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路佳人: 九、终身误

过了几天,母亲想宋文卿快要讨回音了,心中更加不安起来。第一个念头是回掉他:“我的二女儿年纪还小哩,要好好的念书。”她以为现在的女孩子只要能够自立,就是永远不嫁人也行,省得将来受男人的气。但是,付不起学费又怎么办呢?姊姊快要高中毕业了,去考大学要用资,即使真的考进了国立首都大学,顶顶便宜的学费也要十元,宿费六元,书籍费预缴五元,而且吃饭零用钱都是归自己出的,她不敢再想下去。她连一个女儿的用度都凑付不来,又怎能兼顾到第二个呢?然而我还只有高中毕业,还只有十五岁,既不嫁人又不能让我继续读书,则将来又那里来的自立本领呢?想到这里母亲的心便冻结住了,她叹息,流泪,一个人想来想去实在没有办法。我虽佯装不晓,仍自预备日常功课,但是心里也郁郁不乐。姊姊似乎也关心这件事,但是她不便开口,因为承德不选择她而要我,这于她是顶伤自尊心的。她就想劝阻,也为了要避嫌,不好说出来,所以她始终默默无所表示。结果宋文卿的媒人终于做成功了,他们在讨论如何举行仪式。先是由宋文卿拿了一张大红单子来,上面开明礼品各项,如龙凤金团若干,喜饼若干,酒几罐之类。另外尚有小首饰两件,花缎衣料四件,都由鸣斋先生主张折现,说是此款可以存放在他的钱庄里,加厚利息,以备二小姐不时之需。母亲听了这些话连耳根都羞红了,她仿佛在接受人家的慈善赐予,所谓不时之需,还不是指我的求学费用而言吗?她恨!她恨我的爸爸不该荒唐而早死,结果不但没有替她留下些钱来,连他身后的衣裳棺板费都是从她平日辛苦积蓄里挖出来的。她后悔以前不该变卖首饰帮助丈夫读书,如今却落得连女儿的求学都要靠别人来帮助了。想到这里她不禁隐隐欲涕,那个宋文卿误会了,以为她在担心读书钱不够,便又赔笑安慰她道:“蒋太太你可不用忧愁,我们老板是顶慷慨的,他既然看重二小姐,一定要栽培她,将来我可以劝他早些发聘,聘金加重些,你家二小姐不是就可以读到大学毕业了吗?这些过允的小礼是不算什么的,今天且同你说定了,我就去回话,让我们老板可以早些择定日子把钱送过来……”母亲红着眼圈赶紧分辨说:“不,不是的,宋先生。”她仿佛觉得自己在出卖女儿,廉价出卖年轻的女儿,那张红纸的礼单便是赃证。于是她连瞧都不愿再瞧,把它趋紧塞回宋文卿的手中说:“就这样好,由你来先生主张好了,你们老板决定的事总不会错的。”宋文卿知道大功告成,这才笑嘻嘻的回去复命。啊!我不能说出我心里是感到何等侮辱!我恨宋文卿那种貌作恭敬,暗中却在冷笑瞧我了不起的样子,他口口声声说:“钱!钱!读书!读书!”钱可是他拿出来的吗?而且我也恨鸣斋先生的假仁假义,这些小礼依当时规矩本来是应该给的,我们是否用它来做学费或买衣料饰物那是我们的自由,但他却将我们应得之款作了两次人情,算是他的额外恩赐,好精明的算盘!虽然那时候我还是一个孩子,我不懂得那些生意门槛,但是我却知道这是屈辱,一种难堪屈辱!订婚的日子终于到了,前几天母亲已经忙着张罗这样,张罗那样的,把屋子内外统统收拾干净,她又舍不得雇人相帮,只是把自己双手弄得嵌满灰尘,额上汗如雨下,我们看着实在过意不去,姊姊已经三番四次对她说:“妈妈你歇一会吧,我来帮你擦窗子。”母亲不做声,看了她一眼,心里似乎还不大愿意。