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第七卷 风起云涌 第二十四章 六道 在线阅读

丁美淇突然放弃和青龙影业的续约,改加盟名气与实力都相差一筹洪武影业公司,即出乎青帮的预料,也让娱乐界的媒体大跌眼镜。报纸、杂志和网络铺天盖地的针对此事进行报道,纷纷猜测,谣言漫天,一夜之间,使原本默默无闻的洪武影业变成众人皆知的公司,谢文东笑称,拉拢来丁美淇,虽然还花费很大一笔钱,却能为公司节省下至少五百万元的广告费。王海龙对他佩服不已,感觉这个掌门人不仅管理社团的能力超强,即使经济头脑也胜人一筹。
接着丁美淇加盟的这股东风,洪武影业又闪电般签下数名颇有知名度的明星,涉及的范畴不单单局限在影视业,也正向唱片业进军。
洪武影业的异军突起,对青龙影业无疑是个巨大的威胁,双方都有庞大的社团作为后盾,又都有充足的现金做出支撑,在业界展开一场你争我夺的人才战。
双方都想签下更多的明星来提升自己的竞争力和争取更多的关注,但名气最大的明星也就那么几个,双方各使手段,花招层出不穷。
谢文东没有更多的精力放在这方面,将其交给王海龙全权负责,他现在开始筹备消灭在北洪门范围内所有青帮势力的计划。
几天来,他和东心雷、任长风以及北洪门一群亲信连续开了数次会议,初步决定,将青帮位于河北的势力迅速清除干净。
河北的地理位置异常重要,北洪门的总部位于此,首都也位于此,如果有青帮的势力在这里存在,对北洪门是个绝大的隐患。
青帮似乎也预感到北洪门可能要对他们在河北的分堂下手,总部特意调派过来数名高级干部驻进青帮位于S市的河北分堂,以防北洪门的突然打击。
这数名高级干部中,包括青帮帮主的亲信干部,十把尖刀中的冯辉和魏东东。
他两人都是不到三十的年轻人,除了皆有一身不俗的身手之外,冯辉的枪法甚是了得,而魏东东更精于算计,青帮老大韩非能把这两人派到与北洪门争斗最激烈的地方,也显示出对他二人的看重。
其实,现在青帮并没有表面上那么轻松。虽然在对南洪门取得一定优势,但同时也导致自己绝大多数人力被牢牢拖住,无发分身,而且,他们想一鼓作气拿下南洪门基本没有可能,如果没有突发的变故,即使打上个三年五载也是有可能的。
青帮的原定政策是集中自己的优势,先全力消灭南洪门,同时稳住北洪门,期间尽量挑拨南北洪门之间的关系,使其产生罅隙,即使不至于让南北洪门发生战乱,也不会让其全面联合。
他们的如意算盘打的不错,初期也起到一定效果,但在谢文东回来之后,一切计划都被打乱。
现在,他们不得不去面对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两面作战。
谢文东明白他们的顾及,同时,也意识到青帮的实力比他预想中的要大,而且是大很多,坐山观虎斗的策略一个不小心会演变成养虎为患,所以,他也适当改变了自己心里的原定计划,即使对南洪门垂涎三尺,仍把青帮做为自己首要对付的对象。
他对青帮的态度,最为兴奋的当然是南洪门上下,士气大受鼓舞。谢文东能真正站在自己这一边,让向问天也十分感动,可是,他又哪里知道,这只是谢文东迫于时世,没有办法的权益之策。
北洪门大量帮众云集到T市和S市,看起来和青帮的争斗一触即发。
青帮一边保守的防御,一边暗中行事,准备对谢文东发动一波暗杀风暴。
在青帮看来,导致青帮与北洪门矛盾激化的人无疑就是谢文东,杀掉他,争斗可能会随之缓解,即使不能,除掉谢文东这个黑道传奇人物,也等于消灭对自己的一个巨大威胁。
明刀明枪干,他们当然没有杀掉谢文东的实力,所以,想到暗杀这个手段。
策划此事的人是魏东东,而执行的人是‘神枪’冯辉。
他们想要接近谢文东,当然并不容易,而且谢文东行踪隐秘,想抓住暗杀的机会很难,这时,他们想到一个人,丁美淇。
丁美淇自签约到洪武影业之后,和谢文东来往密切,经常一起出没某些高级娱乐场所,媒体之所以没有报道过,那是因为他们不敢,因为他们惹不起在打半个中国可呼风唤雨的北洪门。
让丁美淇约谢文东出来,应该不是难事,关键在于,怎么才能让这个曾叛逃他们的女明星乖乖听他们的话。
魏东东很聪明,给冯辉出了两个主意,第一,想法办拍下丁美淇的裸照,以此为要挟,要知道明星重视名誉的程度甚至超过于生命,如果真能拍到,那他们无论提什么条件,丁美淇都会乖乖就范。
冯辉闻言一喜,刚要点头,魏东东又道:“当然,这样做也是很危险的,一旦败露出去,我们就弄巧成拙了,那时,韩哥可能会把你我扔进油锅里。”
“靠!”冯辉称赞他的话已到嘴边,听完他的补充,马上变了味道。
魏东东笑呵呵的接道:“还有第二条路,拿丁美淇的家人来威胁她。”
冯辉皱着眉头问道:“这成吗?”
