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网站 1

一次拍写真的经历

他还想更进一步动作,她却挣开了他,说,服务员会来的。他想说,黎兆平打过招呼,服务员不会来。可这话不能说,一说出来,便表示这是一次阴谋。他看了看房间,发现里面还有一扇门,便说,我们进里面去吧。她转头看了看那扇门,站了起来。他知道她是同意了,便一把将她抱起来。她明白了他的意思,将身体往上跳了一下,双腿收起来,夹住他的腰部,双手紧紧地搂着他的脖子。他抱着她的双腿,向里面那扇门走去,到了门边,腾出一只手,扭开球头锁,用腿将门踢开,抱着她走进去,又用脚勾了一下,将门关上。里面是一个很小的房间,大概只有几个平米,摆了一张沙发床。门被他关上以后,里面就完全暗了,因为没有窗户,一点光线都没有。他向前走了几步,双脚小心地试探着,碰到床后,便将她放上去,然后返回门边,将门打开。室内有了光线,他很容易就找到了开关,开了灯,再将门关上,反锁。他干这一切的时候,她一直躺在床上,以一种渴望的眼神看着他。他欲*火焚身,不能自持,走近她,整个人向她压下去,紧紧地将她抱住,疯狂地吻她,开始解她的衣服。她温顺得像猫一样,没有丝毫挣扎。他有些心慌,所以显得笨拙,双手在她的背后摆弄了好一段时间,竟然没能解开她的乳罩。她说,傻瓜,在前面。他略愣了愣,乳罩的扣子在前面?这对于他来说,可是一个新生事物。谷瑞丹的乳罩,全部是后面扣扣的。他挪出一只手,在她的胸前摆弄。他显得很急,可越急越出鬼,别说是解开乳罩,就连窍门都没找到。后来是她自己主动,将左手伸到胸前,也不知怎么轻轻弄了一下,乳罩便向两边一弹,开了。她的胸脯裸露在他的面前,两只大馒头一样的Rx房,闪着瓷白的光。他心中一阵狂跳,立即用嘴含住,手伸向下面,开始解她的裙子。这件事干起来相对简单,将拉链往下一拉,再解开最上面的扣子,里面粉红透明的内*裤,便呈现在他眼前。他松开她的Rx房,跪在床上,用双手抓住她的裙腰,和内*裤一起往下脱。她十分配合,双腿向上跷起,让他很容易就脱*威尼斯人网站,光了她。她白皙的胴*体,一览无遗地呈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的脑子充*血严重,两边的太阳穴突突地跳着。他仔细看了看她,然后扑到在她的身上,用嘴压住她的嘴,双手在她的胸部揉捏着。她难以自持,主动伸出手,做出急迫要解他的衣扣状。这道手续当然不需要她动手,他离开了她,站在床前,迅速解开上衣的扣子,一件一件脱下衣服,并且将脱下的衣服随手扔在地上。正要脱下最后的内*裤时,出现了意外,他的手机响了。手机在外面,响得很固执。他原想,现在是下班时间,又是这大火熊熊的时候,哪里顾得了许多?就是天塌下来,也要等他把这丘金黄的稻子收割干净再说。他没有理会电话,而是继续脱下自己的内*裤。当他将内裤褪到脚踝部位时,又改变主意了。现在的自己毕竟身份不同了,如果这是一个重要电话,岂不要误了大事?这样一想,他不得不将内*裤提了起来,也顾不上穿别的衣服,便跑了出去。