但是她毕竟筋疲力尽的支持不下去了,只好把抹布洗干净交给姊姊去试做,不料当姊姊指到第二块玻璃时,她又从姊姊的手里把抹布夺回去了,再洗干净自己去擦。而且把姊姊刚擦好的两块统统又重新擦过。我在旁边看着她们,心里很不安,但却也不好启齿说什么,因为现在她们所忙的乃是为着我的喜事,我不便阻止,自然更不能参加去做的。黄家送过来的喜饼金团之类都是顶上品的,母亲觉得很光荣,在寥寥无几的贺客之前。其实他们商人办发是项精明的,出八元钱可以买到比我们出十元钱还好的货色。而且他们店里伙计多,鸣斋先生要差那个便差那个出去,大家都想巴结老板,那里还敢不竭尽心力?即使鸣斋先生有想不到的地方,他们也都献殷勤给他想周到了,只有我母亲却是件件都要自己做的,她的身体又不好,脑筋又不灵,买了这样又忘记买那样,走进走出忙个不了,走路又舍不得花车钱,最后为了要购一盆万年青,不知费掉多少气力。在拮据的经济状况下赶办喜事,她把她预备将来自己人殓用的两颗鞋头球也售出去了,攀上一门富亲不但没有沾着一分光,而且相反地为了要配合他们送来的东西,我们不得不勉强凑齐可观的回礼之物,母亲知道商人的眼光厉害,顶会估斤较两的,我将来要到他家去做媳妇,与他们共同度过一生,母亲不能不替我撑些场面。却说那天宋文卿押着八个朱红描金漆的大扛箱进来,上面绒花球插得满天星似的,沿途看热闹的人无不啧啧称羡。母亲的脸上也不免露出些笑容来,虽然这几天以来她的精神已撑不住了,但是她还是起劲地笑着,笑得几乎连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所谓折首饰衣料的几百元钱,乃是元泰钱庄打出来的一张在票,用大红纸袋封着,宋文卿当面把纸封拆开来给母亲看过,母亲不好意思地把它拿进来,开了橱几把这郑重地放进抽屉里,然后又把橱门锁上了。锁好以后她还不放心,又把橱门试拉一下,门当然拉不开,她知道的确是锁牢的,这才放心出去了。这些钱她隔着几天又把它放过元泰钱庄,博取较厚的利息,由鸣斋先生给与存折一扣为凭。她不愿多到元泰钱庄去,给人家指指点点说是小开的丈母娘来了,因此她就始终未曾去拿过钱,这样存折后来就给我做妆立了,鸣斋先生也许早就料到这一着,所以才有这个提议的吧?可怜我们孤儿寡妇打不过他的算盘,想弄些保障仍旧是得不到。结果我在高中一年级的时候却意外地领到了贫寒子弟补助金,而且为了这个,填调查表啦,找铺保啦,忙得不亦乐乎。我的姊姊在首都大学念书,下学期也有免学费希望。只有承德因为毕业考试不及格,留级一年,仍在本校高中三年级读书。他对于我领补助金的事似乎感到很不满意,以为这“贫寒”两字加到他未婚妻的头上是不光荣的,幸而鸣斋先生给解释开了,钱总归是钱,只要学校肯补助,贫寒与否又有什么关系呢?不久,九一八事变发生了,于是男的组织学生军,女的组织救护队,整个的学校便自成立了一营,由军事训练教官担任营长,女体育教师担任救护队长。救护队里缺乏药品,绷带,扛人床之类,便由学生发动募捐,因为承德有这种能力,他就渐为学校方面所看重起来。学生不论男女都穿上灰色的军装,灰色的帽。承德对于这点最不肯守规则,每天集合早操的时候,常发现他一个人还是穿着浅灰色西装,仍旧带上条花绸领带,这在五六百人的队伍里是很触目的,我深以为耻,但他自己却洋洋得意,军训教官曾告诫过他几次,到后来他总算勉强把灰布上装穿起来了,口袋上还插着几支派克钢笔之类,裤子仍旧穿咖啡色或常青色的,以表示与众不同。