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第七卷 风起云涌 第二十七章 六道 在线阅读

威尼斯人网站,老鬼闻言笑了,谢文东没有变,还是以前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谢文东。
他站起身,问道:“什么时候再到金三角来玩玩?”
谢文东笑道:“只要有时间,我一定会去的。”
老鬼道:“你是大忙人,等你有时间不知道会等到什么时候。晚上我回云南。”
谢文东也站起身,笑呵呵道:“真的不打算在我这多呆几天?”
老鬼苦笑道:“我想,但将军不想,和你一样,我天生也是劳累命!”说着,他叹口气,转身向外走。
谢文东道:“我送你。”
临出门前,老鬼突然想到什么,站住身,回头说道:“谢老弟,英国的4KING帮是不是被你们文东会干掉了?”
谢文东一愣,4KING帮?那是他去英国时随手除掉的一个小帮会。他笑眯眯道:“有什么问题吗?”
老鬼道:“你要小心‘暗剑’,4KING一直以来都是由英国的‘暗剑’在支持,要提防他们找你报复,还有,暗剑一直以来也是金三角的客户,今年歉收,将军把买给他们的份额取消,全部给了你文东会,听说暗剑对此颇为不满。”
谢文东从未听过‘暗剑’这个帮派,想来也不是实力雄厚的大社团,并未放在心上,笑道:“恩,我知道了。”
见谢文东满不在乎的样子,老鬼颇为担忧道:“老弟,你可别看不起这个‘暗剑’。没错,他们的势力是不强,成员也不多,但他们最为让人头痛的是暗杀手段,听说,排在全世界前十名的杀手,其中有三位来自‘暗剑’,中国不是有句俗话嘛,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还是小心点好啊!”
谢文东仰面而笑,看着老鬼,摇头道:“你什么时候变得婆婆妈妈,这有些不想你的性格了!”
老鬼愣了愣,也笑了,随意的挥挥手,道:“我也觉得我最近变得罗嗦了,以谢老弟的头脑,根本不用我多说什么,唉,都是被将军折磨的……”
两人说说笑笑走出办公室,正好看到在门口等候有一会的丁美淇。
老鬼眼睛一亮,暗道好漂亮啊!直勾勾打量她一会,然后转头对谢文东怪笑两声,小声嘀咕道:“谢老弟身边的美女可是真不少啊!”
谢文东知道老鬼误会了,见他还盯着人家猛看,无奈地摇摇头,道:“鬼兄,用我送你下楼吗?”
老鬼摆下手,道:“得了,你要是耽误你的好事,以后还不知道你会用什么手段回赠我呢,我先走了!”说完,不等谢文东回话,一步三摇地下了楼。
等他走后,谢文东向丁美淇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丁小姐,让你久等了。”
丁美淇含笑摇了摇头,说道:“没关系。”她看着老鬼的背影,感觉此人不象好人,被他打量时,自己从心底里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想问谢文东他是什么人,但因为两人只见过一面,又没什么交情,她没好意思问出口。
谢文东看出她的疑虑,笑道:“他是我朋友。”
“哦!”丁美淇轻应了一声,想不清楚,斯斯文文的谢文东为什么要交这样的朋友。
她对黑道了解不多,虽然知道谢文东是洪门的老大,但在她眼中,他更象个事业有成的青年才俊。
“丁小姐来找我,有什么事吗?”谢文东笑呵呵的明知顾问。
丁美淇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自上次和谢文东分手以后,脑海中总会浮现出他的影子,这是她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谢文东给她留下印象最深的是自信,虽然他年纪轻轻,而且身材消瘦,不象他身边其他人那样长的虎背熊腰,但是,他举手抬足之间,总会流露出浑然天成的气势,让人无法忽视他的存在。
谢文东说一个月内要青龙影业搬出T市,她本以为这是句狂妄自大的话,想不到,还没过一个月,竟然成为了事实。对此事,她震惊不已,想不明白他究竟是怎样做到的。
见她直愣愣看着自己,眼中流光迷离,谢文东一震,暗暗提醒自己要小心。
从丁美淇的眼中,他能看出她对自己的兴趣,而她也确实是个迷人的女人,以她的美貌和气质,即使没有明星的身份,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成为被人们关注的焦点。谢文东暗叹口气,收敛心神,淡笑道:“丁小姐,里面请吧!”
