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朝秘史 第七十二回 三公子出兵伐楚 太湖亭专诸行刺[余邵鱼]

第七十一回子胥吹篪引王僚姬光请专诸行刺
众人告曰:“此吾乡勇士,姓专名诸,力敌过人,不畏强徒,平生好义且孝,见人有不合义之事,他即出而折衷。”胥曰:“既勇且义,何畏妇乎?”其人曰:“非妇也,乃母也!
专诸素有孝名,事母无违,虽与他人争斗,一闻母出,即敛手而归。“子胥果叹曰:”贤士也,非专诸孰能成吾志哉?“次日,亲诣专诸家中,专诸延入,问员因何而至?子胥具始末以告。专诸叹曰:”原来明辅是含冤之人,为何不入朝见吴王,借兵雪仇?“员曰:”吾意正欲如此,争奈无一相知荐引。“
专诸曰:“姬光与吾有旧情,今闻引兵南征,所以暂停于外,以待光回也。”于是,专诸款留子胥,不在话下。
且说吴乃周太王之子,太伯仲雍之后,传十九世孙寿庆,始僭称王。寿庆有四子,长曰诸樊,次日余祭,三日夷昧,幼曰季札。季札最贤。寿庆欲令四子,将大位依次而传季札,札辞不受,及传诸夷昧之子名僚为王,诸樊之子名光,每怨其为长子嫡孙,不得为王,常欲篡弑,而未得其计。
时,楚平王号令列国,捉获子胥,及闻抢过昭关,今已奔吴,平王甚忧,费无忌奏曰:“伍员入吴,蔡夫人居郧,与吴相近,久后蔡夫人必诱吴兵犯界,不如遣一大将往郧,先斩蔡夫人,然后设计以图伍员,方免国家之患!”平王然其说,即令远越引兵往郧,早有人报知蔡夫人。蔡夫人即令且表于吴求救。吴王得表,遣公子姬光率兵往郧迎接蔡夫人,姬光引兵至郧城,入见蔡夫人,蔡夫人收拾宝物,即与姬光走出郧城。及至远越引兵到来,吴兵已离三日矣!远越仰天叹曰:“吾为大将,受命出征,而失君夫人,焉敢复命。”遂自缢于郧。残兵归楚回报。
却说子胥入在店内,专候姬光,姬光未回,感时伤景,叹父兄之仇未报,乃取篪吹于店外,观者甚众,皆不知其为谁,独专诸私谓乡人曰:“此乃楚国亡臣伍员也,汝等不可轻视!”
市中相传,报知王僚。僚驾车出谒,引子胥入朝,问其始末,子胥细说一遍。王僚即封员为上大夫,谓之曰:“明辅勿忧,但尽心辅寡人,日后决当兴兵,代为报仇!”子胥再拜受职。
却说姬光迎接蔡夫人入吴,王僚受其降表,置于别宫,令子胥、米胜事之如旧主母,大赏姬光,姬光访问伍员何以至此,家人具其事以告。光即入谒子胥,二人相见礼毕,光曰:“久怀明辅之恩,今幸辱临敝邑,不知为何而至?”子胥具父兄之事以示,姬光为之痛哭。曰:“明辅负此大仇,不可一日少置,但吾主王僚亦是贪财失义之徒,焉能代公复仇?”子胥曰:“吴王何谓贪财失义?”光曰:“吾先祖生四子,议以大位依次而传,及吾叔父季子,辞不受位,此位合当传光,而王僚幼夺长位,有亏先王家训,此吾所以不乐也!”子胥知光之意,但唯唯而已。姬光辞出,子胥曰:“姬光公子方有内志,焉能成吾大事?”
姬光归家,自思伍员若为王僚任用,恐己弑夺之谋不成。
次日,密奏王僚曰:“大王任用伍员,莫非兴兵而为报仇乎?”
