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二百零六章 六道 在线阅读

“妈的!”任长风低声骂了一句,说道:“不是让你们让小火嘛,怎么都给烧了?”
“任大哥,我们是放的小火,可是……”一名年轻汉子边擦额头的汗边仰面望了望,然后低声说道:“可能是今晚风太大的关系吧!”
风大,自然是一方面,但电影城内是仿古建筑,内部的房屋楼阁皆为木制,表面涂了油漆,沾火就着,加上不小的风势,虽然只是小火,转眼之间就变成燎原之势。任长风满面无奈地望望火势越来越大的电影城,问道:“现在怎么办?”
年轻汉子咽了口吐沫,低头小心地看了他一眼,小声说道:“不……不知道。”
“笨蛋!”任长风怒道:“去报警啊!还站在这里干什么,给消防局打电话,让他们来灭火!”
“啊?啊!”年轻的汉子心里嘀咕着,这叫什么事嘛,刚刚放完火,现在又要给消防局打电话来灭火……
任长风放的这把火,几乎将电影城烧个一干二静。多亏消防队来得够快,即使把火势控制住。但此时,任长风早已带人跑的无影无踪。
方紫依觉得呼吸有点困难,和谢文东在一起,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压力压在心头上,挥之不去,尤其,当他是自己的敌人时,这种感觉更加明显。
她觉得自己再在房中多呆一秒钟,她就会彻底疯掉。平生第一次,她产生想逃跑的感觉。她起身,准备告辞。
谢文东笑呵呵道:“急什么。”他看了看桌子上的饭菜,说道:“既然饭菜已经弄好了,就坐下吃完再走嘛,不要浪费掉。”
包房里飘着浓重的血腥味,地上还躺着恶面青年不知死活的身体,方紫依哪有心思吃饭。听谢文东这么说,她五脏六腑都在翻腾,几乎呕吐出来,连连摇手道:“不……不吃了,我有点不舒服,谢先生,不好意思,我先走了。”说完,他几乎是逃出包房的。
谢文东耸肩笑了笑,转目看看青帮那些僵站在原地的弟子,淡然道:“你们也可以走了。”
青帮众人闻言,如释重负,一各个相互瞧瞧,垂头丧气的向外走去。刚要出门,谢文东突然道:“站住!”
青帮弟子心中一惊,目光中充满惧怕,小心翼翼地看向谢文东。谢文东向地上弩弩嘴,道:“不要忘了,把他也带走!”
呼!一干人暗松口气,走出两名大汉,抬起恶面青年的身体,急匆匆走出包房。
等他们走后,东心雷在谢文东身边说道:“东哥,既然已经动手了,这么放他们走,太便宜他们了。”
谢文东幽幽一笑,道:“这些人只是小角色,起不到大的作用,放不放他们其实都一样。”
东心雷点下头,想了一会,又不无担心地说道:“东哥,伤了青帮的小头目,只怕他们会回来报复,而且,也会加剧我们和青帮之间的矛盾。”
“哈哈!”谢文东仰面而笑,说道:“我这样做,是给向问天吃个定心丸,告诉他,我是和他站在一边的。与南洪门比起来,青帮是大敌,他们的野心太大了,无论如何,都要先解决掉青帮,若现在这种情况下和南洪门貌合神离,勾心斗角,只会让青帮坐大,越来越不好对付。”
东心雷的想法与谢文东不一样,另有所指地说道:“攘外必先安内。”
谢文东摇头,微笑道:“攘外必先安内虽然是条好策略,但也要根据情况而定,青帮的老大,我们不了解,但我们却很熟悉向问天……”
对电影城起火一事,警方加入调查,所有证据都证明是有人蓄意放火,从保安被杀的现场看,警方推断是抢劫凶杀类的案件。歹徒为何人,警察查不到,或者说根本就不想去查。表面上,警方一再表示要严查凶手,实际上却没什么动作。青帮的人也不是傻子,自然明白警方没有尽力,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火究竟是由谁放的,而警察又在包庇谁。警方不尽力,青帮也没有办法,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自己吃。