他虚与委蛇,王顾左右而言它:“你真是个孩子。”
她乞而不舍,宜将剩勇追穷寇:“你说我是孩子是什么意思?是说我象孩子一样傻,破相了还指望你爱我?”
“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他不回答,但她发现他的手没再向外伸开,而是搂在她腰上,她好像被授予了什么特权一样,对他撒娇发急,捶他的胸,还一迭声地叫:“你说呀,你说呀,你说呀——”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爱就说爱,不爱就说不爱,这不是很简单吗?难道你还得写个ALGORITHM来解决这个问题?”
“我倒是想写个ALGORITHM,可惜一直没写出来——你帮我写吧——”
“你不把问题告诉我,我怎么写?”
“问题?问题就是我——想做的事是我知道不该做的事——” “你——想做什么事?”
他突然俯下身,吻住她的嘴,她一下就手脚发酥,软软地倒在他怀里,任他越吻越深。吻了好一阵,他才如梦初醒般地放开她的嘴,低着头喘气。她感觉到他现在正在最后一道防线那里挣扎,她不知道是什么在阻止他继续往下走,但她能感觉到他在想着撤退,在后悔刚才那一吻。
她小声说:“我的腿站着好痛,我们——到床上去吧——”
“对不起,忘了你腿上的伤——”他抱起她,走到床跟前去,把她放在床上。她生怕他会离开,伸手抓住了他。他呆站了一会,终于坐到床上来,半靠在床头。
她开始解他外衣的扣子,他抓住她的手,小声说:“你知道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我不知道,你知道吗?”
他笑了一下:“我也不知道——”他一直抓着她的手,使她不能解他的扣子,很严肃地说,“我有句话,说了你肯定会不高兴——”
“你说吧,我不会不高兴——” “真的不会?”
“真的不会,你说什么我都不会不高兴——”
他看了她一会,好像在判断她是不是在开玩笑,然后他眼睛看着别处,小声说:“我——不打算再——结婚了——”
这对她来说真不是什么新闻,而且她见他把“不再恋爱”从句子里删掉了,心里很高兴,看来只是结婚“不再”,恋爱还是要“再”的了。她鹦鹉学舌地说:“我也不打算——结婚——”
他好像有点意外:“是吗?”
她顺着他的意思说:“我只要爱情,结婚不结婚——没什么——” “噢?这么——前卫?”
“不求天长地久,只要曾经拥有——” “世界上真有这么——洒脱的人?”
“当然有,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他捏捏她的鼻子:“你们这代人——可能真的跟我们那代人不同——”
她见他用个“代沟”来隔开她,就一步跳过沟去:“什么这代人,那代人,我们是同一代人。”她看他一直在微笑,就大胆地问,“你为什么不想——再结婚了?是因为前一次婚姻把你——伤得太重?”
“也不完全是。是我自己——不适合结婚。” “什么样的人适合结婚?”
“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自己——不适合结婚——”
她猜测道:“那你——是想自由自在地——结交——很多很多——女朋友?”
他皱皱眉:“也没那样想过——” “那是为什么?”
“你是小孩子,说了你也不懂。”他在她脸上的伤口周围摸了摸,“你真的为这几道伤难过?”
“当然是真的——”
“这不会影响你今后的爱情的——你要相信世界上有很多男人都能看到脸皮以下的东西的——如果他们都瞎了眼——还有我给你——做BACKUP——”
她听到BACKUP,心里一惊,难道她跟木亚华她们的议论被他知道了?她看看他,觉得他说得很认真,不象是讽刺她的样子,才放了心,欣喜地问:“你愿意给我做BACKUP?”
“嗯,只要你不再为脸上的伤难过——”
“那我就不难过了。不过我不要你做BACKUP,我要你做——我不知道BACKUP的反义词是什么,FRONTUP?我要你做那个——做那个——做我的白马王子——”
“我哪里能做白马王子?你先到外面找你的白马王子,找不到的时候——再说——”
她急忙说:“我已经找过了,没找到。你就做我的白马王子吧!要是你不喜欢骑白马,骑黑马也行——”
“我什么马都不骑,我的马——死了。你慢慢找你的白马王子吧——找到了我替你高兴——找不到还有我呢——所以你永远都不用担心——”
“你会老——做我的BACKUP?” “嗯——只要你喜欢——”
“那你不怕错过了——你的——你的白羊公主?”
他笑起来:“白羊公主?呵呵,跟白马王子倒是一对——我不怕错过——”
她见他一直看着她的脸,就开玩笑:“你如果半夜醒来突然看见我的脸,会不会吓昏死过去?”
他抿嘴一笑:“没试过,不知道——” “那你今天试试——”
“好。”他闭上眼睛,好像睡着了一样。她用手画他的眼睛眉毛,捏他的鼻子,揪他的嘴唇,拔他的胡子。他闭着眼睛说,“你这样整我,我怎么睡得着?”
“我不整你,你就睡得着了?” 他笑了一下,老实坦白说:“也睡不着——”
“我有个办法可以让你睡着——”她边说边开始解他的扣子,他没再阻拦,只闭着眼睛说,“你——真的不求天长地久?”
“不求。现在是什么年代?谁还那么迂腐?我只要你——爱我,只要你现在爱我,你——现在——爱我吗?”