王僚曰:“子胥有恩于吴,今因父兄之仇,穷困而来,焉可不与兴兵报仇也?”光曰:“子胥虽有恩于吴,但当厚报,不可与之兴兵!”王僚曰:“何谓也?”光曰:“楚王虽无道,君也;子胥虽有大仇,臣也。若代员兴兵,是助臣伐君,诸侯闻知,合兵来攻,焉能敌乎?”王僚乃无定见之人,闻姬光言,遂有疏慢之意。
子胥见王慢己,亦知光之谗,恐不能容身于吴。一日,乃上表告王僚曰:“臣乃亡国匹夫,岂敢希图兴兵消仇,但乞大王恩泽,赐臣栖身之所足矣!”王僚曰:“本当代明辅兴兵,但国小难以敌楚,明辅既不愿仕,赐尔郭外良田百亩,暂停数年,以待粮足兵集,再作他国!”子胥谢恩退耕城外。姬光一日来访子胥,子胥延人,各叙殷勤。光曰:“明辅有大仇在身,争奈王僚不足与谋,光欲图大事,兵权又不在手奈何?”子胥泣曰:“因父兄之仇投列国,四海为家,今来大国,以吴王哀矜之志,必为之报仇,反成见疏,公子倘念员含冤莫伸,肯作主张,异日当图后报!”姬光屏左右,以实情告子胥曰:“王僚争夺治位,其事已在明辅胸襟,倘能代光以图僚,使光得国,光必代明辅报怨也!”子督自思半晌,乃谓光曰:“公子欲得王位,何不聚集群臣,谕以先王传授之意,今日利害之事,晓谕王僚,使僚知降位。如此上不失先君之德,下不失弟兄之义,岂不美哉?又何必诈谋,以致骨肉相残。”光曰:“光非不知此义,奈王僚贪财无厌,若以正义晓之,必不肯降位,则光反为所诛。”员曰:“若图大事,非死士不可!”光曰:“目下难得此人!”员曰:“棠邑城东有一勇士姓专名诸,力敌百人,孝冠百行,公子欲图王僚,非此人不可!”光问曰:“明辅何以知此人孝勇?”子胥以初年入吴之事告之。
姬光大喜,欲往求专诸。员曰:“此事宜密为之,不可轻泄。必须公子亲往诸宅,方可遮掩他人耳目。”光然之,即与员密投棠邑,来见专诸。专诸迎入,光见专诸形貌雄壮,自思子胥之言不诬。诸曰:“公子辱幸小人之宅,有何指教?”光曰:“久闻壮士风凛,欲求以托大事!”专诸再拜曰:“诸乃细民,恐不足承尊意,倘能效力之处,敢不奉承!”姬光大悦,因以刺王僚之事告诸。诸曰:“此事谨当奉命,但老母在堂,幼子在室,不敢以死相许!”光曰:“苟成其事,君之子母即吾之子母也,敢负君乎?”子胥亦劝曰:“吾友具盖世之勇,不遇明主,以展其志,此行倘能成就公子之谋,则立功于世,垂名不朽,又使令郎显仕于朝,岂不胜于老死岩袕而泯没无闻哉?”专诸沉思良久,对曰:“凡事轻则难保万全,欲图大事,必先察王僚方能就计。”光曰:“王僚平日所嗜,吴江鱿鱼之炙也!”诸又曰:“王僚亲信之臣何人也?”光曰:“王僚每日矜傲,故贤士名将皆不亲信,所亲者独有三弟俺余、烛庸、公子庆忌而已。”诸曰:“鸿鹄一举而冲天者,以其羽毛整齐故也,今欲收其鸿鹄,必先剪其羽翼,吾闻公子庆忌,筋骨强劲,万夫莫当,王僚得一庆忌,旦夕相亲,尚且难以动手,况又兼以掩余、烛庸而辅之,虽有擒龙搏虎之勇,思神不测之谋,焉能济事?公子欲去王僚,必先去此三子,然后大位可图,不然王僚虽死,公子之位能保久安乎?”姬光俯思半晌,顾谓子胥曰:“壮士之言诚是,吾等只得归家,待时而举。”于是二人密托专诸曰:“其事专托子为,但待时去其羽翼,然后计议,千万勿轻泄漏。”彼此相辞而别,姬光闻专诸之谋,藏子胥于府中,日夜谋画去庆忌之策。毕竟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七十二回三公子出兵伐楚太湖亭专诸行刺
且说周景王四年九月庚申,楚平王病将危,召群臣囊瓦等人宫,嘱曰:“伍员在吴,终为楚患,子西年长,吾欲立其为后,又在庶子之列,米珍虽幼,位在嫡嗣,吾死之后,公等尽心辅佐,治国防吴,吾死无恨!”言讫而殂。群臣欲奉米珍即位,令尹子常曰:“国有外患,不可立幼君,以误大政,子西虽在庶列,其长且贤,必立子西,方能定国!”群臣然之,欲奉子西嗣位。子西辞曰:“先王遗训,教立米珍,吾焉敢违命而争大位乎?”群臣遂奉米珍即位,是为昭王。昭王嗣位,封子西为左令尹,昭王年幼,朝廷政柄,皆费无忌所出,国人扰攘不服。
早有人报于伍员,员闻平王已死,放声大哭,终日不止。
姬光劝曰:“平王无道,杀尔父兄,此固不共戴天之仇!今闻其死,何为终日悲哭!”员曰:“吾哭非楚王也,特哭楚平王与我父兄之仇,吾不能枭彼之头,以雪吾恨,使得安枕而死,吾所以哭也!”姬光亦为嗟叹。子胥自恨不能报平王之仇,一夜无眠。次日,心生一计,谓姬光曰:“专诸所谓去鸿鹄之翼者,正是时也。时不可失,倘公子能乘此时,以除王僚,则吾之仇,不日可报矣!”姬光问其何故?员曰:“公子可奏王僚,乘楚有丧乱之故,出兵征伐,与楚争伯,倘王僚问谁可为元帅,将兵南伐,公子即保掩余、烛庸足可为帅,令公子庆忌往卫求援,此一纲而除三翌,王僚之死即且在目下矣!”姬光又问曰:“三翌虽去,然叔父季札在朝,见吾行此篡位之事,能我容乎?”员曰:“何不乘此机会,令札出使列国,以观诸侯之衅,待其使远既归,我位已定,能再议废立乎?”