和丁美淇走进办公室,招呼她坐下。
丁美淇观望四周,暗暗吸气。这可能是她平生见过最大的办公室,面积要超过三百坪,在办公室的两侧,还有卧室、会客室以及专用的卫生间、浴室等。
办公室没有窗户,正面墙壁都是用钢化玻璃打制,站在玻璃前,外面的世界一览无遗。
看了好一会,她才开口赞叹道:“你的办公室好大啊!”
谢文东也这样觉得,东心雷为他准备的地方确实太大了点。
他悠悠一笑,没说什么,反问道:“你和青龙影业的合同什么时候到期?”
丁美淇一怔,道:“还有两个月,青龙影业准备和我续约。”
谢文东道:“你同意了吗?” 丁美淇道:“我还在考虑。”
“不要考虑了。”谢文东笑道:“不要忘了我们当初的承诺哦。”
丁美淇知道他在指什么,正色问道:“你真希望我加盟洪武影业吗?”
谢文东点头道:“当然!而且我可以保证,我们给出的待遇,绝对不会比青龙影业低。”
“这个……”丁美淇有些犹豫不决。因为北洪门一直以来并不重视影业,所以洪武影业在业界的名气并不大,充其量只能算二流,与青龙影业比起来,相差太远。她不能因为自己对谢文东的好感而草率答应加盟。
谢文东看出她的顾虑,笑道:“你放心吧,我有信心让洪武影业在半年之内,成为全国最大的电影制片公司,也会把你捧的更红,而且不仅仅是在中国。”
丁美淇挑起眉毛,惊讶地看着他。
谢文东站在玻璃墙前,双眼精光一闪,笑眯眯的幽幽说道:“凡是我说过的话,我都可以将它变成现实。”
丁美淇注视他好一会,忍不住叹了口气。
上次,谢文东说要青龙影业在一个月内搬出T市时,正是这样的眼神。他的话虽然狂,但丁美淇却有种直觉,谢文东真的能把他说过的每一句话实现。
半晌,她抬起头,说道:“好吧!我会让我的经纪人和你谈。”
“呵呵!”谢文东淡笑一声,转过身,看着脚下川流不息的车辆,喃喃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得不到的,只有抓不住而从掌心中悄然流走的。”
他这话,并非对丁美淇所说,而是对青帮讲的。

“妈的!”任长风低声骂了一句,说道:“不是让你们让小火嘛,怎么都给烧了?”
“任大哥,我们是放的小火,可是……”一名年轻汉子边擦额头的汗边仰面望了望,然后低声说道:“可能是今晚风太大的关系吧!”
风大,自然是一方面,但电影城内是仿古建筑,内部的房屋楼阁皆为木制,表面涂了油漆,沾火就着,加上不小的风势,虽然只是小火,转眼之间就变成燎原之势。任长风满面无奈地望望火势越来越大的电影城,问道:“现在怎么办?”
年轻汉子咽了口吐沫,低头小心地看了他一眼,小声说道:“不……不知道。”
“笨蛋!”任长风怒道:“去报警啊!还站在这里干什么,给消防局打电话,让他们来灭火!”
“啊?啊!”年轻的汉子心里嘀咕着,这叫什么事嘛,刚刚放完火,现在又要给消防局打电话来灭火……
任长风放的这把火,几乎将电影城烧个一干二静。多亏消防队来得够快,即使把火势控制住。但此时,任长风早已带人跑的无影无踪。
方紫依觉得呼吸有点困难,和谢文东在一起,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压力压在心头上,挥之不去,尤其,当他是自己的敌人时,这种感觉更加明显。
她觉得自己再在房中多呆一秒钟,她就会彻底疯掉。平生第一次,她产生想逃跑的感觉。她起身,准备告辞。
谢文东笑呵呵道:“急什么。”他看了看桌子上的饭菜,说道:“既然饭菜已经弄好了,就坐下吃完再走嘛,不要浪费掉。”
包房里飘着浓重的血腥味,地上还躺着恶面青年不知死活的身体,方紫依哪有心思吃饭。听谢文东这么说,她五脏六腑都在翻腾,几乎呕吐出来,连连摇手道:“不……不吃了,我有点不舒服,谢先生,不好意思,我先走了。”说完,他几乎是逃出包房的。
谢文东耸肩笑了笑,转目看看青帮那些僵站在原地的弟子,淡然道:“你们也可以走了。”
青帮众人闻言,如释重负,一各个相互瞧瞧,垂头丧气的向外走去。刚要出门,谢文东突然道:“站住!”
