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遇乐·次韵辛克清先生》原文及赏析

永遇乐·次韵辛克清先生

百感中来不自由,角声孤起夕阳楼。碧山终日思无尽,芳草何年恨即休?睫在眼前长不见,道非身外更何求。谁人得似张公子,千首诗轻万户侯。——唐代·杜牧《登池州九峰楼寄张祜》

鸾扇斜分凤幄开,星桥横过鹊飞回。
争将世上无期别,换得年年一度来。——唐代·李商隐《七夕》

我与先生,夙期已久[2],人间无此。不学杨郎,南山种豆,十一征微利[3]。云霄直上,诸公衮衮,乃作道边苦李[4]。五千言[5],老来受用,肯教造物儿戏[6]。

登池州九峰楼寄张祜

唐代:杜牧

杜牧(公元803-约852年),字牧之,号樊川居士,汉族,京兆万年人,唐代诗人。杜牧人称“小杜”,以别于杜甫。与李商隐并称“小李杜”。因晚年居长安南樊川别墅,故后世称“杜樊川”,著有《樊川文集》。

杜牧

我与先生,夙期已久,人间无此。不学杨郎,南山种豆,十一征微利。云霄直上,诸公衮衮,乃作道边苦李。五千言、老来受用,肯教造物儿戏?东冈记得,同来胥宇,岁月几何难计。柳老悲桓,松高对阮,未办为邻地。长干白下,青楼朱阁,往往梦中槐蚁。却不如、洼尊放满,老夫未醉。——宋代·姜夔《永遇乐·次韵辛克清先生》

永遇乐·次韵辛克清先生

天岂无情,天也解、多情留客。春向暖、朝来底事,尚飘轻雪。君过春来纡组绶,我应归去耽泉石。恐异时、怀酒忽相思,云山隔。
浮世事,俱难必。人纵健,头应白。何辞更一醉,此欢难觅。欲向佳人诉离恨,泪珠先已凝双睫。但莫遣、新燕却来时,音书绝。——宋代·苏轼《满江红·正月十三日送文安国还朝》

满江红·正月十三日送文安国还朝

把酒论当世,先生小酒人。大圜犹酩酊,微醉自沉沦。此别成终古,从兹绝绪言。故人云散尽,我亦等轻尘!——近现代·鲁迅《哀范君三章·其三》

哀范君三章·其三

近现代:鲁迅

把酒论当世,先生小酒人。大圜犹酩酊,微醉自沉沦。此别成终古,从兹绝绪言。故人云散尽,我亦等轻尘!

3悼念,友人

七夕

唐代:李商隐

李商隐,字义山,号玉溪生、樊南生,唐代著名诗人,祖籍河内沁阳,出生于郑州荥阳。他擅长诗歌写作,骈文文学价值也很高,是晚唐最出色的诗人之一,和杜牧合称“小李杜”,与温庭筠合称为“温李”,因诗文与同时期的段成式、温庭筠风格相近,且三人都在家族里排行第十六,故并称为“三十六体”。其诗构思新奇,风格秾丽,尤其是一些爱情诗和无题诗写得缠绵悱恻,优美动人,广为传诵。但部分诗歌过于隐晦迷离,难于索解,至有“诗家总爱西昆好,独恨无人作郑笺”之说。因处于牛李党争的夹缝之中,一生很不得志。死后葬于家乡沁阳(今河南焦作市沁阳与博爱县交界之处)。作品收录为《李义山诗集》。

李商隐

我与先生,夙期已久,人间无此。不学杨郎,南山种豆,十一征微利。云霄直上,诸公衮衮,乃作道边苦李。五千言、老来受用,肯教造物儿戏?东冈记得,同来胥宇,岁月几何难计。柳老悲桓,松高对阮,未办为邻地。长干白下,青楼朱阁,往往梦中槐蚁。却不如、洼尊放满,老夫未醉。——宋代·姜夔《永遇乐·次韵辛克清先生》

永遇乐·次韵辛克清先生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唐代·李白《清平调·其一》

清平调·其一

义公习禅寂,结宇依空林。户外一峰秀,阶前众壑深。夕阳连雨足,空翠落庭阴。看取莲花净,应知不染心。——唐代·孟浩然《题大禹寺义公禅房》

题大禹寺义公禅房

唐代:孟浩然

义公习禅寂,结宇依空林。户外一峰秀,阶前众壑深。夕阳连雨足,空翠落庭阴。看取莲花净,应知不染心。18山水,赞美

东冈记得,同来胥宇[7],岁月几何难计。柳老悲桓,松高对阮[8]。未办为邻地。长干白下[9],青楼朱阁,往往梦中槐蚁[10]。却不如、洼尊放满[11],老夫未醉。

【注解】

[1]辛克清:名泌,汉陽诗人,词人沔鄂友人。

[2]夙(sù)期:早有期约,老交情。

[3]”不学”三句:杨郎,汉代杨恽,宰相子,少显朝廷,后废为庶人,仗馀禄,治产业,籴贱贩贵以逐利。曾咏”田彼南山,荒秽不治,种一顷豆,落而为箕”以泄愤,事发,被腰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