教官问起他时,他回答说是昨天操练时在场上沾着泥土了,现在交给洗染店在烫洗中,所以只好先穿这个,教官因学校在募捐筹款时常需他老子帮忙,也就不再多说了。最后,他终于也背上三角皮带了,嘻皮笑脸的强要女同学们向他敬礼。“小眉,瞧你的Fiance多坏!”一个女同学对我说。“啊!是黄承德吗?他昨天把枪口对着我,说是要瞄准我的……确的……”另一个也接口上来,大概承德所要瞄准的是她不好意思说出来的部分,所以她的面孔倏地涨红了。我听了垂头无语,心中像有无数利刃在猛戳着。从此我再也不多同别的女同学们谈话,只自埋首编辑《救国周刊》,因为我是学生会里的常务委员兼宣传部长,所以负责担任这项工作。不久学校方面又发起救国募捐。承德有一次在路上遇见我,责难似的向我说道:“小眉,你怎么连一些慰劳品也不肯拿出来呀?我们全校同学若都像你这样的,成绩比赛起来不是要大大落后了吗?亏得我替他们撑撑场面,我已经……”不待他说完,我便冷笑一声答道:“我知道你已捐出许多钱,但是我们穷,我们只好对国家贡献我们的劳力。”承德急急分辩道:“谁又叫你自家挖腰包呢?你不好向亲戚朋友家里去募捐的吗?”我掉头径走不再理会他,心想:“你家便是我的亲戚,那么就请你多多替我们捐出些钱来吧。”母亲似乎也料想到这种情形,有一天,她郑重地拿出四元钱来交给我说:“小眉,听说你们学校里大家都在募捐,我想把这四块钱去捐给他们了吧。”我摇头道:“不要的,妈,爱国并不一定要捐钱,我们出力宣传也可以的。”母亲说:“我也不是完全为了爱国才如此,我是恐怕你没有钱拿出去给他们,怪难为情的。何况承德也与你同校,他一定捐得很多了吧。”但是我始终不肯拿去,后来募捐结束、自捐或经募得多的人,学校把他们的姓名公布出来,承德因此还得了一张奖状,我心中不禁暗暗为自己叫屈不置。“这是不公平的,”我心里想:“有钱的人要什么便有什么。承德不过由他父亲代捐出一些款,奖状便到手了,这算是奖他有爱国的热忱呢?还是奖他有一个有钱的爸爸?”然而到了第二年的春天,《救国周刊》也停办了,捐款也多为随便的了,人心的热度由被迫而至于自动的冷下去了。我白忙了几个月,什么也没有得到,只好珍重地藏着自己所费的心血——出了不多期的《救国周刊》。承德也并不后悔拿出钱,因为他对于钱本来是无所谓的,他只夸耀自己的奖状。唯一使他不快的便是学校方面把功课加重了,教育部还公布要举行会考,这可对于热心爱国运动的学生加了个一大打击,他们恨学校出尔反尔,当初叫他们“读书不忘救国”,如今又要他们“救国不忘读书了”,害得他们白白宣传演讲了几个月!承德留过一次级,这回不得不格外用功些,会考总算给他敷衍过去了。我们的婚期便选在同年七月举行,因为承德已考取了上海沪明大学的政治系,鸣斋先生知道上海这地方多的是妖妖娆娆的女人,怕儿子要着迷,所以又改变主张要提早娶媳妇了。那时候我才十六岁,他也不过是个二十一岁的青年哩。起初我自然是哭吵着不依,但是母亲说:“这又成什么样子呢?你既然已经许给了他家,便是他家的人啦,说娶就得给娶去,不然我做娘的还有脸儿去见人吗?儿呀,我也后悔这件事,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其它办法了,好在你就同他结了婚,也还是可以继续念书的。”于是我就委屈的上了轿,不久又因怀孕而辍学了。