青帮的电影城被一把大火烧毁过半,已无法再对外开放,需要进行翻修。可是,说来简单,实际做起来却不容易。如此巨大的电影城,想全部翻修得完好如初,没有两三个月的时间做不到,而且花费的金额也不是小数目。即使全部翻修完,会不会再有第二把火,第三把火,谁都不敢保证,最后,青帮干脆放弃翻修,虽然心里很不情愿,但青龙影业还是做了退出T市的决定。
和洪门比起来,青帮在T市的底子实在太薄了,根本无法相抗衡,与其干耗下去,浪费钱财,还不如果断撤离。
公司可以搬走,但电影城却搬不走,经过商议,青帮想把电影城拍卖出去。
电影城被烧,但底子还在,名声不错,地脚也好,刚开始,对电影城感兴趣的商家不少,可是,在洪门的威胁下,把全部商家都吓跑,最后,只剩下一个小型企业还在坚持,不过,它给出的价格也是底得离谱。
青帮急于脱手,在‘无人问津’的情况下,只好以极底的价位将电影城转让给那个小企业。
手续半完不久,青帮才知道,原来那家小企业在不久之前,已被北洪门收购,电影城其实是卖到了他们最不想卖的人手里。
青龙影业全面退出T市,在业界也引起轩然大波,人们纷纷猜测原因,但真正了解内情的却没有几个。
丁美淇想不到,谢文东当初似随意的一句话,竟然成为现实。
星期六,她单身一人主动来找谢文东。
北洪门的总部位于市中心一座二十八层高的大厦,一到五层为自己经营的酒店,六层以上为北洪门社团以及商业的办公用地。
谢文东的办公室在顶层,几乎整层楼都被占用,除了办公室之外,还有一些娱乐的设施和小型餐厅、酒吧等。
大厅的电梯只能通到六楼。丁美淇刚走出电梯,便有两名身穿制服的保安上前拦住她,问道:“小姐,你找谁?”
丁美淇愣了愣,因为身为明星的关系,很少有人对她说话的语气如此冰冷刻板,有些不太适应。她栽掉墨镜,说道:“我找谢先生。”
保安上下打量她,面无表情地问道:“哪个谢先生?”
丁美淇道:“谢文东,谢先生!”
保安一愣,注视她一会,问道:“小姐,请问你贵姓,另外有没有预约?”
丁美淇一怔,摇了摇头,道:“我没有预约。”接着,她又道:“可是,谢先生认识我,我们是……朋友,我叫丁美淇。”
听完她的名字,保安脸上没有任何变化,冷冷说道:“我稍等一会。”说着,保安拿起电话,拨给谢文东的秘书。
谢文东的秘书是位二十五六岁的年轻女郎,不仅人长的漂亮,而且能力非凡,头脑精明,是由东心雷和王海龙亲自精挑细选出来的。
接到楼下保安的电话,女郎没敢耽搁,直接转进谢文东的办公室里。
此时,谢文东正在会见一位老朋友,金三角的老鬼。
老鬼和谢文东的关系不一般,两人不单是生意上的伙伴,也曾在金三角一起出生共死过,感情深厚,听说谢文东回国的消息,他第一时间赶过来拜访。
听说是丁美淇来找自己,谢文东了然一笑,告诉秘书,让她上来,在会客厅等一会。然后,放下电话,笑呵呵问道:“鬼兄既然来T市了,就好好玩玩,过几天再回金三角吧!”
老鬼无奈的摇摇头,说道:“将军不会同意的,今年罂粟歉收,产量只是去年的四成,许多买家今年恐怕在金三角拿不到货了。我要逐个去协调,不然,搞不好要闹出大乱子。”
“哦?”谢文东一愣,吸口烟,悠悠问道:“怎么搞的?”
老鬼苦笑道:“老天要搞出涝灾,我们也没有办法。”
谢文东道:“我不管其他的买家能买到多少毒品,总之,给我们的,一成也不可以少。”
老鬼道:“那样的话,你就等于把金三角这一收成的货全包了。”
谢文东哈哈大笑,道:“全包就全包,我想将军不会有意见吧?!”
老鬼挠头而笑,道:“虽然将军不会有意见,但其他的买家会对你产生不满的。”
谢文东笑眯眯道:“他们不满?哼,谁在乎!将军的意思呢?”
老鬼道:“将军的意思当然是以你的文东会为主,不过,我以私下朋友的身份提醒你,金三角减产,全世界的毒品价格都要上涨,看着你一家大卖毒品,世界上许多人会眼红,小心有人会对你不利,取代你在金三角的位置。”
“呵呵!”谢文东仰面道:“我想要的东西,就算全世界的人都反对,也阻止不了我!”

