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有些话,只能自己说给自己听——读《有些路,只能一个人走》有感

图片 1

图片 2

再见青春

文 | 静听若言

        今天要给《有些路,只能一个人走》做一个结束仪式了。这里面大多数感想,是在阅读过程中,就不断充溢我脑海的,但我仍坚持再最后,读完全书才评价它。

作者:风之痕 编辑:文风乐乐

2018年3月21日,星期三,天气阴

        这本书是这么远那么近的随笔集,这其中的大部分文章写于他曾经生病期间,他也自称是一本“病中集”。不过,我觉得文中记录的都是他在年少、成长、爱情和生活中想法与情绪,不是故事。而且,大都是一些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忽如其来,又忽然跳过的内心感受。

斜影匆匆,芳华易转。
诸多痕迹,记录着生命的种种,一个开始,一个过程,一种结局,一件一件罗列不清,或者,所有都已经无法考证,只能凭借零散的碎片去拼凑出那些故事或是单个片段,生命,就是这么简单,时间过去,便是逼近死亡,这个过程中,我们只能活着。
生命、生活,我一直都在琢磨如何参透,如何将这短暂的时光归拢,回笼到一个点位上,不白活一回,突然想起来朱自清的那篇《匆匆》我们赤裸着来,也会赤裸的去。是啊,来去竟那么匆匆。来的时候父母为你开心,去的时候儿女却不一定伤心,可我们为何要白白来这一遭呢?我不知道,你也不知道,你不懂,我也不懂。
这三万六千的日子里又是怎么度过的呢?是划过指尖的一抹斜阳?还是埋没视线的漆黑夜晚,我又多想彻夜不休,让每一秒达都到极致。
致青春,敞开最后一次多彩的天空,对不起,我即将告别,喜剧或悲剧,都将至此结束,人生的另一个转折,我踏上了更加荆棘的路上,我能预想,我不在被影子束缚,也不会为夜晚昏黄的灯火彷徨。
我也为青春唱一首挽歌,这春春踉跄,浮躁,匆匆且浑噩,五年的磨练,五年的成熟,五年的积攒;用五年,跨越了一个全新的人生。五年,从一朵纯洁的向阳花蜕变成笔尖上黑灰色的水墨丹青。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height=400>五年,五年又三年,曾经冥冥允诺的誓言,除我之外,还有谁记得,我庆幸,当初年幼时夸夸其谈的海口,我庆幸,我记得每一个鄙夷的目光,我庆幸,每一句打碎我心的恶言,我更庆幸,在倍加摧残的风雨下,学会的自我修复。
人像是一件机器,时常会出现故障,与机器不同的是,我们有自主的思想,并不死板,所以整个过程才会精彩。机器靠我们去维修,而我们只能依靠自己不断的自我修缮,这个过程,就是不断的发现,不断的改变,这个过程就是从一个孩子,逐步走向成熟,日趋圆滑。直至浑身散发出溢于言表的沧桑的气场时,你才真的老了,但这与年龄无关。
又三年,自导自演的生命,演绎着全新的故事,罗列出方程的计算步骤,心惊胆战,倘若结果不是整数,谁的岁月经得起太大太多的失误。每一步的计算又怎么保持天秤上的绝对平衡。
海蛎,最脆弱的组织进了沙子,为了减少疼痛,把沙子变成了珍珠,我们是不是也该如此,把磨难变成属于你自己的财富,哪怕巨大的疼痛只让自己进步一点点。
或者,我的文字,或者,我的人,极少有人理解。或单纯、幼稚,或成熟,我就是我,除我以外无可附加,我不悲叹无人理解,不哀怨生不如人。只是自己,做自己想做的,念自己所想的,不茫然,不麻木,只想保持清明,宁静致远。
我喜欢枝繁叶茂、花草芬芳,一个个安静的夜晚,一场场演绎在精神里薄弱易损的美梦,并不是那一场场夺利争名的战争,留一份最真的情怀给自己,所谓难得糊涂。
多年以后,纯真早已不在,瞳孔也逐渐灰暗,也许,就在前一晚,它还饱含光泽,
青春,既 如风滑过大地,看不见、摸不着,忽近忽远。
一曲挽歌,埋葬下千回百转的青涩年华。我爱你,青春,我爱你,我的青春。
2009年11月07日,一个我死在了那一天,别问我是为何爱上文字,当你绝望时也会如我一般;别问我为何如此淡漠,当你经历第二种死亡也会懂得,我们都太过于脆弱。
瞬间的记忆,像鱼,每个片段只有七秒,我们都活在现在,绝不会活到过去,过去的前一秒;也没法儿涉猎未来,这一秒后的下一秒,当下,便是生活,好过、不好过也只有这一秒。我们该庆幸,能记得诸多零碎片段,会憧憬下一秒的美好,别忘了,鱼的记忆,只能贮存七秒。
光阴易逝,容颜易老,倘若只是一个匆匆过客,赤裸的来,赤裸着去,留不下一个音符。把文字整理成卷,把生活的瞬间剪辑,刻录成碟片,我想死去的那一天—–保持微笑。