  过了几天,母亲想宋文卿快要讨回音了,心中更加不安起来。

有一天,我又独自在湖边呆立着,几个野孩子围上来了。“喂,你猜这个丫头在想些什么事”甲说。“想她妈个屁!”他重重哼了一声。丙是个蜡黄面孔尖下巴的小痪病鬼,却也知道挖苦人说:“莫不是她也知道……在想要一个野老公吧?”众人哈哈地笑了,随手把他们中间最小的一个癫痢头丁推上来说:“让小癫痢做你的野老公好不好?把你这傻丫头配他这么一个小丑鬼,恰好是一对。”丁挣扎着要跑开,众人偏要把他推过来,我急得几乎要哭出来了。我说:“你们莫胡闹,让我回家去。”于是我便想飞奔回家,可是他们却因上来,把我也拖住了,说是快些成一对。我带哭说:“我要告诉妈妈的。”他们更加得意,缠七夹入的乱说一阵,道是:“你妈也正在找野老公哩,那会有工夫来管你?”又说:“那老寡妇敢奈何我们?我们都是桃花山上的大王!”又说:“可惜我毕竟不要她,她就是想嫁给我们。我们也不要她!”我恨极了,反而拭干眼泪,冲着说这话的人怒吼道:“你再放说一句这种混账话,我便同你拼命!”他们大笑道:“你来!你来!看你这丫头倒是嘴凶哩。”说时迟,那时快,我拼命把头朝前冲向他们而去,他们往两边闪开,我便猛跌在地上了,一阵又疼痛又羞愧的感觉使我几乎变成疯狂,我一骨碌爬起身来,又想同他们拼命。这时候只见一个穿着很漂亮的小西装的男孩子过来了,说是:“怎么啦,你们欺侮她一个女孩子?”又回头向小痪病鬼似的丙说:“阿炳你也在这里,我去告诉文卿叔去。”小痪病鬼害怕了,连说:“承德哥不要生气,我们同她开玩笑的。这丫头……”话犹未毕,只听见那个漂亮的男孩子怒喝道:“你还敢骂人家是小丫头,你自己才是小瘪三哩,爸爸告诉过我,你们一家子都靠我爸爸才给你们吃一口饭的。”小痪病鬼不敢回嘴,垂头丧气的走开去了,别的顽童们也一哄而散,我感激地抬起头来瞧那个小英雄时,见他大概同我姊姊差不多年纪,生得眉清目秀,头发剪得很整齐,一条花绸的领带色彩够诱惑人。我想起刚才所受的委屈,不禁对着他呜咽起来。“别哭!别哭!”他温柔地说:“你不是蒋眉英的妹妹吗?我是眉英的同学。我从前看见过你的。”说着,他便在裤袋里摸出一块手帕来,递给我拭泪。那天就由他伴送着我回家,一路上遇见两个顽童,恶眉恶眼的似在窃窃议论着,我觉得不好意思,然而却是十分的骄傲,因为他是一个漂亮的小英雄啊!以后黄承德便常到我家来玩,来时总带些吃食玩具之类送给我们。我的母亲似乎很喜欢他,等他出去后又讲我家可惜太穷了,不然的话……我们知道他是元泰钱庄老板黄鸣斋先生的独子。鸣斋先生已经快五十岁了,在承德未诞生之前,他曾有过四个儿子,不幸相继夭亡,他与他的太太当然是痛不欲生了。次年他的太太又怀起孕来,他们又欢喜又是担心,及至养下来却是一个女儿,后来她的名字便叫“阿多”,呜斋先生这一气非同小可,足足有半个多月不肯理睬他的太太,他的太太淌眼抹泪的,自知理短,却也不敢同他怎样,只恨肚子不争气。因此阿多等到满月便抱到乡下去寄养了,因为鸣斋先生恐怕她的太太亲自喂奶会影响生育,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他急于要对得起祖宗,也就急于想太太再替他养一个男孩子哩。鸣斋先生本来是在恒永钱庄做经理的,他知道如何拍股东马屁,如何投机做买卖,如何赚了钱算自己的,亏了本却往店里的公账上一推。以后渐渐的他在恒永钱庄也有了股子,他吃的用的送出去的人情都由店来给他负担,然而回礼的人情却是归到他名下来的。于是他们家里便渐渐的富有起来了。