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梧桐树下(涟清)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border=”0″
src=””
width=”482″ height=”408″ /> 走在梧桐树下 —-
–纪念我们这一群不想长大的孩子 文/涟清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border=”0″
src=””
width=”427″ height=”87″ />
总感觉有很多话要说。这一刻坐在电脑前,却又显得那么手足无措。欲言又止的寥落,总会让人觉得心迹可疑。有什么不能够直说,吞吞吐吐的样子,有着一脸的不情愿。彼时的心情犹如此刻的天气。冷风侵袭的时候,阳光不再照耀,我坐在亭子里的时候,周围少有人在,绿色的木椅上灰尘斑斑,旁边的柳树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风采,无精打采的随风摇摆,犹如此刻的我一般无能为力。天气不好的时候,亭子里少了很多成双成对的影子,闭上眼睛,忽然会觉得这个世界上仿佛只有我一个人。这样,我不会去打扰别人,也没有人会来打扰我。这样,我在你心里就一直那么干净的。
不想去求别人,也不行委屈着自己。这样的日子我刚过了一个星期,现在已经厌倦。以后的日子,要靠什么去固守,又靠什么去支撑。我想起办公室里那张红色的油亮桌子,还有那张冰冷的椅子,一时间,有一种触目惊心的震慑。开会的时候,那个刘海染着金色的男子会坐在我的对面,阳光从东边照射过来的时候,我一抬头便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猥琐的样子。虎视眈眈的眸子熠熠生辉,好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男儿。他看着我的时候,我并不敢去直视他的眼睛。只是一直低着头,跟着自己的心,一直埋到无人的地方去。
当我选择去奥体中心那个鱼龙混杂的招聘会时,我就已经把自己陷进了一个无法逆转的轮回里。越是往深处去理解这其中的是是非非,就越是感觉自己孤立无援。每天早上同学还在睡梦中的的时候就要去等公交,在人群里处处穿梭的时候,我会看到那些陌生人的背影,匆匆一瞥之后,眉头一直不曾舒展开来。真的很惧怕这样的日子,更害怕自己会一直这样过下去。我厌恶彼时的自己,却心疼当前的涟清。有因有果,不想追问下去,都是我的错了。有多少难言之隐想说,有多少人愿意与我互诉衷肠?
一个人匆匆打闹市穿过的时候,没有人会注意到你寥落的背影,也不会有人触到你湿透了的眸子。只是在上岛咖啡厅里那种人不多的地方,一个人坐在两个多人的椅子上,就会稍稍显得突兀。清晰的画面,眼泪落地也会有声。看着周围的人群,淅淅寥寥,三三两两的聚着。像是一种映衬,也像是一种讽刺。某一刻忽然明了,匆匆逃离。没有地方可以停留,没有人值得我留下,于是,在很久以前,我就成了一个丢失的小孩。
我忘记自己某一时刻做了些什么,即使印象深刻。我不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我总是缺少安全感。没有人的时候,我总喜欢写写画画,因为除此之外,我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可以做的,也不知道自己能去找什么人。我的身边缺少一个可以说话,并且愿意听我说话的人。我讨厌自己惺惺作态的样子,明明心里难受的撕心裂肺,外表看起来却依旧一脸的无所谓。不想暴露的太多,只能一味的隐藏,只是事与愿违,终究逃脱不了的宿命,欲盖弥彰。我不是好看的女子,我允许你走来,但不允许你靠近。如果不能,就只能选择逃亡。
晚上九、十点钟的时候,长江路上的人已经少了很多。迷迷糊糊的走在灯下,没有去处,没有归路。一个骑着摩托车叼着香烟的陌生男子回头看了看我,一脸猥琐的的样子,说着听不懂的话。那一刻,你是否知道此刻我多想念你在我身边的那些日子。
已是深秋的时候,老槐树已经开不出白色的成片成片的花朵。我走在会学校的路上,想着家里门前的老槐树枝桠是否依旧像从前一样朝着背阳的地方寂寞的站立着。冷风吹过来的时候,我收紧了衣服。通往宿舍的路上,九曲桥安静的等待着。春天里郁郁葱葱的林子此刻已经在季节的召唤下变得稀稀落落。踩着高跟鞋走在梧桐树下的时候,周围一片寂静,只高跟鞋发出的明显并且很有节奏感的声音。昏黄的路灯下,我像一个拓荒者一样长途跋涉的寻觅着。
我记得谁和我说过,一直向西,就能够回到我来的地方。可是,这片繁华之下下,谁能告诉我,哪边是往西边去的方向?一片梧桐落在我的肩上,然后抚摸着我的脸颊,
一阵冷风吹过,那个像手掌一般强大的生命也瞬间萎缩,轻而易举的就被抛弃了。同病相怜,我追着树叶,找到了回去的路。
或许,我是个有病之人。如果不是,那为什么越是在热闹的场合,心里越是冷清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border=”0″ align=”textTop”
src=””
width=”401″ height=”126″ />
编辑∶叶的奉献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border=”0″
src=””
width=”276″ height=”136″ />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

散 步 的 幸 福

送你一辑清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