魏东东道:“丁美淇虽然名气大,但毕竟年纪还小,对家人的依赖心理强,用其最亲近的亲人生命来威胁她,效果一定很明显。”
“恩!”冯辉大点其头,想了一会,问道:“丁美淇父母住在哪里?”
“不知道。”魏东东摇头道:“那就得你去查了,我只负责给你出主意。”
“妈的!”冯辉送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
“嘿嘿!”魏东东贼笑道:“不要生气,我可以告诉你个捷径。丁美淇以前是我们公司旗下的明星,公司里对她家庭以及父母的住址一定会有记录的,你可以向公司的人去要。”
“恩……不错!”冯辉揉着下巴,点头笑道:“你这‘东东’确实聪明。”
“该死的你!”魏东东大皱眉头,咬牙切齿的不满道:“我说过多少遍了,不要再叫我东东……”现在的语言里,东东和东西已经是一个意思了。
这晚,谢文东刚和东心雷几人开完会,准备回住所休息,突然接到丁美淇的电话。
最近,丁美淇找他的频率很频繁,时不时的约他出来去酒吧或者练歌房玩。她对谢文东的好感,周围人能看得出来,而谢文东对她却一直不冷不热。
东心雷对此就不能理解,找个漂亮的女明星做情人是件多好的事情,虽然东哥已经有不只一个女朋友了。
“谢……谢先生,今晚你有时间吗?”
电话那边传来丁美淇娇柔的声音。不知道是自己听错了还是她很冷,谢文东感觉她的声音有些颤抖。
他看了看手表,不到八点,笑问道:“丁小姐,有什么事吗?”
“今天晚上我很无聊,你能……能来我家……坐一会吗?”
在他身边的东心雷耳朵极尖,竟然听出个大概,与任长风会心的一笑,然后对谢文东连连点点,手捂着嘴,小声说道:“东哥,机会难得哦!”
谢文东看着他,无奈的翻了翻白眼,随口说道:“不好意思,我一会有事情要办,等下次吧!”
电话那边静悄悄的,过了好一会,丁美淇才说道:“只需要一会就好,我不会耽误你太长时间的,好吗?”
“哦……好吧!”谢文东沉吟一下,最终还是答应了,“我等一会就到!”

北洪门几名受伤的兄弟被送到社团旗下的医院,至于青帮那几人,则统统带到郊外。
郊外,四周荒野,不见人烟,茂密的荒草到人腰间,冰冷的夜风吹来,轻易打穿身上的单衣,让人忍不住从骨子生出一股寒意。
青帮被活捉的十二人正在打冷战。
他们被数名真枪实弹的洪门弟子逼住,另有十几名北洪门的帮众在他们前面,抡起铁锹和镐头,在地上挖坑,东心雷和任长风站在车旁,默默抽烟,冷眼观看。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解释为什么要挖坑,场面一片安静,只是不时传出铁锹铲土的声音,这声音低沉,可在青帮的十几个俘虏耳中,如同一只无形的大锤子一下下砸在心头上。他们从脚底生出一股冰寒,但一各个却汗如雨下。
“他……他们要杀了我们……?”一名胳膊受伤的青帮弟子结结巴巴地问身旁同伴。
可他话还未说完,后面的北洪门大汉一枪把砸在他后脑上,厉声道:“不要说话!”