翌日,鲁慧明给谢文东打来电话,同意他提出的要求,许诺近期将从日本赶到上海,与他同来的还有七八家帮派的老大。
谢文东与他约好时间,然后挂断电话。他把这些老大找到上海,意图很简单,在答应卖给他们毒品的同时,他希望对方能帮自己争取到日本洪门。李威被山口组追杀,不敢露头,日本洪门受到牵连,倍受打击,群龙无首的情况下,内部必然混乱,这些华人黑帮的老大虽然不能左右日本洪门内部的决定,但却能给其制造压力,如果他们能支持自己,还是有一定分量的。
未过两天,韩非回到上海,当日,他像谢文东发去邀请,请他出来一叙。
接到韩非的邀请,谢文东很意外,不知道韩非请自己是出于什么目的。
韩非和向问天,两人的性格看起来很像,实际上还是有很大差别的。向问天为人过于光明磊落,宵小行为,不屑去做,但韩非不一样,他手段多变,什么事情都敢干,若是接到向问天的邀请,谢文东毫不犹豫地就可以点头答应,但是接到韩非的邀请,他不得不仔细斟酌清楚。
东心雷在旁提醒道:“东哥,韩非请你,肯定没有好事,我看还是不要去的好。”
任长风撇嘴道:“怕什么?!如果我们不去,岂不是被青帮笑话咱们胆小怕事?”
东心雷正色道:“面子固然重要,可是安全更加重要。”
任长风没答话,问谢文东道:“东哥,韩非请你去哪见面?”
谢文东一笑,道:“说来也有意思,韩非请我去的地方既不是青帮的地头,也不是我们的地头,而是位于金山区的一处饭店。”
灵敏闻言,皱着眉头道:“金山区?那里是农村!”
任长风道:“韩非请东哥去那种地方吃饭,是不是也太小气了?”
“事情恐怕不会这么简单。”东心雷揉着下巴,面露疑惑地说道:“要说他预谋不轨,想对东哥不利,应该请东哥到青帮地盘去才对,那样他们做起事来会更加方便,要说韩非没有图谋,那他为什么要请东哥去那么偏僻的地方吃饭呢?真是让人搞不懂!”
谢文东把玩着韩非发来的请柬,淡笑不语,正如东心雷分析的那样,他也没搞清楚韩非的目的。
灵敏机敏地说道:“东哥,在我们没弄明白韩非的意图之前,还是先不要答应他的好。毕竟金山一带地势偏远,我们对那里也不熟悉,真要是中了人家的圈套,只怕难以轻易脱身。”
谢文东摇了摇头,笑道:“如果我不去,不正如长风所说,会被青帮耻笑吗?!”
任长风一听这话,急忙摆手道:“东哥,我刚才那只是一时的气话……”
“可我认为有道理。”谢文东说道:“何况,我们对金山区不熟悉,想必青帮也未必能熟到哪去,只要我们做足准备,多带些兄弟过去,即使青帮有其他的意图,也奈何不了我们!”话虽然这样说,但其中还是有很高的奉贤,谢文东之所以要答应,也是想满足心中的好奇,看韩非究竟要干什么。
听他这么说,众人识趣地不再多言,东哥要去做的事,别人想拦也拦不住。东心雷说道:“既然这样,东哥,我先去安排一下人手。”
东心雷前脚刚走,灵敏随之也说道:“东哥,我现在到金山区走一趟,先探探那里的动静和风声。”
“恩!”谢文东点头应允。
喊罚诶发来的请贴上所定的时间是明天下午五点,时间方面还是比较充裕的,足够谢文东妥善准备。
人手方面,由东心雷和任长风安排,加上姜森带领的血杀成员,问题不大。第二天中午,灵敏也打探完消息,回来向谢文东汇报。青帮上下并没有大的动作,在金山区,也没有发现大量的青帮帮众聚集,看起来,韩非并没有加害谢文东的意思,至少,表面上看是这样子的。
听完灵敏的情报,谢文东笑了,苦笑,现在,他对韩非的意图更加迷糊了。难道,韩非真的只是单纯想邀请自己出去吃顿饭这么简单?这样的结论,恐怕连傻子都不会相信!看来,只好到时亲自问问他了。
下午五点,谢文东坐车,准时出现在饭店门口。
饭店的面积很大,但同时也很土气,完全是按照农家庄园设计,乡土气息浓厚。饭店还算干净,只是客人倒不多,严格地说,偌大的饭店大厅,只有谢文东和韩非两帮人。
韩非身边带有二十多名手下,这些人,一个赛一个的魁梧、健壮,其身手在青帮都是出类拔萃的,谢文东身旁的人更少,只十余人,北洪门弟子和血杀成员大多都隐藏在暗中。
他两人见面之后,韩非主动上前,笑道:“听说谢先生最近春风得意,真是可喜可贺啊!”
