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西安: 是谁留下千年的祈盼(9)

  她说,她的车在乌根葛楞河陷进了河中,这条从昆仑山上流下的河,水量不大,但河床变化无常,油田上往往今年在河上修了一桥,两年后河水改道又修一桥,再二三年又改道了,整个河面竟宽十一公里。她的车陷了三小时后才被过路的车帮着拉了出来,而远处的昆仑山在阳光下金碧辉煌,山峰与山峰之间发白发亮,以为是驻了白云,问帮拖车的司机,司机说那不是云,是沙,风吹着漫上去的。终于到了格尔木,这个河水集中的地方真美。这是一座兵城,也是一座油城,见到的人即使都穿了便衣,但职业的气质明显地表现出来。她说,我当然是要进昆仑山中去看看的。哇,昆仑山不愧是中国最雄伟的山,一般的情况下人见山便想登,这里的山不可登,因为登不上去,望之肃然起敬。她说她在河谷里见到了牧民的迁徙,那是天与地两块大的云团在游动,地上的云团是上千只羊,天上的云也不是云,是羊群走过腾起的尘雾。牧民骑在骆驼上,骆驼前奔跑着两只如狼的狗,我是在那里拍摄的时候狗向我奔来,将我扑倒,它没有咬我,却叼走了我的相机,相机就交给牧民了。牧民玩弄着我的相机,示意着让我去取,而他跳下骆驼用双腿夹住了狗,狗头不动,前蹄使劲刨着地,尾巴在摇,如风中的旗子。
  我说,哈,咱们的恋情变成了见闻的交流,爱上升到了事业的共鸣,这是个了不起的奇迹!她说,你得清楚,如果有恋,这是婚外恋啊!我说爱情原来有这么大的力量,我爱你!她说,我喜欢你!我说,我爱你,真的爱你!她说,男人们说这样的话总是容易,这话请留下十年后,我老了丑了再说才是真的。我说,那我多盼你现在就老了丑了,我爱你,你能说一句我也爱你的话吗?她说我不配说,这样对你好,对我也好!我叹气了,只好开始又说我的见闻和思考。我说,丝路上,我走的军线,所到的军营,我发现十个领导八个就是陕西人。想想历史,开辟和打通此路的差不多又都是陕人,商人更多是陕人,西路军也是。她说,油线上何尝不大多数是陕人呢,我每到一地,接待的人都讲普通话,一听我说秦腔,就全变成秦腔和我说,口口声声喊乡党。给你说件趣事吧,在敦煌的石油生活基地,电视台老播放秦腔戏,那些人数只占少部分的南方人有意见了,但领导都是陕人,意见提了也不顶用,争取了数年才开增了别的戏种。油田报纸上曾有人写了小文章说家属区还有个秦腔戏自乐班夜夜唱,他听不来秦腔戏算什么艺术,大喊大叫,吵闹得人不得休息。结果一大批老职工告状,去报社闹事。当知道一块儿晨练的一个老头的儿子是报社副主编,就开始骂老头,甚至把老头开除了活动小组,而作者写了三次检讨,此事才得以平息。

9:20出发向格尔木

2008年9月3日,因参加首届世界智运会采集昆仑神泉圣水的活动,记者顺青藏线走了一趟昆仑山。当日上午,记者一行驱车从格尔木出发,出市区南行向西不远就是铁路与公路并行的青藏线。青藏公路为109国道,而新建的铁路就是被人们美誉的“天路”。

大路朝天,109国道一路向北。

图片 1

9:25长江源纪念碑

近看昆仑山

这里离沱沱镇和车站都很近。从路边下去便是,不过实在是破落不堪,正如这里被破坏的环境。

由格尔木出来后,公路两侧是一望无际,星星点点灌木丛的黑色戈壁滩,这里是柴达木盆地的东南边缘,前行32公里便是南山口车站,它是青藏铁路一期工程起点,2001年6月29日,青藏铁路开工建设的消息,便是从这里传出,传遍青藏、传遍中国,传遍世界。

