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人网站大长今: 大长今(25)

好(3)

好(4)

好(5)

  “嬷嬷,我有急事出宫一趟。”

  最高尚宫和崔尚宫换了个眼色,彼此没有说话。最高尚宫稍微点了个头,崔尚宫立刻快步走开,一个内人匆忙跟在她的身后。

  好朋友的命运是如此悲惨,韩尚宫也只能埋怨上天了。

  最高尚宫皱起了眉头。

  韩尚宫哪里知道身后还有两个影子尾随而来,她只想着快点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明伊,不断地加快脚步。
 
  明伊早就在荡春台的小亭子里等候已久。她们做梦也没想到,就在亭子下面树阴背后,竟然隐藏着阴险的崔尚宫。此时此刻,她正捂着嘴巴筛子般地颤抖不已,脸上却洋溢着难以言明的喜悦之色。

  大门开处,月光涌入。月光刺痛了眼睛,但是为了看清走进来的男人,明伊还是拼命睁开双眼。她嘴里塞了东西,一双明亮的眼睛里充满了深深的恐惧。

  “什么事?”
 
  “内侍府派人传信,让御膳房做海鲜汤,可是材料都用完了。我得带朴内官赶快去购置。”

  听完崔尚宫的报告后,崔判述怀疑她是不是看错了。

  这个男人是她平生第一次见到,尽管衣着打扮像个中人,但是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权威却绝不逊于贵族。直到此时,明伊才隐约想起崔氏家族来,绝望和恐惧更让她颤栗不已。

  “昨天晚上不是刚从内资寺*(韩国古代王宫中专门负责采办物品的机构——译者注)领了很多吗?”

  “喝了附子汤的女人怎么可能起死回生呢?”

  男人把目光投向长今时,几近窒息:附子汤之夜的恐怖依然清晰如昨。

  “太后殿急需,就送过去一半。今天我过去看了,剩下的一半都不大好。”

  “所以我才来告诉你啊。”

  “没听说她带着个小男孩儿啊……”

  “竟有这种事?”

  “你没看错?”

  崔判述心生疑惑,站在他身后的男人连忙接着说道。

  最高尚宫显得有些为难。这时候,在旁边默默听着的气味尚宫说话了。

  “千真万确,就是朴明伊!”

  “我们去的时候,那里只有这两个人,大人。”

  “韩尚宫一定要亲自出宫才行吗?”

  “怎么可能有这等怪事?你们应该亲眼看着她死彻底了才能离开,这可不像是姑妈的风格啊!”

  “崔尚宫过会儿就来,到时候就知道了。这件事情一定要秘密处理,就是手下人也不能让他们知道。万一泄露出去,你们谁也别想活。”

  “正好内资寺的书吏和司饔院的书吏都不在,其他人手里也都有活儿。”

  “当时突然听见脚步声,所以就……”

  听到崔尚宫这几个字,明伊顿时惊呆了。到底跟他们崔家结了几辈子的冤孽啊,竟然连丈夫都还没见到,就先落在他们手中。泪水打湿了塞嘴的东西,长今吓坏了,躲在母亲身边,连哭都不敢哭出声来。

  最高尚宫沉吟一声,然后点了点头。

  “留下祸根了不是?”

  崔判述走了,门又重新合上。黑暗再度袭来时,八年前的情景清晰地浮现在明伊眼前。黑暗之中,只能看见比黑暗更加黑暗的东西。

  “那好,你去吧。”

  “所以说这下糟糕了。当时跟上面禀告时,说她患上急性肠症突然毙命,现在她冷不丁地又出现了,那我们的事情不就败露无遗了吗?虽然提调尚宫袒护我们,可是这件事太过严重,恐怕她也不会轻易放过我们。”

  崔判述出门后正向正房走去,突然听见有人敲门,执事赶忙跑去开门。

  “我快去快回。”

  “哼……”

  原以为是崔尚宫来了,向外看时,却发现来人是捕盗部长,崔判述立刻哑然失色。

  与往日不同的是,刚刚走出最高尚宫的房间关上房门,韩尚宫就飞快地小跑起来。

  “这次朴内人心怀仇恨,不知道她会向谁揭发我们。本来嘛,宫里早就有人对我们虎视眈眈,看不惯我们家跟仁士洪大监的密切往来。”

  “有人看见逆贼家属进了这里,赶快带出来!”

  约好在荡春台一个单独的亭子里见面,可是明伊迟迟不来,只有风声敲打着静寂的空气。国王经常带妓女们在这一带放荡享乐,因此得名荡春台。后来,西人派*(朝鲜中期的政治派别——译者注)的李贵、金鎏、李适等人聚集在这里,废除了光海君*(朝鲜第十五代君王,1575~1641年间在位——译者注),然后在水井里擦洗沾满鲜血的刀剑,从此改名为洗剑亭。

  “仁士洪大监现在也担心得要命,生怕杀害祖太后的事情暴露。”

  崔判述预感到大事不妙,当然不能叫执事把她们带来。

  山清水秀的荡春台为“京都十咏”之一,山谷深邃幽静,是恣游享乐的绝佳去处。然而当国王怀抱女人躺在这里时,却怎么也不会想到,在瓮岩谷谋逆的仁祖反正*(1623年,西人派废除光海君,击溃大北派,拥立绫阳君为王——译者注)功臣会从这里经过,并从彰义门蜂拥而入。

  “最高尚宫曾经叮嘱过我们,最好跟仁士洪保持距离。”

  “这是什么意思?”

  韩尚宫满怀期待,心急如焚,不停地踱来踱去,难以静下心来。信札上的笔迹的确出自明伊之手,不过也可能是别人故意搞的恶作剧。期待紧紧伴随着紧张。

  “姑妈这么说了?”

  “捕盗厅刚刚接到举报,犯人徐天寿的家属到这里来了,请您赶快把藏在这里的犯人家属交给我。”