谢文东淡然说道:“韩兄此言怎讲?”
“哈哈!”韩非说道:“谢先生接收了香港洪门,实力又增长了一大截,难道不值得庆祝一下吗?”
“哦!”谢文东恍然大悟地点点头,笑道:“来时,我还觉得奇怪,不知道韩兄为什么无缘无故地请我吃饭,原来是为了这件事啊!香港洪门只是个小帮会,势力单薄,算不上什么,多它不多,少它不少,接收它,还谈不上让我的实力增长多少。”
“呵呵,谢先生实在太谦虚了。”韩非说道
道:“香港洪门可是让人眼馋的大肥肉啊,如果谢先生不愿意要,可以让给我嘛!”
任长风在旁听了这话,鼻子差点气歪了,暗骂韩非的脸皮真是比城墙还厚。
谢文东一怔,接着笑道:“如果韩兄有兴趣,我倒可以好好考虑一下!”
韩非仰面而笑,拍拍谢文东的胳膊,笑道:“只是开个玩笑而已,我怎么会横刀夺谢先生所爱呢!”
说话间,韩非招呼谢文东坐下,一张位于饭厅中央的大圆桌子,风语Wap.FYwap.Net只他俩人在坐,其他人全部站在二人身后,他俩谈笑风声,好象态度亲密的朋友,但手下人可都是一个个小心翼翼,对对方充满了警惕和戒备。
韩非环视一周,问道:“谢先生觉得这里的环境怎么样?”
谢文东说道:“还不错,很幽静。”
“恩!”韩非点头说道:“我喜欢幽静的地方。本来,我想邀请向兄一起过来的,可惜,他现在来不了。”
谢文东端起茶杯,浅尝了一口,说道:“向兄的伤势听说很重。”
韩非叹了口气,话锋一转,又道:“但对谢先生来说,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谢文东耸耸肩,兴趣十足地看着他,等待下文。韩非继续道:“如果不是向兄有伤在身,只怕,香港洪门的大哥也轮不到谢先生的头上吧。”
韩非对谢文东是如何坐上香港洪门大哥的事情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他知道南洪门和香港洪门的关系交好,如果向问天不受伤,香港洪门大哥的位置肯定是他的。
谢文东笑眯眯地喝着茶水,也不反驳他的话。其实,韩非的话也是有一定道理的,如果在于赢死后,向问天立刻来到香港,他想争取到掌门大哥的位置还真没有那么容易。
韩非看着谢文东一会,又笑道:“听说,谢先生最近又将矛头伸向了日本,与日本洪门大哥李威联手做掉了山口组的高级顾问工藤义和。”
谢文东呵呵而笑,说道:“韩兄的消息可真灵通啊,这件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韩非说道:“是山口组的人告诉我的。”
谢文东心中一惊,暗暗吸了口气,不过,脸上表情没有太多变化,他幽幽说道:“听起来,韩兄和山口组的关系不错!”
“恩,是很不错!”韩非笑道:“他们帮过我很多次,包括向我提供一些重要的情报。礼尚往来是中国的传统,既然他们帮过我,我也应该回报他们。”
听到这,谢文东已经预感到了什么,他点头,眯眼笑道:“没错!”
韩非说道:“所以说,当他们找上我,要我帮忙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谢文东道:“他们让你帮的忙,是杀掉我。”
“不!”韩非摇头道:“我也有我自己的原则,这一点,山口组很清楚。他们只是让我把你约出来,剩下的事情,就由他们自己去处理了。”
“看来,韩兄很圆满地完成了任务,因为我已经在这里了。”谢文东笑眯眯地说道。
他能笑得出来,可是,他身后的东心雷等人却已紧张到了极点。尤其是灵敏,暗叫一声糟糕,她在打探情报时,只打探了青帮的动静,做梦也想不到,韩非只是帮别人架桥,山口组才是幕后的黑手。这饭店周围,还不知道埋伏有多少山口组的人呢!想到这,他冷汗顿时流了出来,好狡猾的山口组,好可恶的韩非啊!