11:45可可西里藏羚羊观景台

图片 2

海拔4602米。

青藏线上进入昆仑山的标志

13:25可可西里雪山观景台

经过南山口收费站不远,两座矗立于青藏公路两边,壮观的纪念石碑就会撞入人们的眼帘。东侧碑石上刻着“万山之祖”,西侧为“巍巍昆仑”。八个红色的大字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异常醒目。随行的格尔木旅游局司机小严告诉记者说:“这个标志就意味着从这里开始就进入了昆仑山。

海拔4639米。这一路一直是海拔4000多米。不过对高反,我们都已没有反应。

图片 3

13:55昆仑山口

格尔木河谷区

山口海拔4768米。这里也是可可西里保护区和索南达杰纪念碑的所在地。从这里开始海拔开始慢慢下降。

驱车继续前行就进入了格尔木河谷区,几次跨越河流,前方,便别了昆仑桥,在这里,发源于昆仑山北麓的昆仑河长期剥蚀岩层,穿凿成深达30-40米峡谷,峡谷底部宽阔曲折,谷顶最窄处仅一步之隔,置身其间,雪山融水奔腾而来,呼啸而去,水声震耳欲聋,称“一步天险”。

16:07格尔木收费站

图片 4

过路费5元。两个多小时我们下降了近2000米,这里海拔只有2780米。

青藏线上的昆仑河

16:35入住酒店

资料记载:昆仑山势如巨蟒,誉称“莽昆仑”,史书载昆仑山是玉龙腾空之地,素有亚洲脊柱之称。昆仑山西起帕米尔高原,山脉全长2500公里,平均海拔5500~6000米,宽130~200公里,西窄东宽总面积达50多万平方公里,最高峰在于青海、新疆的交界处,名为新青峰–布格达板峰,海拔6860米,是青海省最高点。

晚上吃了一顿当地特色的烧烤,真心糊住了嘴,非常油腻。看来也就能尝可鲜了。

图片 5

图片 6 昆仑山口

青藏线上最高的铁路高架桥

路书

前天入住在纳木措岸边的小旅馆,让我们彻夜难眠,看完朝阳便匆匆离去。昨天入住之前也曾担心有余悸,毕竟这里和纳木措海拔不相上下,沱沱河海拔4600米左右,纳木措湖面海拔4718米。但是我们吸取了湖边的教训,选择了当地最好的一家旅馆,结果一觉睡到天明,让我们体力得以满血复活,身体没有任何不适。这也说明,我们昨天早上的不适,更多是住宿条件太差引起的,因为两个地方的海拔相差不过100米。所以建议大家在这里一定要注意,到了海拔4000米以后,以定要选择条件好的宾馆入住,尤其在青藏线上,这一路没有低海拔城市可供过夜选择。另外,如果在4000米高度有高返,可以要求酒店提供医用氧气。

今天的目的地是格尔木。出发前,我们又来到昨晚吃过的面馆吃了一碗热乎乎的热汤面。来得太早,老板还没生好火。一边生火,一边和我们闲聊。原来,这里吃的水都是从外面买来的!三江源的污染竟然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而不断的保护不是流于形式,便是困难重重。听到这些,我不尽有了罪恶感。因为青藏线上的游客、司机,正是这个重要中转休息城镇最大的污染源所在。没有垃圾处理厂,没有污水处理厂,在这常年冻土的青藏高原,你让他靠什么去降解、消化这么多人留下来的垃圾和污水?也许就根本不适合旅游开发。

图片 7 长江源纪念碑

离开了沱沱河,一路路况还算不错,除了一段修路改道临时便道造成拥堵,一直还算畅通。但是一定要注意路上的限速,以及数不尽的大车。汽车一直行走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高度,草原植被越发的稀少,生态状况明显更回的脆弱。不过这一路天清气朗,蓝天白云,青藏高原上的广袤,苍凉,在这里得到了完美体现。