他点点头。
她开心了,几下就解开了他外衣的扣子,想把它脱掉,但他的人压住了衣服,脱不掉,他自己坐了起来,脱掉了外衣,露出里面的短袖T恤。
她象小时候得了新玩具一样,好奇地在他头上到处摸,边摸边胡言乱语:“我喜欢你的脸——喜欢你的头发——你的眼睛——还有你的嘴——你的上唇好薄——”
他象投降一样举起两手。
她先一愣,但马上就心领神会,把他的T恤下摆往上一拉,他很配合地把两手从里面退出来,随手把T恤扔到了床边的地上,现在他赤裸着上身半躺在她面前。
她摸摸他赤裸的胸:“我也喜欢你的胸——”她看了他一会,说,“再不能上你的课了,不然——满眼里看到的都是你——这个样子——”
“你以前上课时看到的我不是这个样子?”
“当然不是,那时是——衣冠楚楚的——DR.CANG嘛——” “拜托以后别叫我DOCTOR了——”
“你是DOCTOR嘛。” “那你就真是在DOYOURDOCTOR了——”
她没听懂,问:“什么意思?” 他不肯解释:“没什么意思——”
她见他又不动了,想起她某个奶奶的一句话,说有些人就是属癞蛤蟆的,戳一下才动一下。她就不指望他主动了,自己开始解自己的衣扣。
他按住她的手,问:“AREYOUAVIRGIN?”
她一愣,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他又问了一遍,幸好她经常听崔灵用这个词,不然她得打开电脑查字典了。但她不知道他现在问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有“处女情结”?她愣了一会,决定还是实话实说,因为这事撒谎也是没用的。如果他封建到非处女不爱的地步,那她对他也没什么留恋的了。
她摇摇头,说:“NO,怎么啦?”
“NOTHING。”他把她放平在床上,开始解她的衣扣。她闭上眼,他脱下了她的睡衣,一只手伸到她脖子下面托起她的上半身,另一只手伸到她背后,只一下,就解开了她的乳罩扣子。
她心里有一丝不快,心想到底是有婚史的人,解乳罩扣子这么老练,肯定是在他EX身上练出来的“单手解扣功”。她不知为什么突然想到他跟他EX做爱的情景,肯定就是在这床上,两个人翻云覆雨。
他好像觉察到她的细微变化了,停住了手,搂着她,没再往下行动。
她自己也不懂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在意他有过婚史,又不是刚知道,都是早就知道的事了,以前不计较,怎么现在突然计较起来了?是不是有点得寸进尺?不知道他爱不爱的时候,只想得到他的爱;现在知道他爱她了,就计较起他从前爱谁来了。从前的事是没法抹去的了,如果计较,就趁此机会打住,从此不再爱他;如果还是要爱他的,就不能计较他的从前了。
她想到好不容易让他走到了这一步,真不该为他EX的事搞得前功尽弃。她往他胸前挤了挤,手伸到他腰间,想解他的皮带。他有点沙哑地说:“不要勉强自己——”
“我没有勉强自己——不过我可能在勉强你——” “NO,你手上有伤,让我自己来——”
她闭着眼睛等他,感到他下床去了,过了一会又上来,在她身边躺下,用被子盖住了两个人。他吻她的眼睛,她左边的脸,但他没碰她右边的脸。
她问:“是不是很难看——” “不是,我怕把你伤口搞感染了,刚长好的——”
“把灯关了吧,免得你——看见我的脸害怕——”
他没关灯,只吻住了她的嘴,让她不能再说话。他的手摸到她的Rx房,她的人一阵发麻,象触了电一样。在此之前,她的头脑一直还算清醒,但现在她开始变糊涂了,只觉得身体发热发软发抖。她觉得他又象是进入了一个ENDLESSLOOP一样,如果她不推他一把,他就会一直在那里爱抚她的胸。
她想把自己的内裤脱下来,但那是个复杂的技术活,在被子里摸索着干不好,因为她右腿上还包着东西。他钻到被子里去代劳,好不容易才完成了这一艰巨任务,但她的腿伤仍然是一个障碍。
他不敢趴她身上,怕碰到她腿上的伤口。他又不能把她放上面,因为她的右腿使不上劲。他只能让她侧身躺着,他一只手从她身下一直搂到她胸前,另一只手爱抚着她最敏感的地方,嘴在吻她的耳垂和脖子。
她被他三面夹攻,很快就招架不住,大口喘气,双眼迷朦。一阵慌乱之中,她觉得身体内一阵充实,知道他进入阵地了。但他刚冲锋了一阵,就像被一颗流弹击中一样,倒在战场上,阵亡前嘴里含糊地说了句什么,她没听清,但肯定不是交党费,她只模糊听到“Sorry”和“10minutes”两个词组。
她好奇地想,他这好像不是ED.D,而是——崔灵所说的EARLYCHILDHOODEDUCATION——早交。

威尼斯人网站 1

-03-

“亲爱滴,你在拍写真啦?!”闺蜜推开门,望着尴尬地躲在窗帘后的我,一脸的笑。

此刻的我就像遇见了救兵一样,松了一口气。

写真拍摄也就到此为止了,我低头我不问,你不还,是以为我忘了吗?看了看自己身上仅存的一条内裤,差点惊出了一身冷汗!


(我敢写,你敢点赞吗?)

往期:我不问,你不还,是以为我忘了吗?

学写作之前,他砸过我的生日蛋糕,现在他经常为我剥虾

在那次拍写真之前,我不知道所谓的“写真”需要将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