当承德降生的那年,他父亲便脱离恒永钱庄,自己斥资另外创设一家,叫做元泰。鸣斋先生由经理而自任老板,自然是件喜事,于是他便归到承德身上,说是这孩子命好,值得娇养的。同时做母亲的也是这样想,假使这次仍旧养个女孩子,丈夫事业又发达了,岂不是名正言顺地会讨小呢?旧式女子总是这样的,自己虽然也并不怎样的希望一定要同丈夫在一起,不过丈夫假使给另外一个女人抢去了,却也不得干休。她高兴又感激她的儿子的出世挽救了这危机。承德是个眉清目秀的孩子,她去替他算命,说是将来一定可以做官,把个鸣斋先生欢喜得不知如何才好。承德自幼娇生惯养的,要什么便有什么,只差天上的月亮,鸣斋先生夫妻俩没有给他摘下来罢了。后来在他的一岁那年,店里有一个老账房宋文卿会写字,鸣斋先生便买了一张谈金纸,用酒磨墨清这位老先生写了一张正楷字,叫他照着描,老先生说他有写字天才,进步又很快,把个鸣斋先生笑得嘴也会不拢来。于是又由这位老先生介绍,请了一个学究在元泰钱庄里教他念书,夜里跟着父亲睡,因为鸣斋先生看儿子已经有了,不必再回家,自己早已留宿在店里。可惜的是现在乃民国时代,考秀才举人,中进士的机会已经没有了,承德虽说有做官的命,却也必须替他准备一个做官的资格,于是鸣斋先生不得不送他去投考中学,预备将来考大学政治系。A城的县立中学只有一个,学生程度相当好,承德本来是不容易考取的,恰巧那校的总务主任经人介绍与鸣斋先生认识了,鸣斋先生的灵机一动,许他以重利,叫他把校中公款存入元泰钱庄,利息定得特别高,自然好处是归总务主任个人,学校方面只要不太吃亏也就算了。这年为了承德要考中学,鸣斋先生又特地备了一桌酒,恭请那位总务主任来拜托一番,又送些吃食之类,总务主任便替他说项了,结果总算勉强挨进备取名单内,也人学了,但是我的姊姊眉英却是硬碰硬考上了正取第一名。啊,我想她该是多么的光荣!他很爱我的姊姊,真的,因为她正受着无数人的钦敬。他常常邀她到他的家里去玩,她去过一两次,鸣斋先生非常奉承她,说是女孩子会读书真是难得的,将来怕不像孟母教子似的做一个贤母,教出儿子来做了官儿她还不是一个太夫人吗?他赞成女人读书,因为读了书可以教训儿子,他又叹气说是承德的母亲连一个字也不识,怪不得承德这孩子在学校里算学总弄不好,没有知书识字的根来帮他做做习题,叫他一个小孩子自己怎么应付得来呢?却说这次承德从顽童包围中把我救出来,送回家里,母亲也爱他的聪明漂亮,叫他多来玩,以后他就同我们更加亲热起来了。金钱究竟是好东西,有了它,人们便可以表达情感,就算至亲如母子吧:儿子买东西送了母亲,总可以显出他的孝心;母亲买东西送孩子,也是表示她的慈爱的一片好意。任何朋友或不很熟悉的人,只要用金钱,或用金钱购物以赠人,总是不会有什么不好地方的。承德的父亲知道这些,他就拿出钱来替儿子买友谊以及种种方便,即使清高如我母亲,也不得不为他的厚重礼物而欣喜。我当然更不能例外啦。一个清苦出身的女孩子是容易受物质诱惑的,因为她一向缺乏它们,所以见了它们便倍觉神秘与富有吸引力。喜欢他所送的东西,自然连带喜欢他本人了。我与承德渐渐熟悉起来。我叫他哥哥,他叫我小眉。他说:“你比你的姊姊倔强得多了,将来嫁了人可不要打丈夫呀。”我咋道:“瞧你又瞎说了,哥哥,你的嘴里总是没有好话讲。”姊姊坐在一旁做平面几何,这时却也回过头来偷看我们一眼,暗自抿着嘴笑了。母亲说:“小眉是个阴阳怪气的丫头,不知道将来她会变成怎么样,只有我们的眉英倒是斯斯文文的好女孩子,就是我怕她太本分了,在这个社会上去吃亏的。”承德没有话说,只望了我姊姊一眼,立刻又回过头来目光灼灼地注视着我不停。