这一天的前半段基本是行驶在可可西里地区,路上有藏羚羊和雪山观景台。风景还算是美丽,但并无太大新意,而且缺少变化。如果你注意可以看到藏羚羊。但不是在观景台看到的,倒是在路上。也没有说是成群结队,只是三三两两的几只。在到达昆仑山口前还会路过楚玛尔河,长江的北源,最终汇入通天河。

图片 8 昆仑山口
图片 9 昆仑山口
图片 10 昆仑山口

昆仑山中国最著名的山之一,有数不清的神话和故事诞生在这里,还有让无人国人痴迷的昆仑玉也深藏在这里。在昆仑山口可以看到环保卫士索南达杰纪念碑和纪念雕塑、昆仑玉雕塑、昆仑山世界地质公园石碑、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雕塑、昆仑山口海拔标志牌、世界自然遗产提名地等众多标志性建筑或标识,这也是我们十几天来看到的所有山口之最了。

过了昆仑山口,世界就变了模样。连绵的昆仑山和土褐色的戈壁相伴相随,一路同行。植被越来越稀疏,裸露的岩石、黄褐色的肌理、硬朗的线条,有了天苍苍、野茫茫的悲凉之感。可就在这一片黄土沙石里,却流淌着清澈无比的格尔木河。河水极清,极净,就连那河水的颜色都是那幽幽的浅蓝,水粉画一般清秀。

这一路虽然用两个多小时就下降了近2000米的高度,但与川藏线上的九曲十八弯速降截然不同。我们在不知不觉便来到了著名的格尔木,这个青藏线上重要的小城。曾经来过这里的人,都会感叹这座名不见经转的小城近几年来的巨大的变化。

图片 11
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
图片 12
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
图片 13 昆仑山口
图片 14 昆仑山口

昆仑山峰峦起伏,林深古幽,景色秀丽,每逢春夏之交,满山碧树吐翠,鲜花争奇斗艳,使昆仑山更具风韵,是青海省著名的风景游览区之一。北魏史学家崔鸿在《十六国春秋》中,称之为“海上之诸山之祖”、“天下名山僧占多”。

路上地理:可可西里

图片 15
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

“可可西里”(23.5万平方公里)同“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是不同的地理概念。“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只是“可可西里”的一部分。。“可可西里”一词来源于蒙古语,意为“青色的山梁”。该地区总的地貌特征为南北两端高,中间稍低,内有冰川、高寒山地独有的冻丘、冰帐、石环等高原地貌,又有各类湖泊、湿地,自远处眺望可可西里,冰川林立,溪流纵横,泉眼、湖泊星罗棋布,景色壮观独特,是世界少有的特殊高原风景区。

可可西里是可可西里山脉及其附近盆地和丘陵地带,主要包括西藏北部被称为“羌塘草原”的部分、青海昆仑山以南地区和新疆的同西藏、青海毗邻的地区。国家在划分自然保护区时将整个“可可西里”根据行政区划,以省界为界分为:“西藏羌塘自然保护区”、“新疆阿尔金山自然保护区”和“新疆北昆仑自然保护区”以及“青海三江源自然保护区”和“青海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以青藏公路为界,东为三江源自然保护区,西为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

图片 16

路上地理:昆仑山

图片 17 昆仑山口
图片 18 昆仑山口

昆仑山脉,又称昆仑虚、中国第一神山、万祖之山、昆仑丘或玉山。是亚洲中部大山系,也是中国西部山系的主干。该山脉西起帕米尔高原东部,横贯新疆、西藏间,伸延至青海境内,全长约2500公里,平均海拔5500-6000米,宽130-200公里,西窄东宽,总面积达50多万平方公里。青藏线109国道昆仑山口位于青海西南部,昆仑山中段,格尔木市区南160公里处,是青海、甘肃两省通往西藏的必经之地,也是青藏公路上的一大关隘,因山谷隘口而得名,亦称“昆仑山垭口”。