青帮弟子心中一惊,目光中充满惧怕,小心翼翼地看向谢文东。谢文东向地上弩弩嘴,道:“不要忘了,把他也带走!”
呼!一干人暗松口气,走出两名大汉,抬起恶面青年的身体,急匆匆走出包房。
等他们走后,东心雷在谢文东身边说道:“东哥,既然已经动手了,这么放他们走,太便宜他们了。”
谢文东幽幽一笑,道:“这些人只是小角色,起不到大的作用,放不放他们其实都一样。”
东心雷点下头,想了一会,又不无担心地说道:“东哥,伤了青帮的小头目,只怕他们会回来报复,而且,也会加剧我们和青帮之间的矛盾。”
“哈哈!”谢文东仰面而笑,说道:“我这样做,是给向问天吃个定心丸,告诉他,我是和他站在一边的。与南洪门比起来,青帮是大敌,他们的野心太大了,无论如何,都要先解决掉青帮,若现在这种情况下和南洪门貌合神离,勾心斗角,只会让青帮坐大,越来越不好对付。”
东心雷的想法与谢文东不一样,另有所指地说道:“攘外必先安内。”
谢文东摇头,微笑道:“攘外必先安内虽然是条好策略,但也要根据情况而定,青帮的老大,我们不了解,但我们却很熟悉向问天……”
对电影城起火一事,警方加入调查,所有证据都证明是有人蓄意放火,从保安被杀的现场看,警方推断是抢劫凶杀类的案件。歹徒为何人,警察查不到,或者说根本就不想去查。表面上,警方一再表示要严查凶手,实际上却没什么动作。青帮的人也不是傻子,自然明白警方没有尽力,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火究竟是由谁放的,而警察又在包庇谁。警方不尽力,青帮也没有办法,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自己吃。
青帮的电影城被一把大火烧毁过半,已无法再对外开放,需要进行翻修。可是,说来简单,实际做起来却不容易。如此巨大的电影城,想全部翻修得完好如初,没有两三个月的时间做不到,而且花费的金额也不是小数目。即使全部翻修完,会不会再有第二把火,第三把火,谁都不敢保证,最后,青帮干脆放弃翻修,虽然心里很不情愿,但青龙影业还是做了退出T市的决定。
和洪门比起来,青帮在T市的底子实在太薄了,根本无法相抗衡,与其干耗下去,浪费钱财,还不如果断撤离。
公司可以搬走,但电影城却搬不走,经过商议,青帮想把电影城拍卖出去。
电影城被烧,但底子还在,名声不错,地脚也好,刚开始,对电影城感兴趣的商家不少,可是,在洪门的威胁下,把全部商家都吓跑,最后,只剩下一个小型企业还在坚持,不过,它给出的价格也是底得离谱。
青帮急于脱手,在‘无人问津’的情况下,只好以极底的价位将电影城转让给那个小企业。
手续半完不久,青帮才知道,原来那家小企业在不久之前,已被北洪门收购,电影城其实是卖到了他们最不想卖的人手里。
青龙影业全面退出T市,在业界也引起轩然大波,人们纷纷猜测原因,但真正了解内情的却没有几个。
丁美淇想不到,谢文东当初似随意的一句话,竟然成为现实。
星期六,她单身一人主动来找谢文东。
北洪门的总部位于市中心一座二十八层高的大厦,一到五层为自己经营的酒店,六层以上为北洪门社团以及商业的办公用地。
谢文东的办公室在顶层,几乎整层楼都被占用,除了办公室之外,还有一些娱乐的设施和小型餐厅、酒吧等。
大厅的电梯只能通到六楼。丁美淇刚走出电梯,便有两名身穿制服的保安上前拦住她,问道:“小姐,你找谁?”