青帮弟子痛叫一声,趴在地上,鲜血顺着脖根流到地上。
半个小时后,地面多出一个五米长,一米深的大坑。北洪门帮众纷纷从坑内爬出来,将锹镐扔到车上,然后回过头,拔出配枪,围站在青帮俘虏旁边。
东心雷点点头,随意指着一名青帮弟子,道:“把他拉出来!”
他话音刚落,两名大汉把他所指的那个人连拖带拽,拉到坑旁。
那人似乎已意识到将要发生什么,手脚拼命的挣扎着,眼中充满绝望之色。他无谓的挣扎没有为自己争取到生机,反而引来毒打,两枪把砸下去,他整个人随之安静下来。
被两名大汉压制着,他面朝大坑,跪在地上。
东心雷走到他身后,静静站来一会,方缓缓说道:“我要杀你,而且也必须这样做,因为,你的错误不可原谅。”
世界上,真能能作到微笑着面对死亡的人没有几个,至少他不是。那人身子无力的扭动着,可在两名大汉的紧紧挟持下,难以移动分毫,心中的紧张、恐惧和绝望使他到了濒临崩溃的边缘。
东心雷继续说道:“当然,你也可以不用死,不过你要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是……什么……?”可能因为紧张,也可能因为自己好有一线生机的兴奋,他的声音颤抖得几乎不成语调。
“丁美淇的家人被你们胁持到哪里?”东心雷斯条慢理地问道。
那人很想回答东心雷的问题,如果他此时知道答案,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说出来,可惜,他什么都不知道。
他身子一颤,哆哆嗦嗦地说道:“我……我不清楚……”
东心雷仰面,挠挠头发,随手从腰间拔出手枪,拉动枪栓,毫不停顿,对着那人的后脑就是一枪。
“嘭!”枪声在空旷的荒野格外响亮,回音盘旋在耳边,久久不绝。
那人还没来得及作出解释,便直接被子弹强大的冲击力撞进大坑里,后脑出现一个手指大的窟窿,而额前却是个半个拳头大小的血窟窿。
枪声过后,场面更加宁静,只剩下人呼哧呼哧大口喘粗气的声音。
死亡的阴影笼罩在青帮俘虏的心头,那种无形压力快要把人逼疯,快把他们紧绷的神经拉断。
一名青帮俘虏尖叫道:“我知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东心雷冰冷的脸上总算露出一丝笑容,柔声说道:“你说!”
从青帮俘虏口中,得到丁美淇家人的下落,东心雷和任长风立刻带人赶过去。
青帮负责看守的人并不多,哪招架得住他两人以及数十号北洪门弟子的冲击,没有用上五分钟,争斗便宣告结束。
青帮这一次暗杀谢文东,非但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反而让双方的争斗全面升级,对他们打击最大的是,冯辉在与任长风的激战过程中被杀,使十把尖刀剩下了九把,而且,他死得毫无意义,无声无息,就连任长风都不知道,自己杀的这个身手不错的汉子竟然是青帮的高级干部。
正面冲突没等爆发,却先死了一把尖刀,这对青帮的士气是个沉重打击。
冯辉的死,与魏东东的失算有直接关系,他低估了北洪门,同样也低估了谢文东,但却高估了己方实力。
他的失算可能是受到他和南洪门交战时过于顺利的影响。