姬光大喜,以子胥之言为是。不日,入朝奏王僚曰:“臣闻楚王已丧,嗣于幼弱,政令皆费无忌而出,大王乘此机会,举兵南伐,则霸势在吴国,列国诸侯谁敢不赍垂吊而来朝乎?”
王僚曰:“此谋极好,争奈国无良将,谁可率兵南伐?”光曰:“胜战克敌,莫非父子之兵!今公子掩余、烛庸,青年骁勇,若命其为帅,统兵南伐;王子庆忌果敢能言,可令往卫求助季札贤而有智,可令历聘中国,以观诸侯之衅,如此一举,所在皆是骨肉,则虽铁统荆襄,打破何难?”王僚大喜,遂命掩余为元帅,烛庸为先锋,大率精兵十二万南征,遣公子庆忌往卫求援,又诏季札历聘诸侯,四人各奉诏而行。
掩余即日发兵,望楚而行,至潜邑,潜邑大夫坚守不出,即遣人入楚告急。时,楚国君幼臣谗,闻吴兵攻潜,朝中扰攘不定,令尹子西曰:“吴人乘我丧乱,发兵南伐,若不出兵迎敌,必然见怯。依臣之见,速令偏将军伯-宛率兵一万救潜,又令囊瓦引一万水军,从内抄出潜之东南,水陆并进,使吴兵倒戈来降。”昭王大喜,遂依于西之计,调令二将,各从水陆交战救潜-宛大兵杀奔潜邑。时掩余攻急,闻楚救兵已至,排开阵势,与楚兵交战,吴兵大败,掩余、烛庸共商议曰:“楚之救兵甚锐,焉能攻破潜邑?”烛庸曰:“吾观潜城,路过-河,亦甚易攻,兄引本部攻打城池,敌住楚兵,我引本部兵以战船攻破西门,然后可人。”掩余然之。令烛庸引水军攻潜西门,自引本部兵攻城。又一面与-宛交战,相持数日,两下各无胜负。忽一日,西门城下喊声大振,掩余自喜,以为烛庸攻破城门,正欲出兵,接应哨马回告曰:“不料楚将囊瓦引三百战船,从泊河抄至,尽焚我之战船,所以杀败而回。”掩余大惊,正议间,楚兵大喊,哨马报囊瓦困住水路,-宛困住旱路。于是,掩余之兵不能进退,坚守一隅,与弟烛庸分兵作为两寨,以成犄角之势,然后遣人入吴求救。
当时,吴国诸将,各引兵出外,朝政皆决于姬光。及掩余求救表至,姬光接住不奏,乃告子胥曰:“王僚死日近矣!”
子胥问其何故?光以掩余求救表示子胥。子胥曰:“时不有待也!”急召专诸设计,光与子胥径投专诸家,告以及时行刺之事。专诸辞曰:“时可为,但有老母在堂,焉敢以死相许?”