  第一个念头是回掉他:“我的二女儿年纪还小哩,要好好的念书。”她以为现在的女孩子只要能够自立,就是永远不嫁人也行,省得将来受男人的气。

  但是,付不起学费又怎么办呢?姊姊快要高中毕业了,去考大学要用资,即使真的考进了国立首都大学,顶顶便宜的学费也要十元,宿费六元,书籍费预缴五元,而且吃饭零用钱都是归自己出的,她不敢再想下去。她连一个女儿的用度都凑付不来,又怎能兼顾到第二个呢?然而我还只有初中毕业,还只有十五岁,既不嫁人又不能让我继续读书,则将来又那里来的自立本领呢?想到这里母亲的心便冻结住了,她叹息,流泪,一个人想来想去实在没有办法。我虽佯装不晓,仍自预备日常功课,但是心里也郁郁不乐。

  姊姊似乎也关心这件事,但是她不便开口,因为承德不选择她而要我,这于她是顶伤自尊心的。她就想劝阻,也为了要避嫌,不好说出来,所以她始终默默无所表示。

  结果宋文卿的媒人终于做成功了,他们在讨论如何举行仪式。先是由宋文卿拿了一张大红单子来,上面开明礼品各项,如龙凤金团若干,喜饼若干,酒几罐之类。另外尚有小首饰两件,花缎衣料四件,都由鸣斋先生主张折现,说是此款可以存放在他的钱庄里,加厚利息,以备二小姐不时之需。母亲听了这些话连耳根都羞红了,她仿佛在接受人家的慈善赐与,所谓不时之需,还不是指我的求学费用而言吗?她恨!她恨我的爸爸不该荒唐而早死,结果不但没有替她留下些钱来,连他身后的衣裳棺排费都是从她平日辛苦积蓄里挖出来的。她后悔以前不该变卖首饰帮助丈夫读书,如今却落得连女儿的求学都要靠别人来帮助了。想到这里她不禁盈盈欲涕,那个宋文卿误会了,以为她在耽心读书钱不够,便又陪笑安慰她道:“符太太你可不用忧愁,我们老板是顶慷慨的,他既然看重二小姐,一定要栽培她,将来我可以劝他早些发聘,聘金加重些,你家二小姐不是就可以读到大学毕业了吗?这些过允的小礼是不算什么的,今天且同你说定了,我就去回话,让我们老板可以早些择定日子把钱送过来……”

  母亲红着眼圈赶紧分辨说:“不,不是的,宋先生。”她仿佛觉得自己在出卖女儿,廉价出卖年轻的女儿,那张红纸的礼单便是赃证。于是她连瞧都不愿再瞧,把它趋紧塞回宋文卿的手中说:“就这样好,由你家先生主张好了,你们老板决定的事总不会错的。”宋文卿知道大功告成,这才笑嘻嘻的回去复命。

  啊!我不能说出我心里是感到何等样侮辱!我恨宋文卿那种貌作恭谨,暗中却在冷笑瞧我们不起的样子,他口口声声说:“钱!钱!读书!读书!”钱可是他拿出来的吗?而且我也恨鸣斋先生的假仁假义,这些小礼依当时规矩本来是应该给的,我们是否用它来做学费或买衣料饰物那是我们的自由,但他却将我们应得之款作了两次人情,算是他的额外恩赐,好精明的算盘!虽然那时候我还是一个孩子,我不懂得那些生意门槛,但是我却知道这是屈辱,一种难堪屈辱!

  订婚的日子终于到了,前几天母亲已经忙着张罗这样,张罗那样的,把屋子内外统统收拾干净,她又舍不得雇人相帮,只是把自己双手弄得嵌满灰尘,额上汗如雨下,我们看着实在过意不去,姊姊已经三番四次对她说:“妈妈你歇一会吧,我来帮你擦窗子。”母亲不作声,看了她一眼,心里似乎还不大愿意。但是她毕竟精疲力尽的支持不下去了,只好把抹布汰干净交给姊姊去试做,不料当姊姊指到第二块玻璃时,她又从姊姊的手里把抹布夺回去了,再汰干净自己去擦。而且把姊姊刚擦好的两块统统又重新擦过。我在旁边看着她们,心里很不安,但却也不好启齿说什么,因为现在她们所忙的乃是为着我的喜事,我不便阻止,自然更不能参加去做的。

  黄家送过来的喜饼金团之类都是顶上品的,母亲觉得很光荣,在寥寥无几的贺客之前。其实他们商人办事是项精明的,出八元钱可以买到比我们出十元钱还好的货色。而且他们店里伙计多,鸣斋先生要差那个便差那个出去,大家都想巴结老板,那里还敢不竭尽心力?即使鸣斋先生有想不到的地方,他们也都献殷勤给他想周到了,只有我母亲却是件件都要自己做的,她的身体又不好,脑筋又不灵,买了这样又忘记买那样,走进走出忙个不了,走路又舍不得花车钱,最后为了要购一盆万年青,不知费掉多少气力。在持据的经济状况下赶办喜事,她把她预备将来自己人殓用的两颗鞋头球也售出去了,攀上一门富亲不但没有沾着一分光,而且相反地为了要配合他们送来的东西,我们不得不勉强凑齐可观的回礼之物,母亲知道商人的眼光厉害,顶会估斤较两的,我将来要到他家去做媳妇,与他们共同度过一生,母亲不能不替我撑些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