丁美淇愣了愣,因为身为明星的关系,很少有人对她说话的语气如此冰冷刻板,有些不太适应。她栽掉墨镜,说道:“我找谢先生。”
保安上下打量她,面无表情地问道:“哪个谢先生?”
丁美淇道:“谢文东,谢先生!”
保安一愣,注视她一会,问道:“小姐,请问你贵姓,另外有没有预约?”
丁美淇一怔,摇了摇头,道:“我没有预约。”接着,她又道:“可是,谢先生认识我,我们是……朋友,我叫丁美淇。”
听完她的名字,保安脸上没有任何变化,冷冷说道:“我稍等一会。”说着,保安拿起电话,拨给谢文东的秘书。
谢文东的秘书是位二十五六岁的年轻女郎,不仅人长的漂亮,而且能力非凡,头脑精明,是由东心雷和王海龙亲自精挑细选出来的。
接到楼下保安的电话,女郎没敢耽搁,直接转进谢文东的办公室里。
此时,谢文东正在会见一位老朋友,金三角的老鬼。
老鬼和谢文东的关系不一般,两人不单是生意上的伙伴,也曾在金三角一起出生共死过,感情深厚,听说谢文东回国的消息,他第一时间赶过来拜访。
听说是丁美淇来找自己,谢文东了然一笑,告诉秘书,让她上来,在会客厅等一会。然后,放下电话,笑呵呵问道:“鬼兄既然来T市了,就好好玩玩,过几天再回金三角吧!”
老鬼无奈的摇摇头,说道:“将军不会同意的,今年罂粟歉收,产量只是去年的四成,许多买家今年恐怕在金三角拿不到货了。我要逐个去协调,不然,搞不好要闹出大乱子。”
“哦?”谢文东一愣,吸口烟,悠悠问道:“怎么搞的?”
老鬼苦笑道:“老天要搞出涝灾,我们也没有办法。”
谢文东道:“我不管其他的买家能买到多少毒品,总之,给我们的,一成也不可以少。”
老鬼道:“那样的话,你就等于把金三角这一收成的货全包了。”
谢文东哈哈大笑,道:“全包就全包,我想将军不会有意见吧?!”
老鬼挠头而笑,道:“虽然将军不会有意见,但其他的买家会对你产生不满的。”
谢文东笑眯眯道:“他们不满?哼,谁在乎!将军的意思呢?”
老鬼道:“将军的意思当然是以你的文东会为主,不过,我以私下朋友的身份提醒你,金三角减产,全世界的毒品价格都要上涨,看着你一家大卖毒品,世界上许多人会眼红,小心有人会对你不利,取代你在金三角的位置。”
“呵呵!”谢文东仰面道:“我想要的东西,就算全世界的人都反对,也阻止不了我!”

丁美淇确实是青龙集团的人,也是其一手捧红的明星。文东会的人先找到她的经理人,直截了当地讲明,谢文东要请丁美淇吃饭。
她的经理人四十多岁,是位老谋深算又精通世故的中年女人,谢文东是谁,她当然清楚,洪门的实力有多强,她也十分了解,不过,她深知青帮正与洪门开战,若接受谢文东的邀请,被青帮知道了,可是吃不了兜着走。她想拒绝,可话还没有说出口,那两名洪门兄弟拉开衣襟,双手掐腰,露出别在腰间明晃晃的手枪。经理人吓得一哆嗦,大气都没敢喘,拒绝的话到了嘴边,立刻变成:“两位请回去通知谢先生一生,丁小姐会准时赶到的。”
“恩。很好!”两名大汉点点头,临走前又叮嘱道:“记住,要准时,东哥不喜欢别人迟到。如果到时看不到人,嘿嘿,当心你走不出T市!”
“好的,一定,一定!”经理人又是点头又是哈腰。等两人走后,经理人找到丁美淇,把谢文东邀请她吃饭的事情一说,后者马上摇头道:“我不去!”
经理人道:“美淇,不能不去啊!” 丁美淇问道:“为什么非去不可?”
经理人苦口婆心道:“谢文东是什么人啊?他可是洪门的老大,得罪他,后果不堪设想!”
丁美淇怒道:“难道什么人请我吃饭我都去吗?”