其实,北洪门的谢文东和南洪门的向问天虽然是齐名,但为人与风格完全不同,向问天刚直不阿,不肖使用的计量,在谢文东这里,却都变成他出奇制胜的法宝。向问天的作风,和青帮老大韩非有许多相似之处,所以在交战时,他们这些跟随韩非多年的高级干部们往往能摸透向问天的心理,使之在战场上处处占于先机,处于上风,而南洪门因南北洪门之争损失太多的精英,元气大伤,导致有兵无将,在争斗中连连失利。但和北洪门对垒时,情况完全改变,北洪门人才鼎盛,英杰倍出,而且谢文东为人机警,精于算计,所使计谋更接近于鬼道,寻常的阴谋诡计根本瞒不过他的眼睛,魏东东的不适应也在情理之中。
青帮河北分堂的许多人都认为,魏东东这次失误,对青帮整体上都是个打击,韩非很可能因此把他调回总堂,做内部处理,哪知,第二天,韩非又派来两名高级干部,并委托魏东东全面负责河北分堂,与北洪门分庭抗礼。
这让内心中充满自责的魏东东无比感动,韩非如此做法,无疑是对他最大的信任与肯定。
很快,消息传到北洪门,谢文东听完,仰面而笑,连连点头,暗赞青帮老大这人不简单。
韩非的做法是很明智的,己方刚损失一员大将,士气已然十分低落,如果再将魏东东调走,临阵换将,那对己方士气更是一个沉重打击,反增对方气焰。
继续留下魏东东,并委以重任,让他感激带德不说,同时也能让帮会中其他人感受到自己的大气,而且,魏东东吃了一次亏,以后定会小心翼翼,处处机警,变得难以对付。
直到此时,谢文东才感觉到韩非这人有点意思。
正当他雄心刚起,准备和青帮一较长短时,内蒙那边突发变故。
文东会支持的草原狼,企图以草原狼控制内蒙黑道,可是,事情并没有按照他们想象中那样顺利发展。
在文东会和草原狼一次军火交易时,警察突然赶到。
由于交易在内蒙地界进行,文东会对他们并不熟悉,当时负责的人偏偏是李爽,他性情火暴、冲动,当警方赶到时,几乎谈也没谈,便与其发生交火。
他以为警方是软柿子,拿重武器吓唬几下就能吓跑,可是,他估计错了。
显然警方是有备而来,刚开始,双方相持不下,可很快防暴大队和武警前后赶到,人数多达二百人,且其中有相当数量的狙击手,情况随之发生改变。
当被打死打伤十数人后,文东会和草原狼开始抵挡不住,最后,在警方团团包围之下,一个没跑了,全部内警察抓获,李爽当然也没能幸免,和他一起被抓的还有草原狼老大阿日斯兰的弟弟,巴特。
三眼最先收到消息,他从H市连夜赶到内蒙,想从内蒙警方手中把人要出来,可是,事情远没有他想象中那么简单。
内蒙警方咬的很死,非但没把人放了,就连见一面的要求都不允许,封锁一切信息。
三眼对李爽被抓后的情况一无所知,不知道他是生是死,也不清楚他是否受了伤,急得焦头烂额。
后来又听说在交火中警察也有死伤,他心里更急,这可不是开玩笑,死了警察,李爽落到当地警方手里,恐怕也凶多吉少。
他和李爽都是创建文东会的元老,也是在一起出生入死多年的好兄弟,虽然平时多有口角之争,但之间的感情却非比寻常。
他想不到解决的办法,又不敢耽误时间,最终只能向谢文东告急。
(PS:因为时间的关系,坏蛋达不到天天更新的地步,但一般都是两天更新一章,有时也会连续更新,我这边会加油写,大家也慢慢看,如果带来不便,我只能……只能更加加油写了!
呵呵,其实写永远没有看的快,我这边写上一两个小时,大家只用一两分钟就看完,速度的问题,还是请大家多谅解!多体谅!!)

