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为新解放区土地改革准备条件

为什么那么多农民跟着共产党走?统治阶级的传声筒解释不了这个现象。于是他们用了最简单的方式——人身攻击,把参与土改的农民说成流氓,把地主说成善人,把土改说是打家劫舍。

近代以来,农业的生产方式,仍然是由封建地主阶级占有大量土地,并把土地租佃给无地和少地的农民耕种,对农民进行剥削。这种封建的土地关系,是封建剥削制度的根基。反封建,最根本的是要消灭封建制度的经济基础,即封建剥削的土地所有制。离开废除这种土地所有制的斗争,单纯地反对封建思想和文化,是不可能彻底的,也不可能从根本上动摇封建制度的基础。所以,土地革命就成为中国民主革命的基本内容之一。由于中国资产阶级的软弱,没有力量领导农民完成反封建的历史任务,只有中国的无产阶级及其政党中国共产党,才明确提出并且领导农民完成这个任务。把封建剥削的土地所有制改变为农民的土地所有制,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历史任务和基本纲领之一。从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开始,中国共产党领导农民进行打土豪、分田地的土地革命到抗日根据地实行减租减息,再到解放战争时期进行彻底的土地改革。新中国成立后,在华东、中南、西南和西北等新解放区和即将解放的地区,封建土地所有制仍然严重地束缚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这表明,新民主主义革命虽然取得了胜利,但它的经济纲领尚未彻底实现。所以,党和人民政府领导亿万农民进行了土地改革运动。可以说,这个时期的土地改革是民主革命时期土地改革的继续,具有一定的历史必然性。

封建土地制度是造成农民贫穷和农业生产落后的总根源。把封建剥削的土地所有制改变为农民的土地所有制,是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历史任务和基本纲领之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全国还有2/3的地区存在着封建土地制度。在大约有29亿农业人口的华东、中南、西南、西北等新解放区和待解放区,封建土地所有制仍然严重地束缚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这表明,新民主主义革命虽然取得了基本胜利,但它的经济纲领尚未彻底实现。

图片 1

解放战争时期和新中国成立初期,中国共产党领导了土地改革运动。当时土地改革的目标或目的很明确,就是废除封建性及半封建性剥削的土地制度,实现耕者有其田的土地制度。中国原有的土地制度极不合理,就旧中国一般的土地情况来说,大体是:占乡村人口不到10%的地主和富农,占有约70%至80%的土地。他们借此剥削农民,所谓“地主不劳动,粮食堆成山”,就是因为土地制度不合理。占乡村人口90%的贫农、雇农、中农等,只占有约20%至30%的土地。他们终年劳动,却不得温饱。这种不合理的土地制度,严重抑制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极大地束缚了农村生产力的发展。这是中国贫穷落后的根源,也是国家工业化和独立、富强的基本障碍。所以,要改变这种情况,就必须废除地主阶级封建剥削的土地所有制,实行农民的土地所有制,借以解放农村生产力,发展农业生产,使人民解放战争获得源源不断的人力、物力支持,同时为新中国的工业化开辟道路。这就是实行土地改革的基本目的。毫无疑问,土地改革的结果,有利于穷苦农民,能够帮助农民解决一些穷困问题。但土地改革的基本目的,不只是单纯地为了救济穷苦农民,而是为了解放农村生产力,为国家工业化开辟道路。

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统计资料,全国土地改革前农村各阶级占有耕地的情况是:占农户总数不到7%的地主、富农,占总耕地的50%以上,而占全国农户57%以上的贫农、雇农,仅占有耕地总数的14%,处于无地少地状态。地主人均占有耕地为贫雇农的二三十倍。农村存在着大量无地和少地的农民。从新区农村总的情况来看,贫农、雇农和中农虽然耕种着90%的土地,但仅拥有少部分土地的所有权,所承受的地租剥削是很沉重的。因此,《共同纲领》规定:“凡已实行土地改革的地区,必须保护农民已得土地的所有权。凡尚未实行土地改革的地区,必须发动农民群众,建立农民团体,经过清除土匪恶霸、减租减息和分配土地等项步骤,实现耕者有其田。”

今天想当地主没什么难的,牌好一些就敢——”斗地主”已经成为一种全民娱乐。也许是打牌时当过几次地主,人们对地主的厌恶也渐渐消散。现在有一种说法,说地主是社会的中流砥柱,人人心地善良,品德高尚,熟读四书五经,到处修桥铺路做好事,个个都是活雷锋。土地改革成了谋财害命、杀人越货,甚至今天社会自私自利、物欲横流也和土改脱不了干系。如果说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那地主一定是被化妆成萌妹子了

