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长今: 大长今(75)

  这时候,询问符咒内容的内人回来了,她带回了晴天霹雳般的消息。听完消息后,反应最激烈的是崔尚宫。

  想到当年陷害母亲的人说不定仍然在王宫的某个地方横行霸道,长今不禁毛骨悚然。一定是这样的,越是害人的人,生命越长。他们会像当年除掉母亲一样,丧心病狂想尽一切办法把自己赶走,在有能力为母亲洗刷罪名之前,先不要跟他们抗争,一定要坚持活下去。

  今英还是不动,浓重难挨的沉默流淌在三人之间,隔光的房间里黑暗阴沉。此时汤药已经凉了。

  初次见面那天,在宣政殿门前分别时今英说过的话至今还记忆犹新。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怎么变成了另一个人。冒着危险向心爱的人告别的十二岁少女不见了,这让长今感到悲伤。

  “……是的。”

  她要去检查大殿的晚餐准备。

  五天过去了,焦头烂额的不仅仅是韩尚宫。长今被最高尚宫叫走以后连续五天下落不明,连生翻遍了整个王宫,到处寻找长今。实在等不下去了便去问最高尚宫,最高尚宫的回答驴唇不对马嘴,一看就知道事情不对劲。连生又去问韩尚宫,韩尚宫慌慌张张地说最高尚宫差长今出宫办事了。今英也把自己憋在房间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两人亲密相处十余年,连生还是第一次看见长今这么激动地哭泣。她怎么也猜不透长今的心思,心里就更多了一层疑惑。更让连生想不到的是,椽木上面裂开的墙缝里露出一块红布,就像一条粉红的舌头。连生当然做梦也没有想到,就在她往外抽料理日记的时候,今英包着符咒放进去的红绸子同时被抽了出来。

  崔尚宫猛地站了起来,临出门时回头看了一眼,目光里的敌意暴露无遗,她恶狠狠地喊道。

  “最重要的不就是让长今开口吗?如果真的是她藏了符咒,那肯定是有人背后指使。她不可能自己写这种符咒,也许是受了宫外人的指使!”

  被抓住把柄的崔尚宫大为震惊,但她很快就恢复了平静的表情,掩饰住了内心的紧张。

内医女(3)

  要不要把连生的话说出去呢?如果说长今没有丝毫的矛盾,那是不可能的谎言。可是说出来就会有用吗?即使说了,也不会掩盖自己去过退膳间的事实……

  母亲的料理日记就是这样开篇的,仿佛自我激励。长今的嘴唇颤抖不已,眼泪潸潸而落,她终于抑制不住激动,跑出了退膳间。

  “健康的王子?所有对胎儿有益的事我都做了,有害的事一件也没做,可是孩子生出来竟然是死的。难道这是没喝汤药的结果吗?”

  “今天的事情……是个秘密,记住了吗?”

  “我没有这么说,我只是说长今没有理由写符咒。我跟这孩子在一起的时间很久了,她虽然偶尔会做些糊涂事,但是对于自己能力之外的事她不会有任何不良企图。即使符咒上写的是善意的愿望,她也绝不会依赖符咒这种东西,她从不期待无须付出努力的意外成功。”

  “等等,淑媛崔氏……”

  “解决掉?”

  “崔尚宫的话听上去有点儿前后矛盾啊……”

  “我不想听,我烦透了,求求你让我单独呆一会儿吧。”

  昏昏沉沉之中,长今竟然回到了白丁村的时光。白丁村里度过的童年时代,星星点点都是幸福的,也许一生之中的幸福都在那里挥霍光了,现在再也没有属于自己的幸福了。父亲温暖而坚实的背,母亲严厉而温柔的手,在如梦如幻却又真真切切的黑暗里,长今感受着他们的体温。

  “你打算就这样沉默下去吗?”

  “我现在是内医院医女。”

  “幸好这件事只有我们几个知道,偷偷解决掉算了,这样就不会闹出大乱子来了。”

  “深更半夜的,你为什么要去退膳间?”