经理人满脸赔笑道:“只此一次!好吗?谢文东咱们招惹不起啊。”
丁美淇最终还是接受了谢文东的邀请,不过是在经理人半虎半吓,心不甘、情不愿的情况下同意的。明星的生活,多是由经理人安排,看似风光,其实并没有多少自由。
没见谢文东之前,丁美淇想象中他应该是个五、六十岁,又丑又色的老头子,长相吓人,为人粗鲁,脏话不离嘴,而且肯定没有多少文化。
相约的地点是金陵大酒店,在经理人的陪同下,丁美淇总算没有半路而逃,不管有多么不愿意,总算在约定时间之前赶到,经理人暗中松了口气。
刚到酒店门口,两名黑装大汉上前,看了看她两人,说道:“是丁小姐吧,请随我来!”
丁美淇看着两名面无表情的大汉,幽幽叹了口气,没等吃饭,她已开始祈祷今天的饭能早点吃完,虽然,这只是她一相情愿的奢望。
坐电梯上到五楼,大汉带两人来到一间包房门前,轻轻敲了敲,很快,房门被人打开,丁美淇偷眼观瞧开门这人,吓了一跳。
他身高超过一米九零,身材雄壮魁梧,膀大腰圆的,伸出胳膊,恐怕比丁美淇的大腿还要粗,如果他披上黑皮,说他是黑熊瞎子成精都会有人相信。丁美淇咽口吐沫,仰起头,打量他的相貌,还好,这人的模样并不凶恶,剑眉虎目,鼻直口方,相貌堂堂,略显几分帅气。丁美淇暗中松了口气。
她打量他时,大汉也低头看向她,丁美淇吓得心中慌乱,忙收回目光,低下头。
大汉见状大笑,道:“丁小姐,快里面请,东哥马上就到。”
“什么?”丁美淇愣了一下,疑问道:“他还没有来吗?”
大汉闪身,把丁美淇和她的经理人让到包间内,然后笑道:“东哥有事情耽搁,需要再等一会。”
丁美淇心中暗气,不喜欢别人迟到的人,自己却经常迟到,一看就知道他是个蛮不讲理的人。她颇为不满地看了经理人一眼。
正当她胡思乱想时,房门一开,走进一行人。
她举目看去,这些人都很年轻,一各个西装革履,刚才给他开门的大汉对其中一位身穿立领中山装的青年十分客气,不时在他耳边低声说着什么。
和大汉小声说了几句话,青年向丁美淇走过来,笑呵呵地伸出手道:“丁小姐,你好!我是谢文东,谢谢你能接受我的邀请。”
啊?丁美淇不自觉地张大嘴,小嘴变成O型,快能塞进一只鸡蛋。
这青年竟然是谢文东?与她心目中的形象差得也太远了。他的年纪应该与自己相仿,甚至可能还没有自己大,只二十左右的样子,中等身材,微微消瘦一些,模样不能说帅气,倒也清秀,特别是一双单凤眼,精光闪闪,似有光质在其中流淌,异常的迷人。
丁美淇傻站在原地,看着谢文东发呆。
谢文东也在打量她,无可否认,她是个模样精致的女人,由上到下,无不表现出老天对她的眷顾,难得的是,她身上找不到世俗的胭脂味,反而让人感觉到淡淡的清纯以及若有若无的妩媚。这样的小女孩,只要站在屏幕中,即使演技不怎么样,也自然会牢牢抓住人的眼球,不红倒是奇怪了。谢文东从她脸上看出惊讶之色,哑然而笑,对丁美淇心中的想法猜到一二,他笑呵呵道:“很意外吧,我没有你想象中的那样老。”
“啊?”丁美淇愣了一下,接着,恍然惊醒,惊讶地看着他,眨动大眼睛茫然道:“你怎么知道我会认为你是个老头呢?”
“猜的。”谢文东耸耸肩,大大方方坐下,对下面的兄弟道:“让服务生把饭菜上来吧!”
“好的,东哥!”一名大汉答应一声,快步走出房间。
到现在,丁美淇还有些不太相信他的身份,疑声问道:“你真是谢文东?”
谢文东仰面轻笑,说道:“没错,有假包换!”
