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2

【励志】雨花(01)

  苏青平和他媳妇结婚已十二年,却无一儿一女。他们不是不想造出自己的下一代,苏青平说老天待他不公平,只把自己的孩子困住不放,孩子不懂什么无亲之苦,大人却饱受求子之痛。

【原创连载 | 雨花】01 是个女娃

当在经历十月怀胎的幸福与痛苦后,当听到孩子的哇哇哭声,当嘴唇轻轻碰到那柔嫩的皮肤,作为妈妈,这或许是人生最幸福的时刻之一。

  这些年,为了求个孩子,苏青平一家耗尽了所有的积蓄,尝试了多种偏方。每次去医院检查,都说他和他媳妇没有阻碍生育的问题。无法对症下药,反而干着急不起来,他们慢慢地摸索了十几年,也还没摸着孩子的头。

图片 1

可是生孩子这件事,从来都不仅仅只是喜悦,那里面包含了太多太多,生孩子这一道门既是“生门”,亦是“死门”。

  苏青平结婚十多年还没孩子,邻里街坊的谁都心知肚明,孩子都没生一个,还要这面子干什么,索性愁着脸经常向他们打听生孩子的良方妙招。他媳妇已经喝了几缸子的药汤,买中药的时候还只能买那一户独有的昂贵配药,照着那家的药方子去别家配药可不行,别人家配出来的药,熬出来就清汤寡水的,就那一家的浓稠,显得心安有效。这还真是个烧钱的毛病。别人家都在想避孕的事,我们家在想怀孕的事,别人还有闲工夫来操心我们,我们自己只是又气又恼。钱没了,孩子也没造成,自己又将至不惑之年,苏青平想想就觉得自己窝囊,痛恨自己简直一事无成,真是一遭失败的人生。

文/六月

在这里,我想谈谈生孩子这件事,金钱有多重要。

  之前,他的媳妇怀上了双胞胎,去医院检查后只拿回了些普通的调理身子的药,医院并没有告诉他们这样的喜讯,因为医院也没有检查出来。后来有一天晚上,他媳妇开始流血,两个没有经验的大人不以为然,第二天再去医院的时候,孩子就没了。苏青平坐在主治医生的面前,久久未抬起头,两颊边本就已呈下垂趋势的肌肉不住地向下抽搐,把嘴角也往下压弯了,半曲着的身体就像僵过头的石像,一碰就会碎。他想疯了般地怒骂,骂坐在对面的医生,骂整个医院,骂他的媳妇,骂自己……但是,他谁也没骂。孩子已经没了,骂了有什么用。以后还是要来这家医院看病的,还是要和媳妇生孩子的。

1988年4月25日,是一个晴朗的天气。地里的麦子在阳光的照耀下,朝着太阳兴奋的向上生长,生怕矮了别的麦子一分。张阳村里的树已经枝叶茂盛,远远的望去,象个小森林一样。偶有几声狗叫,鸡叫,以及伴随着孩子的笑闹声,让人知道这是一个纯朴的村子。

2017年播出了一个极具现实意义的关于产科的纪录片《生门》,我很庆幸能看到这么真实的纪录片,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新生命诞生的喜悦,也可以看到求子而不得的痛苦,甚至也可以看到足月却胎死腹中的惨案。可是作为一个女性,我不由得感慨,有钱真的很重要。

  打那以后,他媳妇就整日足不出户,常常红肿着桃核眼发愣,有时候突然哭出声来。这样下去,身体和精神都会吃不消。苏青平安慰他的媳妇:“没了这双胞胎说不定还是好事呢,万一生了两个儿子,我怎么养得活?”他是他媳妇的精神支柱,如果他也倒下了,生孩子的事就根本指望不上了。

从村西头进去,第一家院子里,池根柱一家正在吃饭,媳妇胡青挺着个大肚子,靠坐在椅子上,拿筷子的手去夹菜,都有点辛苦,看起来是快要生了。根柱夹了一筷子青菜到媳妇婉里,媳妇朝他笑了笑,继续吃饭。坐在不远处的爹妈看到小两口恩爱的样子,再看着媳妇的大肚子,也相对一下,咧开嘴笑了起来。

01、面临大出血的产妇,没钱做手术

  夜里,躺在床上。苏青平心里一直嘀咕着:待会儿让我梦见我的孩子吧,这样说不定我媳妇很快就能怀上了……他在黑暗的微光里望了一眼已经熟睡的媳妇,自己也迫不及待地合上了眼。

胡青吃完饭,拿着空碗向厨房走去,刚走到厨房门口,突然“哎呦”一声,扶着门框停了下来。根柱一下子放下碗,两步走到媳妇身边,扶着她问道:“怎么了,又踢你了?”