  云白曾经说过,如果恨一个人,首先回伤害到自己的内脏。然而这一次,就算内脏统统腐烂也不能饶恕他们。只要能够洗刷韩尚宫的冤屈,就算把自己的心脏掏出来做祭品,她也是在所不惜。

  “我知道你肯定没有藏过符咒,但是你一天不说出去退膳间的理由,她们就会一天不放你出去。你一定要说出来啊!”
 

  “那你是说今英也有可能写符咒了?”

  “你怎么又回宫了?”

  

  “……我不知道。”

  “我先走了。等大王用完晚膳,我再过来。如果娘娘那时还没喝下汤药,我可不会善罢甘休。”

  她的神情越发恍惚了,然而越是这样,父亲和母亲的脸庞就愈加清晰,对父母的刻骨思念渗进了她的身体。连个祭奠的人都没有,就孤零零地飞走的父母的灵魂啊。想到这里,长今的心就如刀绞般难过。

  “如果是今英藏的符咒,那她为什么偏偏选在自己值夜班的时候藏呢?只要她不是傻瓜,肯定会避开容易引起别人怀疑的日子。这分明是嫉妒今英的人干的。”

  首先,内人所从事的工作和活动范围就很难进入大王的视野。若非有意制造机会,作为一名内人是不可能见到大王的。崔氏家族为了成功而不择手段,极有可能精心策划了这件事,何况他们背后还有提调尚宫和吴兼护。

  直觉告诉连生,肯定出事了。于是她一有时间便到处寻找长今,转眼又过去了四天。事情依然没有半点眉目。如果有人把长今藏起来了,那么这样找下去无异于海底捞针。王宫太大了,最重要的是有很多隐秘地方是内人不能涉足的。连生灵机一动,想出一个办法,她决定故伎重演,跟踪韩尚宫。根据她的猜测,韩尚宫不可能不知道这件事。

  “现在没有证据,所以暂时不能处罚你,但你就这样闭口不语,我绝不会就此罢休的。把她关进仓库,要是还不说话,一滴水也不要给她喝!”
 

  “不行!服药的时机很重要。娘娘要是不喝药,我就不回御膳房!”

  韩尚宫正想方设法劝说最高尚宫改变主意,而崔尚宫已经拖起了长今。看看被拖走的长今,再看看座位上的最高尚宫,韩尚宫左也不是右也不是,急得团团乱转。长今乖乖地被带走了,屋里只留下令人窒息的沉默。
 
  长今被关进漆黑的仓库,一滴水也喝不到,但她还是不肯说话。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韩尚宫和今英各自怀揣着的心事坐立不安。

  最高尚宫制止了崔尚宫,注视着长今。

  长今歪歪扭扭地后退几步,汤药碗又随之晃动起来。直到这时,她才想起以前听说过的今英蒙受圣恩的消息。听到“崔淑媛”这几个字时竟然没有猜到是今英,长今觉得自己实在不应该。

  “如果这中间事情泄露出去,整个御膳房都会鸡犬不宁,还是悄悄把长今除掉……”

阴谋(2)

  长今心情沉重,却仍像陌生人一样默默地听她们说话。以前她没有机会想这么多,所以没有意识到,可如果崔尚宫不那么残忍,韩尚宫就能平平静静地活下来。明明距离最高尚宫的位子还很遥远,然而崔尚宫却总是借助提调尚宫的权力折磨韩尚宫。

  “如果公正处理会导致御膳房不得安宁,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就算闹得人心慌慌,也总比把事情搞错好吧?”

  长今没有回答。不,应该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若是如实禀告,大家就会知道她的母亲是谁。长今只知道母亲曾经做过御膳房的内人,后来遭人陷害被逐出宫。

  今英也是一样。当时去找母亲的料理日记却被戴上藏符咒的罪名,而今英从头到尾保持沉默,如今想来实在是可疑之极。再说了,为什么偏偏在韩尚宫接受审问的时候符咒再次登场呢?知道符咒事件的人除了自己,还有韩尚宫、崔尚宫、今英、连生和提调尚宫。

  最高尚宫这句顶花带刺的话堵住了崔尚宫的嘴。看来她跟韩尚宫想的一样。

  “我倒是听说长今最近总在夜里出入于退膳间,要不要把长今叫来查问一下……”

  “这是因为您太敏感了,您太过小心,所以才变成这个样子。只要您放宽心,就不会有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