解放战争时期和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土地改革,是在两个土改法规的指导下进行的。一个是1947年10月颁布的《中国土地法大纲》,一个是1950年6月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关于土地改革的主要办法,《中国土地法大纲》明确规定了彻底平分土地的基本原则,即“乡村中一切地主的土地及公地,由乡村农会接收,连同乡村中其他一切土地,按乡村全部人口,不分男女老幼,统一平均分配,在土地数量上抽多补少,质量上抽肥补瘦,使全乡村人民均获得同等的土地,并归各人所有”。总体上看,这个规定有利于满足广大农民首先是贫雇农的土地需求,但将一切土地加以平均分配的办法,容易导致侵犯中农的利益。所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对这个办法作了修改。一是由征收富农多余的土地和财产,改变为保存富农经济。二是由没收地主在农村的一切财产,改变为没收地主的土地、耕畜、农具和多余的粮食及其在农村多余的房屋,其他财产不予没收。分配土地,“以乡或等于乡的行政村为单位,在原耕基础上,按土地数量、质量及其位置远近,用抽补调整方法按人口统一分配”。各地在执行这一政策规定时,结合本地实际,首先确定分田标准,然后采取自报公议的办法,确定各户分田的亩数、地段及耕畜、农具等。

按照《共同纲领》的要求,在新解放地区,人民政府首先着力剿灭股匪,安定社会环境,发动农民开展反霸斗争,推翻地主阶级在农村的政治统治,严惩那些依靠或组织反动势力称霸一方,用暴力和权势欺压、掠夺人民的乡村恶霸。通过反霸斗争,建立起以农民基本群众占优势的基层民主政权,为在新解放区进行土地改革准备了必要政治条件。

真实的地主是神马样子?为什么当年要搞土改呢?土改是怎么搞的?在介绍《十里店》这本书以前,我们需要了解一下历史背景。首先,我们看看土改前的土地占有情况:根据陶直夫1934年《中国现阶段的土地问题》,旧中国占户数4%的地主,土地占有达50%;20%的中农占地15%;而70%的贫农、佃农,占地仅17%。这个数字得到其它调查的证实。而且,地主所占土地多半是肥沃的上等田,所以产量上的比例应该更高。由于土地少,产量低,除了少数富农,大部分农民需要租佃地主的土地耕种,才能勉强维持一家人的生存。农民除了满足基本生产生活需要,全部剩余生产物都被地主无偿占有。这个东西叫做地租。地租有多少呢?土改前全国平均的地租是,五成。注意,这个五成,在70%以上的地方并不是土地产量的50%,而是一个定额。地主估算一下产量,然后你在文书上画押,哪怕颗粒无收,年底也要缴纳这个产量的五成。地主旱涝保收,至于你能不能达到那个产量,他不在乎的。更可恶的是,地主只管收租不管土地治理,地淹了、旱了,租子照收。所以,很多地方地租高达农民实际年产量的六成到八成。在浙江省萧山县,1921年地租竟然达到丧心病狂的九三折。于是这里发生了中国第一次gc主义影响的农民运动。什么?你说交不起租子?遇到灾荒没收成怎么办?你不是还有一丁点地么?抵押给地主借高利贷,驴打滚,平均年利率大约200%。什么?还不上?你家不是还有喜儿么?这就是旧社会,这就叫剥削!

老百姓为什么支持共产党和解放军?因为共产党分给了老百姓土地,解放军保护了老百姓的土地

为了在农村反霸斗争过程中减轻农民的经济负担,新区在土地改革开始之前,普遍进行了减租、减息和退押工作,主要是减少农民交给地主的一部分地租额,一般为“二五”减租;同时减交农民向地主借贷的一部分高额利息。针对南方土地租佃关系中广泛存在的押租制,即农民租佃地主的土地时必须先交纳押租金,人民政府规定:在原则上地主应将押租金退给农民,但不应翻老账,不应计算利息。开展减租、减息和退押工作,是从经济上反对地主阶级的地租剥削,包括地租以外的额外剥削的重要步骤。这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农民所受的经济剥削,有利于提高农民的生产积极性,促进受到战争破坏的农业生产较快恢复和发展。

地主和农民间的生产关系,就是一种封建剥削关系。佃农为了生存,必须隶属或依附于地主,以全部剩余产品为代价租种地主土地。从前面的土地占有情况我们可以看出,地主土地所有制在旧中国经济中起决定作用。小农土地所有制是从属的附庸,富农是地主的后备和补充。旧社会的经济基础就是这样一种生产关系。封建地主为了巩固统治,还要建立相应的上层建筑。维护国家机器的费用也加到了农民头上。历朝历代土豪劣绅都是相互勾结,尽可能把赋税负担转嫁给农民。封建社会的税收,其实就是整个地主阶级以国家名义强制掠夺农民。

新老解放区的土地改革是在广阔范围内进行的,是中国几千年历史上一次翻天覆地的社会大变革。它从根本上铲除了盘根错节的封建制度的根基,使长期遭受地主阶级压迫和剥削的广大农民翻身作了主人。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不仅在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中,而且在反对封建主义的斗争中,创造了过去中国任何政党不曾有过的丰功伟绩。

通过开展减租、减息和退押运动,新解放区的广大农民获得了经济利益,农户总数中有50%—70%增加了收入,并加大对生产的投入,初步改善了生活。同时,许多农民在这场斗争中提高了阶级觉悟和政治觉悟,各地建立起以农民积极分子为骨干的具有战斗力的农民协会组织,以及青年团、妇联、民兵组织,进一步加强了农民的政治优势,为在新解放区实行土地改革提供了组织基础和群众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