1.

   
    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看这种类似鸡汤的散文集,可以说,“鸡汤”一词,确实毁掉了很多美感。而我之所以不再看,是因为这类散文集,没有明确的故事主线,大多是作者的心理活动,而这太容易让人有代入感。看的过程中,会不自觉的联想自己的经历。如果积极一点的文字还好,可一旦有消极的情绪在,代入感就更强,现在这个社会,谁会没有个不如意呢?所以,无论作者的文字能不能把你带出那个坑,你都又一次身临其境了。

文学风网站欢迎你

前几天还是春光明媚,路边的垂柳露出了新芽,粉嫩的桃花摇曳在枝头,目之所及,皆是生命的气息。于是我们曾展开双臂,尽情拥抱春的暖意。每一个晨曦,当阳光滑过朦胧的睡眼,我们都会精神百倍的开启新的一天,希望之春由此开始。

       
情绪,这个东西太复杂。不是说,你敞开心扉,掏心掏肺,就能帮助对方摆脱那些困扰。如果对方有能力摆脱情绪困扰,即使没有你的文字,他也能走出来。可如果对方没有能力摆脱,那你的文字只能是让他又一次深陷其中。

可是天气总有一些始料未及,一场忽如其来的狂风落尽春红,更是以摧枯拉朽之势吹散了春的气息,一时间,我们仿佛又被推回了冬季,暖意瞬间成泡影。

        当初,我买这本书是冲着名字和畅销书的头衔去的。“有些路
,只能一个人走”,的确,仅仅是标题,就已经触动当时的我,像是一种告慰或是肯定,“不是只我一个人如此这般困扰”。不过,好在这本书买回来许久,我都未曾打开过。更庆幸的是,待我决定翻开时,我已经有能力控制自己的代入感,不再让自己又一次陷入以往的感受。不过这种控制,又让我在读这本书时,变得十分的焦灼。其实看完序,我就不是太想继续了。但苦于自己买了这本书,苦于自己决定读完这本书,苦于自己希望能给每本书一个合上的仪式感,所以,我就这样几经睡着的才读完。那种感觉好像,它是它,我是我,我不允许它过来,也不允许自己过去。当然,这个“它”是指作者的情绪,而不是文字。

于是我们怀念那个刚刚得到仿佛又在片刻之间失去的春季,她却被狂风吹了八百里,不言归期,徒留我们痴痴的盼,傻傻的等。

        “有些路,只能一个人走”,其实,你只需记得这个标题,独自上路就好,你不需要知道我的故事,别人的经历。你只要知道,还有许多人与你一样,仍在徘徊打转,寻求自我。而,有些话,只能自己说给自己听。一切美好的转变,都是你带给自己的,无关他人。不要把希望寄托于他人,更不要把苦难归咎于他人。就像,作者说的:“没有一个人是专门陪你的,没有一个人是特意来和你一起走到终点的。

杨绛先生曾说:”世间好物不坚牢
彩云易散琉璃脆”。先生大抵是想说,世间美好的事物,在开始拥有的同时便开始失去,我们握不住,抓不牢,唯有在拥有时加倍珍惜,失去时莫问情由。

      
 人来世上走一遭,不过是在成长中,慌不择机地披上一层又一层的外壳,以为能保护脆弱的自我。而又在成熟中,一次又一次地剥落曾经的自己。“我们就是这么长大的,一直受伤,一直成熟,然后不停地痊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