怪了。”
  风中传来铜管和丝弦狂野的嚎叫声,热气腾腾的烤面包圈从路中间蹦出来,才10便士一个,受惊的鱼群出现在天空中。这些景象使阿瑟和福特决定逃跑。
  他们冲过声音的幕墙、古老思想的山峰和背景音乐的峡谷,突然间听到一个女孩儿的声音。
  这声音听上去相当清晰,却只是反复说着同一句话:“2的,00,000次方比1,正在下降。”这就是全部的内容。
  福特停下身来,借着一束光想找出这声音的来源,但却看不到任何他真正能够相信的东西。
  “那是什么声音?”阿瑟叫道。
  “我不知道,”福特喊着说,“我不知道。听上去像是在计算概率。”
  “概率?你是什么意思?”
  “概率。你知道的,就像2比1,3比1,5比4什么的。这声音说2的100,000次方比1。你知道,这种概率也太小了点。”
  一个装着一百万加仑奶油冻的巨桶在他们头上倾倒下来,事先没有任何征兆。
  “这又是什么意思?”阿瑟叫喊着。
  “什么,奶油冻吗?”
  “不,我是说那个不可能的极小概率测算1”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想我们是在一艘飞船上。”
  “我惟一能推测的就是,”阿瑟说,“这不是头等舱。”
  时空维度开始出现凸起的膨胀。巨大而丑陋的凸起。
  “啊、啊、啊……”阿瑟叫起来,因为他感到自己的身体正在变软,向着一些不正常的方向弯曲,“南角好像正在融化……星星形成了旋涡……像一个尘暴区……我的双脚正在向旋涡中滑去……我的左臂也快进去了。”一个恐怖的念头突然降临,“该死,”他说,“现在我怎么操作我的电子表?”他绝望地把目光转向福特。
  “福特,”他惊呼了一声,“你正在变成一只企鹅。快停下来。”
  这时,那个声音再次传来。
  “2的75,000次方比1,正在下降。”
  “嘿,你是谁?”福特呷呷叫着问,“你在哪儿?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有办法停下来吗?”
  “请放松一点儿,”那声音悦耳地说,像个空中小姐,只不过是在一架只剩一只机翼的双引擎飞机上,另一只机翼正在着火,“你很安全。”
  “这不重要!”福特被激怒了,“重要的是我现在变成了一只很安全的企鹅,而我的同伴很快就会失去他的四肢!”
  “还好,我已经把它们拉回来了。”阿瑟说。
  “2的50,000次方比1,正在下降。”那声音又说。
  “很明显,”阿瑟说,“这串数字长了点儿,我不喜欢,不过……”
  “难道就没有什么,”福特发出愤怒的鸟叫声,“你觉得应该告诉我们的吗?”
  那声音清了一下嗓子。一块巨大的糖霜蛋糕向远处飘荡而去。
  “欢迎,”那声音说,“来到黄金之心号飞船。”
  那声音继续道:“请不要因为你们所见到或者听到的任何东西恐慌。开始时你们可能会有一些不适反应,因为你们刚刚被从死亡线上救起来,在那种情况下存活概率只有2的276,000次方比1——可能还要小得多,我们现在正以2的25,000次方比1的水平巡航,这个比率正在下降。一旦我们确定了什么是正常水平,很快便会恢复到正常水平。谢谢你们。2的20,000次方比1,正在下降。”
  声音戛然而止。
  福特和阿瑟在一间泛着粉红色光的小卧室里。
  福特感到一阵狂喜。
  “阿瑟!”他说,“这太神奇了!我们居然被一艘无限非概率驱动的飞船救了起来!真是不可思议!我以前听说过这样的传闻!但所有传闻都遭到了官方否认,现在他们肯定是完成了!他们实现了非概率驱动!阿瑟,这是……阿瑟?发生什么了?”