谢文东回到东心雷为他安排的住所处,支走其他的人员后,他留下东心雷,了解洪门和青帮之间的具体情况。
为了讲解更方便一些,东心雷干脆拿出一张全国地图,用笔在上面勾勾画画,详细指出青帮在哪个省有分堂,哪个省的势力最大,又在哪个省和洪门之间的争斗最激烈。总体来看,青帮在南方的势力要大于北方,和南洪门之间的火拼也最频繁,现在,向问天正在上海,和青帮打得不可开交。至于北洪门和青帮,自开战以来,大规模的争斗只发生过五次,双方各有损伤,谁都没占到便宜。
青帮的现任老大名叫韩非,只有二十多岁,但能力极强,上任青帮老大古风烈因年岁的关系退休后,力压无数非议,把他强挺起来,事实证明他的眼光没有错,韩非虽然资历浅,但更具有年轻人的朝气与冲劲,上任以来,使青帮的实力迅速提升,并培养起一大批能力超群的青年骨干,成为他的心腹部下。这其中包括了青帮的‘十把尖刀’。十把尖刀并非是刀,而是人,这十人不仅身手高强,而且头脑过人,是韩非最得力的助手。十把尖刀有八人在南方,只有两人在北方,由此可见,青帮把对洪门作战的重点放在何处。
根据现得的情报,青帮在全国的堂口超过三十个,即使以每个堂口千人来计算,会员数保守估计也要在三万以上。
这还不包括他们台湾分堂,据台洪门所称,那里青帮人数更加多,绝对超过万人,并隐隐有成为台湾第一大黑帮的趋势。
等东心雷讲完,谢文东笑了笑,说道:“青帮的势力确实不能小看,老大韩非倒是挺有能力的,希望有机会能会会他。”
东心雷道:“东哥,这人的确不简单,南洪门的势力即使未必超过青帮,可也相差不多,以向问天的能力,却被青帮打的一筹莫展,韩非肯定有他过人之处。”
“呵呵!”谢文东仰面笑道:“这样才更有意思,不是吗?”说着,他低头看看地图,问道:“青帮在T市有势力吗?”
东心雷点点头,道:“虽然没有他们的堂口,但是有青帮的正规公司。”
谢文东哦了一声,问道:“什么公司?”
东心雷道:“青龙影业公司。”青帮成立的正当公司是青龙集团,麾下产业涉及各个领域,是黑帮中正规企业发展最好的一个,但相对而言,青帮也更依赖正规企业对帮会的支持和资金的灌入。
谢文东挑起眉毛,略带不满地问道:“T市是我们的根据地,也是总部所在的地方,竟然让青帮的公司在这里生存,这样不仅让人家笑话,再者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青帮的眼线之下,为什么不想办法将它拔掉?”
东心雷苦笑道:“东哥,青龙集团不管怎么说,都是正规的公司,想搞垮它,用武力不太妥当,容易引起多方的不满。而且青龙影业公司在T市时间已久,名气很大,拍过好几部不错的电影,最近还在郊区兴建一座电影城,听说投资上千万,专门为拍摄电影用的,同时也可以让游客参观,政府对此十分重视,似乎也有扶植他们的趋势。”
谢文东道:“开什么玩笑?!若让政府扶持他们,北洪门还怎样在T市呆下去!你有没有想过应对的办法?”
东心雷心虚地挠挠头发,垂下头,道:“想过,但没有奏效……”
不等他说完,谢文东已不耐烦地摇摇头,道:“没有奏效和没有想过办法是一样的。”
东心雷额头见了汗。谢文东道:“政府那些官员的眼里,除了钱,没有其他。他们不是想扶植青龙影业吗?那就拿钱砸到他们不扶植。还有,我们不是也有自己的影业公司吗?为什么不去和他们争,为什么不去把青龙影业挤出T市?”
东心雷小心翼翼地答道:“东哥,现在帮会负责正规企业的人刚更换不久,新上任的负责人名叫王海龙,对公司的总体运做还需要熟悉一段时间,另外,政府的官员也不是全部都可以用钱买通的……”说话时,见谢文东渐渐皱起眉头,他的话音也越来越小,最后,连他自己都快听不清楚。
谢文东暗叹一声,不忍再责怪东心雷。虽然他能力不错,但毕竟是杀手出身,做这么大个帮会老大,能维持下来,也够难为他的了。他说道:“这样吧,明天你安排一下时间,我要见T市文化局局长,还有,那个刚上任的王海龙。”
东心雷见他面色稍缓,嘘了口气,忙道:“好的,东哥,我一会就去安排。”
谢文东看看表,说道:“时间不早了,你也回去早点休息,养足精神,明天我们要做的事情可能不少。”
帮会越大,管理起来越轻松,不过这也是相对而言,掌控一个大型的社团,首先需要有良好的大局关,在这方面,东心雷和谢文东比起来,差得太多。
第二天,谢文东刚起床不久,东心雷便把王海龙领来。
做为北洪门正规企业的负责人,他也是洪门的成员,不过在他身上,感觉不到任何的帮会气息。他四十出头,相貌堂堂,白面无须,带着金边眼镜,头发整齐地向后背梳,身穿笔挺西装,下面一尘不染的黑皮鞋,整个人看上去,就是个典型的生意人。
他负责北洪门名下所有正当企业,但见到谢文东,丝毫不敢造次,客客气气地躬身施礼,道:“东哥!”