“我邀请谢先生,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理,出乎我意料的是,谢先生真的来了。”

谢文东认真地点点头,道:“好主意,我会考虑的。”
陆寇站住身子,说道:“我等谢先生的答复。”
谢文东没有回头,只有随意地挥了挥手。
走出医院,上了车,谢文东笑了。东心雷见状,奇怪地问道:“东哥,怎么了?”谢文东道:“向问天没事,死不了。”
“啊?”与谢文东同坐一车的东心雷和任长风都愣住了,不知道东哥为什么这么说,在医院里,明明已经看到向问天奄奄一息了!东心雷问道:“东哥,我看向问天不象是装的,即使他能装得出来,南洪门下面那些小弟也装不出来,看他们的表情,都是一副大难临头的样子,好象向问天真的可能随时断气。”
“呵呵!”谢文东嗤笑一声,道:“也许,南洪门下面的人确实不知道向问天在装病危。”说着,他顿了一下,摇头道:“不过,我在陆寇的身上,根本感觉不到他有任何悲伤的意思,虽然他的外表是一副很悲伤的样子。如果换成是我有事,向问天来探望我,你们会有心情和他闲聊吗?还会有心情向他道贺为哪哪哪的新洪门大哥吗?”
听谢文东这么一说,东心雷和任长风同是一呆,回想陆寇刚才的话,谈不上有什么破绽,但确实没有老大病危的压抑和急迫感。任长风耸耸肩,道:“也许,陆寇那家伙对向问天的死活根本漠不关心呢!”
“哈哈!”谢文东大笑,道:“陆寇不是那样的人,他对向问天的忠诚,并不次于萧方。”
东心雷连连点头,他问道:“东哥,你说向问天装成要死的样子,他究竟想干什么?”
谢文东沉思片刻,嘴角一挑,道:“是为了麻痹我和韩非,让我二人对南洪门不再产生忌惮,这样一来,黑道的争端就主要集中在我们和青帮身上,南洪门可趁机抽身,期间,他们能干的事有很多啊,趁乱占些便宜啦,即使占不到便宜,暗中增加自己的势力也不错,向问天为人向来梗直,光明正大,可真要是耍起计谋来,能骗一群人上当呢!哈哈!”
“哎呀!”东心雷长嘘一口气,笑道:“如果没有东哥提醒,我们可能真会被向问天骗了…………”
任长风倒不已为然,撇撇嘴,问道:“东哥,那我们现在怎么做?”
谢文东想了想,说道:“按陆寇的意思去做,这段时间,也真的让青帮太清闲了。”
东心雷疑道:“那我们不是正好中了向问天的计?”
谢文东淡然笑道:“我也确实想看看他究竟想要做什么对了,最近青帮有什么动静吗?”
东心雷道:“没有。听说韩非现在不在上海,而是去了DL…………”
“哦?”韩非去了DL?DL是文东会的地头,他到这里只有一个目的,去探望他的女朋友丁洁。按理说向问天有事,对青帮来说是个大好的机会,他却偏偏在这时候离开。谢文东叹口气,幽幽说道:“向问天病危,他竟然在DL,我真想知道,在他心目中,女人和江山究竟哪个重要。”
东心雷道:“东哥要打击青帮,现在正是好时机,毕竟韩非不在上海,我们能抓住很多青帮的空挡。”
谢文东仰面想了想,话锋一转,道:“既然韩非不在,打起来也没什么意思,这段时间,我刚好可以去趟日本。”
东心雷惊讶道:“东哥要去日本,去做干什么?”
谢文东一笑,道“去见一个人。”“谁?”“李威!”
