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长今: 大长今(34)

罚(4)

罚(5)

罚(8)

  “我想打听个事。”

  每个训练生都得到一套像模像样的宫女服。淡绿色小褂和粉红色裙子,搭配起来十分合适。听说冬天还能再得一套紫色小褂和蓝色裙子。

  “是的。”

  “说吧。”

  孩子们分前后左右秩序井然地落坐,撑起一侧膝盖,双手互叠置于膝上,专心等候提调尚宫的到来。
 
  “起立!”

  中宗的表情骤然变得难看了。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收养那个孩子的?”
 
  德九媳妇盯着弼斗,好象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问。

  看见提调尚宫进来,训育尚宫高声喊道。训练生不明微里,只在座位上磨蹭着不动,旁边的内人们打手势让大家站起来。于是,训练生们慢吞吞地站起来然后重新坐好,本来整整齐齐的座位现在略显得混乱了。

  “我不爱吃姜,哪怕喉咙肿了,我也不愿意吃。现在竟然用姜做鸭子!”
 
  提调尚宫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而韩尚宫全身的血液几乎凝固了。

  “是不是两年前?”

  提调尚宫可以看做是宫女之首。在宫女的世界里,提调尚宫的权势不亚于文武百官中的领议政。多年的资历、威严和人格,再加上足以统帅宫女的学识,使得提调尚宫能够享用到与国君相同的膳食种类,只是每样食物的数量微少些。在拥有职业的所有女性之中,她的地位无疑是最高的。提调尚宫只有一个名额,负责管理内殿的各种资产。

  中宗瞟了几眼,却是碰也不碰。中宗看了看面如死灰的韩尚宫,不得不拿起一块放进嘴里。略微嚼了一下,中宗摇了摇头。再嚼一口,中宗还是眉头紧缩。

  “你想知道吗?”

  “这里是王宫,进宫的女人无一不是圣上的女人,举止言行不得有丝毫懈怠和疏忽。希望大家认真学习,成为优秀的宫女。”

  “哦,这个味道很特别嘛。”

  “当然……”

  提调尚宫的训诫到此结束。

  面对中宗意外的反应,提调尚宫比韩尚宫更为惊讶。

  “先拿钱来!”

  话已说完,提调尚宫起身离去,正式的教育从此开始了。让人稍感沉重的挂图端正地悬挂于墙壁,第一页写着四个大字:“宫中女官”。

  “殿下,您喜欢这样的食物吗?”

  “……”

  “这几个字念什么?”

  “是啊,寡人从来都不喜欢姜的味道,不过这件食物没有异味,味道很好。”

  “既然你这么急切地想知道,那就先给一百两吧!”

  没有人回答得上来,最后还是长今自信地开口说道。

  嚼在嘴里的食物尚未咽下,中宗迫不及待地又夹一块。这时候,韩尚宫的脸上才算有了点儿血色。

  德九媳妇蛮横地把话说完,就把惊呆了的弼斗扔在一边,自己回到院子里。弼斗又拦住送完长今回来的德九,问起了同样的问题。

  “宫中女官。”

  回来以后,韩尚宫下令把长今和连生关进仓库。黑暗之中,两人彼此依靠着对方的肩膀,睁着眼睛熬了整整一夜,直等到太阳当空才被放出来。然而事情并未结束,等待她们的是训育尚宫的毒打,尤其是长今,挨打更严重。

  “刚才那个跟在尚宫后面的女孩子,两年前有没有跟一个伤了肋骨的女人来过这里?”

  “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你没有资格做宫女,不用再学习了,以后就负责打扫卫生吧。”

  “没有,她是跟一个伤了腿肚子的男人来的!”

  “就是拥有官职或职务的宫中女人。”

  长今的小腿差点没裂开花。打完以后,训育尚宫对长今说了这样一句,这对长今来说无异于青天霹雳,比起责打小腿来,更让长今痛苦百倍。

  德九的语气充满了愤怒,差点儿没咬到自己的舌头。

  “你说的很对,这就是宫女的本意。尽管生为女人,却同样拥有自己的官职和职务,这就是我们宫女。有了事业,就必须要有涵养;既然接受品阶,就必须要有胸怀;对上有礼,对下有节。”

  “嬷嬷,请您原谅我这一次吧,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德九刚刚走进院子,一只突如其来的水桶把他吓个半死。

  尚宫在讲解宫女的含义,也许是过于自信的缘故,训育尚宫仿佛陶醉在自己的讲解中了,声音略微颤抖。训练生们似乎对能念出这些生僻汉字的长今更感兴趣。

  长今跪在地上苦苦哀求,无奈训育尚宫眼睛眨也不眨。

  “我不管到哪儿,先给我打桶泉水来!”

  “你们现在年纪虽小,但是将来都有可能成为正五品的尚宫。你们至少是中人子弟,所以身份跟那些干杂活儿的仆人、婢女等贱人相去甚远,就是跟官婢中选出的医女也有严格的区别,所以在她们面前一定要保持威严。”

  “烦死了!快给我滚出去!”

  “什么,要泉水做什么?”

  教育没完没了地继续,年幼的训练生们已经有人困得睁不开眼睛了,而眼睛瞪大的长今在其中格外突出。

  挨打时忍住没流的眼泪终于势不可挡地涌出了眼眶。训练时间为期十五天,如果没有机会接受训练,那就等于断绝了宫女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