“那……”丁美淇摇头道:“那怎么可能?!你……你竟然还这么年轻……”
“人的年纪,只能代表他吃过的饭有多少,而代表不了其他。”谢文东微微笑道。
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言论,丁美淇对他越加好奇。仔细打量他,不难发现,谢文东身上一点都没有黑社会大哥应有的特征,他不粗鲁,恰恰相反,温文尔雅的让人惊叹。他并不缺少文化,斯文的模样不是装出来的,从言谈举止中能感受得到。他和丁美淇心中事先设计好的形象相差太远,以至于一时无法适应。
很快,饭菜上来。谢文东笑呵呵地说道:“我这次邀请丁小姐,主要是想和你商量一件事。”
丁美淇精神一震,把目光从谢文东身上收回,垂头问道:“什么事?”
谢文东道:“关于你退出青龙影业,加上洪武集团旗下影业公司的事。”
“哦!”丁美淇心不在焉地答应一声,好一会,她才反应过来,睁大眼睛,看着谢文东道:“什么?退出青龙影业?为什么?”
谢文东笑道:“我这是为丁小姐的前途考虑,在一家濒临倒闭的影业公司里,又会有什么前景呢?”
丁美淇一怔,说不出话来。 青龙影业要倒闭,她怎么从来没有听过这个消息?
中年经理人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疑问道:“哦……谢先生为什么这么说?据我所知,公司现在运转的很正常。”
“呵呵!”谢文东笑道:“那只是暂时性的,他们和洪门为敌,倒闭是早晚的事情。”
好半晌,丁美淇总算想明白了他的话,问道:“你的意思是说,因为青龙集团是你的敌人,所以,他们就快倒闭了?”
谢文东点点头,道:“也可以这么说。”
丁美淇愣了一下,接着,忍不住咯咯笑起来。她认为自己有一件事没有猜错,谢文东很自大。
她心里在想什么,通过她表情的变化,谢文东猜得一清二楚,笑道:“我知道,你不相信我说的话,不过,你敢不敢和我打个赌?”
丁美淇问道:“赌什么?”
谢文东道:“青龙影业在T市生存的时间不会超过一个月。”
“那不可能。”丁美淇道:“青龙影业在T市的投资很大,只是电影城的建造就已经过亿,怎么可能会生存不下去呢?”
“所以,”谢文东笑道:“我们来打个赌好了,如果被我言中,你答应我刚才的要求,如果没有,那我就答应你一个要求,可以是任何事,怎么样?”
“真的吗?”丁美淇挑起秀眉,疑问道。
“当然。”谢文东道:“说出去的话,我是不会反悔的。”
丁美淇低头想了想,无论怎么看,谢文东的话都好象东方夜谈一样,一家那么大的分公司,怎么能说倒闭就倒闭呢?而且青龙集团投资了那么大一笔金额,又怎么能说撤出就撤出呢?感觉谢文东的话讲的太满,为人也过于自大,她赌气地点头道:“好!我和你赌!”
“哈哈——”谢文东发出爽朗的笑声。 丁美淇皱着眉头道:“你笑什么?”
谢文东道:“希望,一个月后我们能合作愉快!”
丁美淇看着他,想笑,却没有笑,谢文东亮晶晶的眼睛中充满自信,看着他,仿佛他所说的话一定能实现似的,那种自然流露出的自信,让人迷惑,更让人着迷。
他是怎样的一个人呢?丁美淇注视着他的眼睛,无法将视线移开。
谢文东的学识很渊博,思维也很活跃,和他交谈时,丁美淇第一次怀疑自己的脑子是不是太笨,因为有很多时候都跟不上谢文东的思路。
本来在她眼中一顿慢长、枯燥、乏味的晚餐,忽然变得短暂起来,不知不觉间,已到尾声。
谢文东看看表,笑道:“时间已经不早,我让人送你回去吧!”
丁美淇心里反而生出不舍,还想继续多谈一会,可这话又不好意思说出口,默默地点下头,站起身。
谢文东细心地帮她拿起外套,边递给她边说道:“今天和我吃饭,不要对别人讲起,不然传到青帮的耳朵里,对你不好。”
“我知道。”丁美淇感激地看了他一眼。
谢文东从口袋中拿出一张名片,放在她手里,笑眯眯道:“如果遇到麻烦,可以来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