光曰:“前议定你母即我母也!君何虑焉?”诸曰:“为人子者,父母在远方不敢游,况敢以身许人耶?实不敢奉命!”子胥再三劝之,专诸不从。其母闻堂外吵闹,出问其故?诸以光事告知。其母谕诸曰:“吾闻忠孝不同,君亲无二,汝既诺公子之忠,焉能尽吾之孝,汝宜速行,不必虑我。”言罢,遂入内自缢而尽。少顷,家人报知,专诸痛哭几绝,子胥、姬光亦为悲伤。既而专诸收葬其母,与妻子诀别,同二人归吴。后人有诗曰:虽曰君亲分二道,由来忠孝两分明,贤哉诸母能知义,一死竟成厥子名。
专诸至吴,曰:“吾闻王僚出入,着唐猊甲三重,虽有利器,不能行刺!”姬光沉思曰:“往岁吴人干将者进吾一剑,长只三寸,原是欧冶先生所铸,号曰《鱼肠剑》,能斩金截铁,吾每试之极利,倘以此剑无有不克!”世传赵人欧冶子,铸神剑五口,献于吴王阖闾。一曰燕郢,二曰鱼肠,三日湛卢,吴王受之。吴人干将者,其妻名莫耶,夫妻皆能铸剑。干将求吴山之铜,妆六合之金,用童男童女祷于炉中,铸得陰阳神剑二口。阳曰干将,陰曰莫耶,匿其阳而献其陰与吴王。吴王试之,未知是否。专诸请剑观之,姬光遂取出试斩金,如割腐草,专诸拜贺曰:“此天助公子成事也!”光大喜,相与议定。
次日入朝奏曰:“臣酿春酒初熟,请王来日于太湖亭上,宴炙鱼脍。”王僚许诺。光归即令子胥伏甲士五百于暗室,命专诸诈为膳宰。次日,姬光铺张已毕,请僚赴宴。王僚身有唐猊铠甲,带五百校刀手,往至太湖亭畔。姬光延入,将酒进献,王僚曰:“吾今日心甚不安,但公子盛意,勉强而赴,万能依我行移,则尽量而饮。”光忙进曰:“湖下往来,楚客甚多,大王慎之,极称吾意。”于是,王僚便前后左右,各列剑士,进食者两剑挟一士,进酌者三剑跟一人,护卫甚密。
饮至日中,姬光不能就计,乃诈为足疾,入于侧室,令专诸行剑,乃因进食炙鱼,藏短剑于鱼腹中,跪捧而进,剑夹之甚密。王僚见诸生得异常,叱曰:“汝何人也?不得近席!”
诸曰:“臣乃膳夫,来进炙鱼也!”王僚令剑士接炙以进,不许诸近侧。诸曰:“炙鱼非膳夫亲剖则味不出,大王如疑臣,先请搜捡!”王僚然之。令剑士搜之,并无寸铁。遂跪进炙鱼,王僚视之,曰:“此何鱼也?”诸曰:“此即松江之鱼,其味甚美!”王僚令诸当席剖鱼,专诸卖了一个手段,怞出短剑,投于王僚心胸,刺透唐猊甲,王僚中剑而死。众剑士将专诸砍为肉酱,后人有诗云:姬光深计欲图吴,急令王僚嗜灸鱼,设使当时从母谏,岂劳千乘伴专诸。
又一首赞专诸曰:专诸勇力冠群英,孝振乡里义且深,一死当时曾许国,大湖亭上竟成名。
力士既杀专诸,又追入侧室,欲斩姬光。子胥慌忙杀出,斩却剑士数十人,即奉姬光入朝,晓谕群臣,即奉姬光嗣位,是为吴王阖庐。封专诸之子专毅为下军大夫,封子胥为上大夫,其余文武各加一级。
当时,季扎出聘而归,姬光闻知大惊,急出朝迎入,告以王僚之事,欲奉季札为王。札辞之,遂行人臣之礼。吴王欲遣兵出救掩余,子胥曰:“可遣大将于江口,待其穷归,一救而擒,可除后患。”王然之,遂令专毅率兵屯于江口,以候扑捉掩余、烛庸。不知掩余、烛庸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伍员、熊胜继续向吴的国都走,来到了梅里(又叫太伯城,吴城。吴国的都城,在今江苏省无锡市滨湖区梅里镇)。看到这里城破路窄,市场凌乱,船挤车闹,自己又举目无亲,就把熊胜藏在了郊外,自己披发装成狂生模样,光着脚涂了面,手里拿了管斑竹箫,在市场边吹边讨饭。
第一曲吹道:
“伍子胥,伍子胥,跋涉宋、郑身无依,千辛万苦凄复悲,父仇不报,何以生为?”第二曲吹道:
“伍子胥,伍子胥,昭关一度变须眉,千惊万恐凄复悲,兄仇不报,何以生为?”第三曲吹道:
“伍子胥,伍子胥,芦长渡口溧阳溪,千生万死及吴陲,吹箫乞食凄复悲,身仇不报,何以生为?”