昆仑山在中华民族的文化史上具有“万山之祖”的显赫地位,古人称昆仑山为中华“龙脉之祖”。古代神话认为昆仑山中居住着一位神仙“西王母”,人头豹身,由两只青鸟侍奉,是道教正神,与东王公分掌男女修仙登引之事。昆仑山是中华民族的象征,也是中华民族神话传说的摇篮,古人尊为“万山之宗”、“龙脉之祖”,因而有“国山之母”的美称,藏语称“阿玛尼木占木松”,即祖山之意。

图片 19

更多内容请欢迎微信公众号:生字。谢谢

青藏线上河流

走过格尔木

可可西里、昆仑山,单单是这名字就已如雷贯耳,足以让人刮目相看。可我们在这里奔波了一天,却被这大气磅礴的单调弄的疲惫了。在青藏高原上的几天,看遍了川藏线上的万千美景,面对车窗外一成不变的半干旱草原,还有不间断的蓝天、白云、雪山,我的审美已是开始显现疲态。也许离开青藏线公路深入到大山和草原腹地才能看到真正的风景,但对于从这里擦肩的过客,可可西里和昆仑山的美不过是一个又一个神秘的故事。从唐古拉到沱沱河,再到昆仑山口,如果不是这美丽的名字,我也许会忽略它的存在,只有那一块又一块的石碑,一座座雕塑在不断提醒着我们这里的伟大和深沉。

在我们来到可可西里的三天前,它正式获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中国第51处世界遗产。可站在可可西里广阔的草原上,站在昆仑山口,看着环保卫士索南达杰纪念碑,内心不免悲壮。是如何的情缘孽债,让这样一个男人为了藏羚羊命殒枪口。可多少年过去了,不知道这里的野生动物是否得以了安生,可是早上饭店老板感叹需要从外面买水来喝的怨声却言犹在耳。这里可是三江源啊!这常年冻土的小小城镇哪里负担得了如此多的人口在这狂欢数月,而我们这些来往于此的游客、车辆不也正是这里的破坏者吗?

翻过昆仑山,全然没想到巍巍昆仑却是如此的荒凉,也不知是大山阻隔了暖湿气流让这里干旱少雨,还是远古前仙界的战火将这里烧得再不曾有绿色。越往格尔木方向植被越是稀少,干燥剥蚀的基岩山地几乎是寸草不生,山势硬朗而凌厉,真有了点“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的英雄气概,也不知现如今这里可还有哪位神仙道士潜心修炼。然而,越是感叹于这里的旱混沌,到了格尔木河就越会惊讶于河水那清澈而淡雅的水粉蓝。真不知这河水是经历了怎样的历练,竟能如此出淤泥而不染,好像已在这里静静地沉了许久,只为给你一汪美丽。

今天我们一直都在格尔木的土地上穿越。“格尔木”在蒙古语里是河流密集的地方,这对于格尔木确实名符其实,但与格尔木城区无关。这里已是典型的西部城市的感觉,也有了更多伊斯兰教的影子。在很多人的印象里,正是青藏铁路改变了这座名不见经转的小城的命运,让四面八方的人们汇集在这里,和这座城市一起慢慢成长。如果有机会,我也要再到这里,从这里坐着火车去拉萨!

图片 20
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

更多内容请欢迎微信公众号:生字。谢谢

图片 21 昆仑山口

更多内容请欢迎微信公众号:生字。谢谢

昆仑山自古以来就吸引佛界道家在这里建寺筑观,养性修身,传经布道。远在汉唐之际这里就寺院林立,香火不断。至金元,盛极一时的中国道教全真派开山祖师王重阳同他的七弟子,把这里选为创教立派的“洞天福地”,留下了诸多令人神往的道教遗迹。

图片 22

牧民转场迁徙率领的驼队

行进在青藏公路上,偶尔还能看见牧民转场迁徙率领的驼队与羊群,十分壮观。而时左时右的铁路始终伴随前行。特别是当有火车行进时,长长的列车在连绵起伏的山体上飞奔,犹如一条滚滚奔腾的黑色巨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