图片 2

媳妇好一会没说话,也站着没动,等缓过来劲,说:“我怕是要生了。”

图片 3

一句话刚落音,那边公公婆婆直接丢下碗,跑过来问:”真的要生了?“

图片 4

看着媳妇不吭声,婆婆知道这是阵痛了,急着吩付根柱说:”赶快,扶你媳妇进屋躺下,你去请刘大娘,再去前院,把你二婶叫来,就说你媳妇要生了。“

图片 5

根柱有点急傻了似的,扶了媳妇进屋,着急忙慌的出去请人了。这里胡青婆婆对她公公说:”别吃了,赶快端屋里吧,一会就来人了,先烧点热水。“

图片 6

几个人忙活了起来,婆婆进屋陪着媳妇。这时胡青的头上已满是汗了,疼的直哼哼,实在疼的受不了大叫了起来。婆婆一边拿着毛巾帮她擦汗,一边说:”不能叫,一会该没有力气了,要留着力气生娃。“

他们一家是穷困农村的,家里应该很困窘,产妇身体不好却幸运地怀上双胞胎,但宝宝不足32周,产妇却随时面临大出血的危险。生命不仅仅是和时间在赛跑,生命也是在和金钱赛跑。大出血需要输血,血很贵;早产儿需要进儿科护理,保温箱很贵;各种救命的药也很贵。最让人犯难的是,产妇并没有医疗保险。

两个人一个疼的死去活来,要叫要哭的,一个竭力的劝着不要叫,要省力气等着生娃。

这所有的情况都令人焦急,五万块左右的花费却让一家人无助得流泪,五万块不是一笔小数目,千凑万凑才凑出了这笔钱,令人高兴的是,大人小孩都保住了。医生考虑他们的经济情况,没有上镇痛泵,我能想象那有多痛。

胡青看着婆婆只关心肚子里的娃,这么长时间了,都没有安慰安慰她,只是一个劲的说,让她不要叫,要保留力气,心里很难过。不由的泪就出来了,可是下一瞬间,又一阵的疼痛袭来,也顾不得难过了,强忍着不叫了,为了肚子里的娃,也要忍着,等着生娃。只要把这个娃娃生出来,自己就能抬起头挺起胸堂直起腰板走路了。

图片 7

根柱连走带跑的到了刘大娘家,人还没进院子就叫了起来:”大娘,快点,胡青要生了,要生了。“

图片 8

刘大娘一家也正在吃饭,听到声音,急急忙忙的站了起来,”怎么着,要生了。“

图片 9

根柱喘着气说:”要生了,疼的不行了,快点去吧。“

图片 10

刘大娘二话没说,跟着根柱就跑了出来,刚走到外面大路上,正好看到二婶往这边走,根柱急忙喊:”二婶,二婶,胡青要生了。“

02、高血压产妇在金钱面前对病情的轻视

那边二婶听着话音,扭头一看是这两个人,一下子就明白是怎么回来了。喜滋滋的说:”这是要生了吧,走吧,赶快走。“

这是一位普通的打工产妇,她的血压一直不稳定,血压有时非常高,血压控制不住的话是十分危险的,有可能宝宝在腹中保不住,医生认为宝宝当然是待到34周更好,但是等到34周的这几天是非常危险的,再加上她胆汁酸,这几天有可能发生意外,就建议早点做手术。

三个人刚进院子,就听到屋里子胡青的叫声,两个人也来不及说什么,直接就进屋里去了。刘大娘本就是村里有名的接生婆,村子里的孩子,基本上都是她接生的,接生的水平很高,什么难产,屁股先出来的,都能顺顺利利的接生。

然而这位产妇一直没有认识到自己的病情有多重,她不肯去ICU,她也希望晚点做手术,能保一天是一天,不仅是因为增加孩子的存活率,也是因外早点做手术孩子就必须去儿科保温箱,这又是一笔大的花费。

刘大娘掀开被子一看,这离孩子出生已经八九不离十了。这边热水,毛巾,剪子什么的都准备的停停当当,刘大娘和二婶挽起袖子开始忙着接生了。

在与医生的各种沟通后,她赌赢了,拖了几天,这几天没有发生意外。可是我们要知道,她赌的可是两条生命。很多人都会认为医院会坑钱,这种现象固然存在,但在危机关头我们是赌不起的,不要因为金钱的原因而错失了更重要的东西。

三个女人在屋里子忙忙活活的,两个男人在院子里也是干着急。就这工夫,邻居有听到动静的,来了好几个人,在院子里站的,坐的,等着孩子出生。

图片 11

一个中年男人说:”大伯,这以后出去,就有孙子跟着了,不得清静了。“

图片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