日本洪门不象中国洪门,有南、北、香港、台湾之分,十分统一,全日本就只有一个洪门,只是在实力上,日本洪门在日本黑帮里还算不上一流的帮派。
因为杀光李白山全家这件事,谢文东对李威的印象大打折扣,但不喜欢并不代表不接触,毕竟李威是日本洪门的老大,能用到他的地方还会很多。
谢文东这次去日本,带的人并不少,除了五行兄弟和格桑这六位贴身保镖之外,还有新加入麾下的杰克以及姜森、任长风、血杀的精锐人员,毕竟日本是山口组的地头,他和山口组的关系又很僵,不得不做足准备,以防不测。
对于谢文东的拜访,李威十分高兴,亲自带人去东京机场迎接,也算给足了谢文东面子。
两人在机场见面之后,先是热情地相互拥抱一下,接下来,自然少不了一番客套的场面话,由于双方老大的态度亲密,场面中的气氛也很融洽,出了机场,坐上汽车,李威直接把谢文东送到自己的郊外住所。
李威所住的别墅面积非常大,即使在位置在郊区,也可谓是豪宅了。别墅内除了一栋三层的楼房外,还有硕大的后花园,足有大半个足球场大,里面不仅有假山、草坪,还有一座游泳池和温泉。
当谢文东到时,别墅里已聚集了不少人,大多都是四十左右的中年人,一各个白白胖胖,有西装革履的,也有穿大花衬衫的。这些人,随便挑出一个都是日本华人黑道中有头有脸的人物,不是帮主,就是会长。
听说谢文东到日本,这些华人帮会的老大不甘寂寞,一是想来”见识一下,看看传说中的谢文东究竟是什么样子,二也是顺便谈谈合作,看看有没有甜头可赚。
这些老大的人数也不少,加上下面的小弟,使得别墅内外都是人。任长风见状吓了一跳,嘟囔道:“我靠,这是李老头的家吗?我以为到了大型商场呢!”
任长风除了金鹏和谢文东之外,没再看得起谁,李威在洪门内的辈分不低,可任长风私下里一直叫叫他李老头。
五行兄弟听了,忍不住皆笑出了声,金眼拉了拉他的袖口,低声说道:“小声点,让人听到了多不好。”
任长风耸耸肩,不过还是闭上了嘴巴。
李威拉过众帮会的老大,一一为谢文东介绍,后者大致在心里数了数,这次,共来了二十多位老大,看来,李威在日本华人黑道中的面子绝对不小啊!
“文东一路辛苦,要不要先休息一下!”李威很体贴,关切地问道。
谢文东摆手一笑,道:“只是两个多小时的飞机,没事!”
李威拍着谢文东的肩膀,哈哈大笑道:“年轻人的体格就是好,我们和你可不了啊!”
谢文东含笑道:“李叔年富力强,也很值得我们后辈学习。”
“哈哈!”听完谢文东的话,李威顿感脸上有光,仰面大笑,拉着谢文东的手腕,对周围众人说道:“文东是我们洪门的后起之秀,近些年来如日中天,前途不可限量啊!”
左右的众老大听完,皆都笑了,不少人连连附和道:“是啊!是啊!”
又说了一通场面话,李威把谢文东拉到一旁,问道:“文东,香港黑旗帮的事处理得怎么样了?”
谢文东淡然道“遇到一些小麻烦。”
李威点点头,前几天谢文东被人开出高额的花红,上了暗花的事,他在日本也听说了。他正色道:“文东,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不要客气。”
谢文东闻言,连忙说道:“多谢李叔关心。”
“走,我们去泡温泉,边喝酒边聊!”李威拉着谢文东又向其他那些老大招呼一声,向后院走去。
温泉的面积不小,十米见方,四周有石块镶嵌,看起来古香古色。这些老大显然是李威常客,来到温泉前,一各个宽衣解带,毫无顾虑,而下面的小弟也都脱去上衣,露出身上的大片刺青以及腰间别着的手枪,自觉的守侯在一旁。
这时,有两名身穿日本和服的女郎走到李威近前,一个帮他解上衣,一个帮跪地帮他解裤带。另外两位女郎走到谢文东近前,伸手来解他的衣裤。
谢文东暗皱眉头,退后两步,摆摆手,示意不用。
那两女郎一愣,不解地看着他,然后又瞧瞧李威。
谢文东一笑,道:“我自己来就可以了。”说着,他缓缓解开中山装的衣扣。
此时。李威已除去衣物,赤身裸体地走进温泉内,在他背后,刺有整整一面的天神文身,天身一手持刀,一手持剑,,叱牙咧嘴,好不凶恶。
众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刺青,这已成了黑道的风俗。混黑道的人都很迷信,会将自己信仰的守护神刺在自己身上,青龙、白虎、朱雀、玄武是最常见的。他们相信,这样一来,自己会得到守护神的庇护,能逢凶吉。即使是姜森、任长风、五行兄弟身上也有文身。
谢文东倒是个例外,在他身上,什么都没有,至少表面上看没有。
那些黑帮老大见状,都咧嘴笑了,谢文东看起来不像是黑道大哥,更像是个学生。不过,当他进入温泉之后,再没有人笑得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