  阿瑟正全力顶在卧室的舱门上,试图把它关严,但总是做不到。一大堆细长的小手从门缝中拼命挤进来,手指都沾着墨水;细微的声音在外面疯狂地喋喋不休。
  阿瑟抬起头。
  “福特!”他说,“外面有无数只猴子想要进来和咱们讨论他们创作的剧本《哈姆雷特》。”

  耶天晚上,这艘飞船坠落在一颗完全无足轻重的蓝绿色小行星上这颗行星嗣绕着一颗不被人注意的小小的黄色太阳运行,位于不被人注意的银河系西螺旋臂的末端那片未曾标明的寂静虚空中,
  坠毁之前的几个小时里,福特·妊官曾经拼命挣扎过,但他试罔解除飞船预设飞行路线的一切努力只是一场徒劳。有一点很快就明确了,那就是,这艘飞船被设计成能够安全地(也许并非舒适地)将它的有效载荷运送到它的新家,同时消灭了在这一过程中对航线进行任何修正的所有可能性:
  飞船呼啸着、燃烧着穿过大气层,其间,它的上层结构和外层防护盾大部分剥落了:最终,它狼狈地肚皮着地,轰然落进一片阴暗的沼泽留给船员的时间只有短短几小时:他们必须在一片黑暗中使船上深度冷冻,不受欢迎的货物苏醒过来,尽快撤离飞船,因为它几乎一着地就立即开始下陷,在淤积的泥潭中缓缓地倒竖起来。夜里,曾有一两颗燃烧的流星——飞船下坠中脱落的碎屑——划过天际,星光映出了飞船呆板的轮廓。
  黎明前灰白的光线中,飞船发出一声淫靡的汩汩声,然后便永远沉人了这潭臭泥浆。
  清晨的太阳升起来,洒下淡淡的阳光,照着一大片哀号的美发师、公共关系经理、民意测验专家,以及其他所有人。他们正绝望地爬向干燥的陆地。
  如果是一颗意志力不够坚强的太阳,看了这副凄惨景象,它也许会掉头回家,重新降落下去:但这一颗却继续沿着天空爬升着,过了一会儿,温暖的阳光开始发挥作用了,使那些正在拼搏的虚弱的人们恢复了一些体力。
  数不清的人已经在夜里被}召泽吞噬了,这并不令人惊讶。还有几百万人当时就随着飞船一起沉了下去,但话着的人仍然还有好几十万。这一天结束时,他们终于爬到了沼泽周围的陆地上,每个人都找了几平方英尺的一小块坚实土地,瘫倒在上面,以便从髓梦般的折磨中恢复过来。
  有两个人走到了稍远一点儿的地方。
  福特长官和阿瑟·邓特从附近的一座小山坡上向后望去,简直无法相信他们自己就是这恐怖经历的一部分,
  “一条卑鄙肮脏的诡计。”阿瑟喃喃地说。
  福特用一根树枝在地面上划着,耸了耸肩。
  “这倒是个很有想像力的解决方案。”他说。
  “为什么人们不能学会和谐融洽地一起生括呢,”阿瑟说。
  福特发出一阵响亮却非常空洞的笑声。
  “不,耶种办法行不通。算了,不说这个了。”他说,脸上带着恶毒的笑容。
  阿瑟看着他,仿佛他已经疯掉了,当看不出任何能够表明对方的头脑仍然清醒的征兆时,他意识到自己确实有理由认为,对方确实已经疯掉了。
  “你觉得他们这些人会出什么事?”过丁一会儿,他问道。
  “在一个无限的宇宙里,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福特说,“他们甚至有可能幸存下来。这种事很奇怪,但却是真的。”
  他把目光从周围的景致收回来,再次落到他们下方的悲惨场面。一种奇怪的眼神出现在他的眼睛里。
  “我想,过一会儿他们就能应付了。”他说。
  阿瑟猛地抬起头。
  “为什么这么说,”他问。
  福特又耸了耸肩。
  “只不过是种预感。”他说,然后不再回答阿瑟的任何问题。
  “看,”他突然说。
  阿瑟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下面散漫的人群中,有一个身影正在移动——更准确地说,正在徘徊。他的肩上似乎扛着什么东西:他从一具疲惫的身躯徘徊到另一具疲惫的身躯,似乎在用肩上的那个什么东西对着他们挥舞,样子像喝酢了。过了一阵子,他放弃了努力,瘫倒仵地。
  阿瑟不知道这是在干什么:
  “电影摄像机,”福特说,“记录这历史性的一刻,”
  “哦,我不知道你怎么想,”过了片刻,福特再次开口道,“不过,我完蛋丁”
  他沉默地坐了一会儿。
  又过了一会儿阿瑟觉得幅特的这句话需要一点儿注释。
  “嗯,你说你完蛋了,究竟是什么意思?”阿瑟问,
  “问得好!”搞特说,“我这儿完全没信号,”
  从幅特的肩膀看过去,阿瑟看见他正征摆弄一个黑色小盒子上的旋钮。福特已经向阿瑟介绍过这个盒子了,它叫以太感应器。
  阿瑟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在他的头脑里,宇宙仍然划分为两个部分一地球,和其他所有东西。地球为了给一条超空间通道让路而被毁灭了,这意味着这个划分观点有点儿不平衡,但是阿瑟坚持这种不平衡,以维系最后剩下的一点儿他和自己家同的联系。毫无疑问,以太感应器属于“其他所有东西”这一目录。
  “连根香肠都没有。”福特说,一边摇晃着手里的玩意儿
  香肠,阿瑟无精打采地望着眼前这个原始的世界,心想,如果现在能弄到一根上好的地球香肠,让我干什么都成。
  “你相信吗,”福特恼怒地说,“在这个愚昧的角落,好几光年范嗣之内措然没有任何传送信号,体在听我说话吗?”
  “什么?”阿瑟问。
  “我们碰上麻烦了。”幅特说。
  “峨,”阿瑟说。对他米说,这听起来像一个月以前的1日闻:
  “在我们从这台机器里获得任何信号之前,”福特说,”我们离开这颗行星的儿牢是零。有可能是这颗行星的磁场出现了一些异常波动——要是这样的话,我们就得不断移动,找一个清晰的接收隧。你来吗?”
  他操起他的家伙,大步走开了。
  阿瑟朝下望去。那个带着电影摄像机的人已经再一次挣扎着站了起束。
  阿瑟捡起一块玻璃片当成防身武器,大步跟上福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