吹者有意,听者无心,市人没人知其心,子胥空有复仇志。
这一年是公元前520年。
吴国的公子姬光,是吴王诸樊的儿子,素有大志,也是个英雄人物。就是他,不久就将和伍子胥,和著名的军事家孙武成为铁搭档,创造吴国辉煌的霸业。
诸樊去世的时候,按当时的礼制应该是姬光继位,但爷爷有遗嘱,父亲有遗命,要逐次地把君位传给季札。但传来传去,季札就是不当这个吴王,结果位子传到了
吴王僚的头上。姬光心中不服,就有杀吴王僚夺位为王的企图。但因为群臣多数已接受并支持姬僚,他没有有本事的同党,也就只能忍着。但在暗地里嘱咐一个善于
相面的叫被离的心腹,私下寻访和发现豪杰之士,寻找能辅佐自己的智能之士,异日为已所用。
这一天,伍员吹箫经过吴市,被离听箫声哀
切,再一听,有些隐意在箫声中隐含着,就出来找这个吹箫的人。一看伍员,大吃一惊说道:我看过面相的人多了,没有看过有如此相貌的人!就把他请进屋,并让
到上座,伍员谦让不坐。被离说:我听说楚国杀忠臣伍奢,他的儿子伍子胥逃亡在外,您就是伍员、伍子胥吧?
伍员迟迟疑疑地不敢回答。
被离又说:我不会害你的,我是看你状貌非常,想帮助你实现富贵啊!你不要对我生疑。
伍员向他讲述了自己的遭遇。
有王宫的人知道了这件事,报告给了吴王僚。吴王僚让被离带伍员进见。
被离一面让人报告姬光得知,一面让伍员洗了澡,换了衣服,一同入朝进见吴王僚。吴王僚一见伍员,十分喜爱,就封为大夫。
第二天,伍员去朝中谢恩,说到父兄的冤死,咬牙切齿,眼睛里像要喷出火来。吴王僚对他的气概十分地欣赏,又加上有怜悯之意,当时就答应为他出兵复仇。
姬光本来是要把伍员这样的人才为己所用,现在让吴王僚占了先机,恐怕将来伍员成了吴王僚的心腹反而要坏了自己的大事,就去见吴王僚说:我听说楚国逃亡的臣子伍员来投奔我国,大王以为这个人怎么样?
吴王僚说:不但贤德而且大孝。 姬光问:怎么知道呢?
吴王僚说:这人勇壮非常,我问他治国之策,问无不答,答无不切中要害,从这可以知道他的贤能;心念父兄的冤情,时刻不忘为父兄报仇雪恨,乞求我兴师报仇,情真意切,从这可以看出他的孝。
姬光问:你答应为他报仇的事了吗? 吴王僚说:我看他情意深切,已经答应了。
姬光说:大王,“万乘之主,不为匹夫兴师”,现在吴楚之间兴兵互相攻伐太多,多次交兵分不出胜负,如果为伍子胥的私仇兴兵,是举一国之力报私家之恨,私恨重于国耻,胜了是泄了私愤,不胜是国家受辱,我以为这样做失多得少,大王应慎重。
吴王僚认为姬光说的对,就打消了伐楚的念头。
伍员听说是姬光进谏让吴王僚改变了主意,心里明白姬光的真正意图在于谋取王位,心思不在对楚国的作战争胜上。就毅然辞去了大夫的职衔。
姬光马上对吴王僚说:子胥因为大王不肯为其兴兵复仇,辞职不受官爵,是心怀怨气,这样的人不可用。
吴王僚从此疏远了伍员,任凭他辞职而去。但赐给他百亩良田,伍员和熊胜就在封田上勤于农事,装出不问政治的样子。
姬光私下来见他,并给他带来米粟和布帛,又问他:你出入吴、楚之间,可曾遇到豪杰之士,比如就像你这样的英雄。
伍员说:我何足挂齿,我所结交的专诸,那才是真正的勇士。
姬光说:请你引见引见,我想结交这个人。
伍员说:专诸离这里不远,您今天召见,明天他就可以到这里。
姬光说:既然是才勇之士,我应该亲自去请,怎么可以召见呢?
就和伍员同坐一辆车,直接到了专诸的家里。
专诸正在磨刀准备给人杀猪,看见车马纷纷而来正要躲避,伍员在车上喊道:愚兄在此。专诸慌忙停了刀,等伍员下车相见。
伍员指着姬光说:这位是吴国的长公子,听说老弟你是英雄豪杰,专程来和你见面,老弟不要推辞。
专诸说:我是僻巷的小小草民,有什么德能敢劳烦您的大驾!
就行过礼把姬光领到家里,破门矮房,低着头才能走进屋里。姬光先行了拜礼,表现出早就相倾慕的样子。专诸答了礼。姬光送上金帛财物,专诸坚持不收,伍员在旁边一再劝说,专诸这才收了下来。
从此专诸就投在了姬光的门下。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