谢文东不用问,已然猜到他是谁,笑呵呵地摆摆手,道:“坐吧!”
王海龙急忙到谢,坐到谢文东旁边的沙发上,说是坐,其实只是用屁股粘了点边。
简单客套两句,谢文东渐入正体,问道:“现在,帮会企业发展的如何?”
王海龙答道:“公司早已经上了正轨,管理起来比较容易,我准备在现在的基础上,多开发或者收并一些金融和房地产公司……”
谢文东对这方面了解不多,也不想听他那些计划,摇摇手,打断他的话,问道:“公司现在每年的总收益是多少?”
王海龙一愣,问道:“东哥想了解纯收益吗?” “恩!”谢文东点点头。
王海龙道:“去年是一千八百万,今天有望超过两千万。”
只有这么少!谢文东暗暗摇头,北洪门是全国性的大帮会,可正规企业的收入只和文东会的企业差不多,实在说不过去。他喃喃道:“太少了。”
王海龙当然也明白,他忙解释道:“由于公司成立的比较早,有一些不赚钱的企业在拖公司的后腿。”
谢文东笑道:“公司就是为了赚钱的,怎么可以容忍有非赢利的企业存在?”
“哦……”王海龙犹豫了一下,说道:“东哥,帮会为了保证一些退休的兄弟在生活上能有个依靠,会安排他们进入我们自己的企业工作,可是,他们大多都没有文化,只能做一些手工类的活,但现在这些手工类的工厂根本不赚钱,我们却每月都要交税,给兄弟们发工资,还有日常消耗,种种费用加在一起,累积下来一年的损失超过千万。”
“原来是这样!”谢文东若有所思。
王海龙又补充道:“这些都是老爷子当年做出的决定。”
谢文东点点头,虽然这是个陪钱的买卖,但又不能不说它是个安稳人心的决定。
帮会里的兄弟在刀口上过日子,赚的钱不少,可花的也快,一旦退休之后,生活保障确实是个问题,帮会推出这样的政策,无疑打消了他们的后顾之忧,会更加尽心尽力的为帮会做事。
老爷子的决议很有远见啊!谢文东暗暗称赞,同时也想到把这些政策用到自己的文东会。
沉默还一会,他说道:“企业是要赚钱的,赔钱的我们不要做,但退休的兄弟也是应该照顾的,这样吧,你去考察一下,哪方面商业即可以赚钱,需要的文化又不多,然后对退休的兄弟们集中培训一下,既然有人,肯定有办法能为公司创造更多的收益,而不是白白浪费公司的钱财。”
“恩!”王海龙重重点下头,道:“东哥,我会尽快办好这事的。”
谢文东拿出烟,点着,又问道:“我们的影业公司现在都分布在哪里?”
王海龙毫不犹豫地说道:“主要在江苏和上海一带。”
谢文东奇怪道:“T市没有吗?”
王海龙苦笑道:“当时成立影业公司的时候,帮会中的长老思想还很保守,认为那是丢人脸面的行业,都十分反对,最后,影业公司虽然成立,但总部却没有设立在T市,也没有在这成立分公司。”
“唉!”谢文东翻翻白眼,他实在想不明白,影业公司又何丢脸之处,可能,上了年岁的人确实和时代存在代沟。他说道:“现在,把影业公司的总部搬回来,同时,想办法,挤垮青帮的公司,不要忘记这里是我们的地盘,怎能让敌对帮会的企业在这生根呢?!”
谢文东的话,虽然没有责怪他,但王海龙身子还是一震,急忙站起身,说道:“东哥,我这就去办。”
“恩!”谢文东点下头,转头问道:“老雷,文化局的局长你约好了吗?”
东心雷面带难色道:“哦……东哥,他说今天没空。”
“没空?”谢文东吃闭门羹的时候可不多,眯眼笑了笑,站起身,问道:“他现在在哪?”
东心雷道:“在局里开会。” 谢文东哼了一声,笑道:“带我去找他。”
“可是……”东心雷犹豫不决。
谢文东幽幽道:“我想见的人,没有见不到的。不用担心,尽管带我去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